第188章 你愿意?

    咒玉是对誓言的禁锢,时间可以长达十数年,在禁锢的时间内,下誓之人若有违背之念,必有报复。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咒玉这东西真的好用吗?”他身上就有林大星四兄弟、霍东飞、钟忠誓的咒玉,只是并没当回事。

    思思道:“当然有用,您别看那些大门派的长老一个个人模狗样,说不定都受制于人也难说。”

    想到那个司马亦鸣身边的剑嗲,吴非不由问道:“三大家族也用么?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那是必然的,不然怎会有那么多的高手为他们服务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我说司马少身边有剑嗲那样的高手对他俯帖耳,原来用了此法,好,我知道了,这次去祺关城,若有机缘,我去买几块。”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咒玉一般不会公开卖,你要悄悄打听才行,运气好可以买到一堆,运气不好,一块都弄不到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思思将自己神根草让给昊子,不由拉起思思的手,感激地道:“有样东西,我本打算在合适的时候再送给你,这次你没要神根草,我就把它送给你吧。”

    思思垂下头去,低低道:“主人对思思很好,思思的一切都是主人的,您不用这么客气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思思似乎神色有些黯淡,忙道:“你不要以为我给你这个,就不会再想办法去弄神根草了,我答应你,无论如何,我也要帮你弄到,而且一定比晏畅和昊子的神根草好。”说着,他从宝囊中取出一个盒子递过去,道:“这是我们一起动手,在韩七爷那里弄来的凤雀灵,说来这块晶石本就不该属于我一个人,我送给你,其实是把晏畅的那份也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有些不敢相信,连连道:“不,不,这个应该给兮涵姐,思思不配有这样的宝贝!”

    吴非生气地道:“什么配不配,以后可不许对我说这话,在我眼里,凡人和修炼者是平等的,再说涵儿若是用了,修为会倒退数年,你现在正好还没修为,你把神根草给了昊子是好事,是不是?”他心中想道:“清笛长老、落花长老一定是有驻颜术,要不这么高的修为,怎么看上去才三十岁的样子,涵儿以后去向她们求些朱颜丹应该不难。”

    思思拿着盒子,眼泪流了出来,嗫嚅着道:“主人,主人您对思思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思思的肩膀,道:“好了,这不过是一块晶石而已,比起你做的,这实在微不足道,你现在就把它用了吧,我要亲眼看你用,不然,我一转身,你就送给昊子他们了!”

    思思红着脸举起拳头,随即又垂下手来,道:“主人,这个思思不会送人的,我,我现在还没准备好用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一副扭捏的样子,有些奇怪,摇头道:“不行,你现在就用,不然我走了都不安心。”

    思思的脸已经红得像个熟透的大苹果,低声道:“是,主人,思思一切都听您安排。”她迟疑地打开盒子,里面是一块赤红色的晶石,但被阳光一照,出五彩的光芒,吴非从盒底掏出一块玉片,灵气注入,上面的文字立刻显现出来。

    玉片上记载的果然是凤雀灵的使用方法,但吴非一看完,脸立刻腾地红了,因为这上面写得分明,凤雀灵是先用灵气将其化开,然后拍入受者的身体,在这过程中,受者不能穿任何衣物,而且每个部位都要被拍到,力道和分量也要均匀一致,如有偏差,效果就会打折扣,最关键的是,受者必须是异性,如果吴非用,就要有女修帮他修炼。

    对吴非来说,控制力道和分量并不难,难的是他要面对思思那不着寸缕裸露的,现在他才知道为什么思思刚才会那么难堪了。

    思思声音细若蚊蚋,道:“主人若是为难,那,那我们改期好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犹豫了一下,他看到思思眼中的期盼之色,道:“我不为难,只是,只是你愿意这样做吗?”

    思思脸色潮红,她用最细的声音道:“我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跟我来。”他说完拉着思思往自己山洞走去。

    林依可和林燕怡望着吴非和思思走远,都有些诧异。

    林燕怡道:“思思妹子和非师弟好像关系不一般!”

    林依可点点头,道:“是啊,燕怡师姐,但非师弟怎么可以既跟兮涵姐好,又跟思思暧昧呢,他不应该这样啊?”

    林燕怡叹息一声道:“今日之事你可千万不要对别人说起。”

    林依可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燕怡道:“这位非师弟,怕是一个风流种子,你看那个思思,一副痴痴呆呆的模样,只有心中爱极了一个人,才会这样。”

    林依可啊了一声,道:“那我要去告诉兮涵姐,不然她以后一定会受到伤害!”

    林燕怡道:“这事最好别说,因为,我们拿了非师弟的葵萼丝草珠,这份人情已经欠下了。”

    林依可愤愤地道:“葵萼丝草珠都归你,我不要,我要找机会去跟兮涵姐说!”

    林燕怡摇头道:“你说什么,说思思爱上了林非,他们做了什么苟且之事吗,非师弟有什么不对,是思思爱上他,他也许根本没这个意思,若是兮涵怪你挑拨离间,你觉得合适么?”

    林依可有些赌气的道:“我最讨厌的就是见一个爱一个的人。”她说着往山上跑去。

    林燕怡叫了一声,想要追上去,却终于没有抬腿,她自语似的道:“师妹,哪天你爱上一个不该爱的人,就知道这样做,也是错了!”

    山洞中,吴非和思思相对而坐,思思一颗心扑通扑通直跳,她的头一直低着,羞得抬不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却是胸有成竹,他取出一条红色布巾将自己的双眼蒙上,道:“好了,现在我们开始吧,你,你可以把衣服脱了。”他拿出凤雀灵的晶石,用灵气慢慢化开。

    思思愕然抬头,问道:“主人,您,您这是做什么,这样怎么施法?”

    吴非呵呵一笑,道:“我忘记告诉你,我修炼了千里眼,就算蒙着眼睛,也可以辨识你的身上穴位的位置,不需要看着你。”

    思思哦了一声,声音竟然有些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