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 涵儿怎么了?

    吴非听到燕怡两个字,又瞧见林依可给他的眼色,猛地猜道:“这位姐姐难道是林燕沙的妹妹?”他忙道:“不是这个意思,两位姐姐千万不要误会,我,我现在确实没有什么拿得出手。”心中却暗道:“看来我送给林雨双那柄上品法器应该悄悄送,当着那么多人面送,现在拿两块银石确实是小看她们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咬咬牙,当下掏出四颗绿色的草珠递过去道:“燕怡师姐,无论如何你们要帮我这个忙,这,这个算是我的见面礼吧?”

    林燕怡瞥了一眼,哼了一声,并没理会。

    林依可掂起一枚草珠,奇道:“这是什么东西呀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我们小竹林是出药修的地方,难道这个你们不认识,这是葵萼丝草的草珠呀,我身上可再没有拿得出手的东西了!”

    林依可迷糊地道:“葵萼丝草珠?”

    忽然人影一闪,林燕怡闪电般跃了过来,拿起一颗葵萼丝草珠捏在手中,仔细端详,片刻后惊呼道:“天,天哪,你,你怎么可以拿这么珍贵的东西来送人,舒城的司马少都没有你阔气!”话是这么说,手里拿着草珠却再也舍不得放开。

    吴非并不太了解葵萼丝草结出草珠有多难得,反正他拿出几颗草珠并不心痛,于是道:“两位姐姐若是喜欢就拿去好了,我是无意中得来,也不知道怎么用,但恳请你们再勿告诉别人,因为小弟身上实在没啥值钱之物了。”

    林依可这时才反应过来,尖叫道:“葵萼丝草,可以在宝囊中养神兽啊!”

    吴非翻了个白眼,暗道:“你现在才明白么?”

    林燕怡将四颗草珠都拿了过去,对林依可道:“葵萼丝草珠是分雌雄的,也不是百分百能培植成葵萼丝草,我拿去种,等长出葵萼丝草来,我们一人两株来分可好?”她虽是商量的口吻,却不容置疑,林依可咽了口口水,道:“好的,师姐。”林燕怡道:“还不快去山上找兮涵师妹,悄悄告诉她非师弟来了!”

    林依可委屈地瞪了一眼吴非,道:“是,师姐!”身子一转,朝山上飞奔而去,她身子虽然微胖,跑起来却不慢,几个纵跃便已不见。

    林燕怡收起葵萼丝草珠,脸色已经变了,道:“非师弟,你是怎么得罪我哥的,他好像对你成见很深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你哥是燕沙法师?”

    林燕怡点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已经完全换了一副态度,暗叹一声:“果然送礼好办事,早知如此,我一开始送林燕沙草珠得了。”口中道:“我没有得罪过你哥,我一直规矩得很,你哥哥是受了子泓师兄的挑唆,才会对我有成见!”

    林燕怡道:“你规矩吗,你一来就骗了我们小竹林最漂亮的兮涵师妹,别说大家不会嫉妒!”

    吴非苦着脸道:“原来是嫉妒,难道你哥哥也喜欢兮涵师姐?”

    林燕怡道:“我哥是闷葫芦,他喜欢谁从不跟我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林燕沙毕竟是法师的身份,自己若能通过林燕怡改善与他的关系,倒也不失良策,于是道:“燕沙法师可能对我有些误会,还要请燕怡姐姐替我说几句好话。”

    林燕怡拍拍胸脯,道:“没问题,我去跟他说,只是我哥在山上扫了一个月的茅厕,估计还会恨你一段时间。”

    吴非揉揉鼻子,戏谑地道:“有燕怡师姐罩着小弟,只要不跟我动手,恨多久都可以!”

    林燕怡斥道:“你这是损我哥呢,动手的话,他也打不过你!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拼修为我肯定输。”

    两人正说着,山上传来沙沙声,吴非抬头一看,却见林依可带着思思飞掠而下。

    吴非正有些奇怪,林依可到了他面前,道:“兮涵师姐把自己关在练功房里还没出来,她练功的时候,我可不敢打扰,但思思姐知道你来了,一定要我带她来见你。”

    林依可并不知道思思是吴非的神奴,她十分奇怪思思听到林非的名字就有些激动,但既然思思要见吴非,一定是有原因,这总比她一个人下来告诉吴非林兮涵不能来要好,毕竟,吴非送了她们四颗葵萼丝草种子。

    当着林依可和林燕怡的面,思思自然不会叫吴非为主人,她上前施礼道:“非大哥,您来得真不巧,兮涵姐这两天练功到了关键时刻,您找她有什么事可以对我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对林依可和林燕怡抱了个抱拳,将思思拉到一边,开启了隔音罩,问道:“涵儿她怎么了,是要冲击筑基境么?”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不是,我看她这两天面带喜色,好像在炼制什么法器吧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道:“她要练什么法器,怎么没跟我提过,真是怪了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那也许是我看错了,总之兮涵姐这两天心情本来挺好的,结果她昨天念叨说您怎么不来看她,都一个月了,弄不好今天是故意气您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挠挠头,道:“我还以为今天才是一个月的期限呢,也怪我粗心,这两天我要去一次祺关城,大概三四天后回来,你告诉涵儿一声吧,我一回来就去看她!”

    思思点头笑道:“是,主人。”她忽然想到什么,道:“前几天落花长老来见清笛长老,她们说话间提到了主人,好像还说要对主人进行一次特殊的考核。”吴非心里想着是什么考核,道:“是么,那我要小心了,我本来找涵儿,是想跟她说说林子泓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思思哼道:“林子泓那个大坏蛋老是跟您过不去,主人,您一定不能放过他!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我还想请兮涵帮我想想办法,化解开这个的仇怨,上次在山门口,就是他让涂思、涂其兄弟来暗算我,所谓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我可不想老是背后有人在算计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让兮涵姐跟林子泓去说也是可以,但如果没用,思思帮您出个主意,对付这种宵小,主人您找个地方,狠狠修理他一顿,然后让他用咒玉下毒誓,给您做小弟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