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 长些见识

    布阵玉片的记载上用到不少材料,吴非手上一时没有,想到以后弄齐了材料再来研究,便拿起另一块玉片读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块玉片记载的全是药修之道,比林子纯讲得还要多,吴非暗暗点头,看来这位子焕师弟是潜心药修,上面不但记载了基本知识,还记了不少分辨药材的方法,甚至连凡人的丹药也记得十分详细,吴非从嵩江府带了一间药店的药材来,本以为只能给凡人用,想不到经过加工,那些凡人的药材也可以被修炼者使用。

    在不少玉片上,林子焕都作了索引,大部分是小竹林的古方,林子焕对变异之毒十分感兴趣,专门有一章记载这方面的知识,不过有几个地方林子焕好像有所忌讳,专门删去了记载。

    吴非对药修功课十分感兴趣,所以一看就是半天,只是所有记载看完,也没有关于花盆中那盆花的记载。

    林子焕的记载十分驳杂,其中一块玉片记载的是些冷僻东西的使用方法,譬如地牢传送的晶石要怎样设置地牢。

    有一块玉片是林子焕自己记录的修炼心得,吴非拿起来读了片刻,现林子焕居然是九岁就修炼到了凝气境,十三岁到了淬体境,以他的修炼度,在二十岁前突破到筑基应该不成问题,可是林子焕修炼到十八岁才达到淬体境高阶,这个过程有些漫长,而到达巅峰之后就没有任何记录,显然他没来得及突破就陨落了。

    吴非读完记录,也没现特别的东西,他有些失落,玉片中并没有记载林子焕对林兮涵的爱,也没有记载他的心情,这个林子焕到底是个什么人,能让涵儿对他念念不忘?

    修炼的日子其实很简单,从第二天开始,吴非就按时来到蓝野长老的洞中,有人指导的修炼和自己琢磨差别巨大,吴非觉得他现在达到的修为,简直可以用两个字来形容,那就是——侥幸,并不是他有多聪明,只是运气好,很多难关他是瞎猫碰到死耗子。

    吴非修炼的方法是顾晓燕给他留下的大平心法秘录,这本修炼功法不知是被人故意改过,还是不完全,在吴非进入第一层修为以后,很多进阶都是靠推测而成,他来到天行大陆,先是了解到灵气对于修炼的重要性,所以很多时候是修炼气息的运行,这反而符合了修炼之道。

    除了修炼,吴非对林子焕那块药修的玉片十分看重,因为小竹林的药材不少,他反复琢磨,又跑到乔婆婆那里借了一些药材和丹药反复推敲,乔婆婆见他专研药材,又送了他一大包稀奇古怪的药物,道:“这些药材我用不上,有些大概不是很值钱,你回去好好琢磨,对你的药修修炼很有帮助。”

    吴非回到洞府打开才现,里面竟然包了不少珍贵的药物,看来林雨双那件法器没有白送,乔婆婆还是给了他不少优待。

    时间飞快,转眼已是一月之后。

    吴非隐隐感到自己接近了第二层修为的中阶,蓝野长老虽然惊异于吴非的进步,依旧道:“你不要以为自己是天才,那是因为你体内积蓄的灵气够,所以一旦方法正确,进步就很快了,所以决不能放松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问道:“师傅,弟子有个困惑,为什么一样的修炼,我们西南的修炼者,就不如东南那些门派,比如青潇派,我听说他们参加精英弟子比试最后决战的,比我们西南的总数还多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道:“话是如此,但你知道像青潇那样的门派,每年要死多少弟子?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问道:“他们是修炼死的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天行大陆的东南边,与魔道相近,比如青潇派,离云山关不过七八日的路程,飞过去的话,一个晚上就够了,那里经常要生战事,不光是青潇派,大部分门派随时都在准备与魔道人交手,他们的修炼是在战斗中提升,这是我们西南比不上的,而且,不光是魔道,东南边的禁地比我们这里也多,又靠近大海,妖兽种类多,出没频繁,所以他们的经过战斗的历练,是我们所无法比拟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明白过来,道:“所以同样的第三层修为,我们西南的弟子就打不过东南的弟子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点点头,道:“这是一个方面,就像海里的鱼体型比河里的鱼要大一样,他们生存的区域决定了成长的高度,那些河里的鱼再怎么努力,游到大海去,还是会现,自己不可能成为庞然大物。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若有所思,河里最大的鱼虽然比海里最大的小,但在海里,成长的空间虽然大,也一样有很多很小的鱼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拍拍他肩膀道:“你认识冰山长老,他若是一直呆在小竹林,我相信不可能到达第九层的高度,所以你要想攀得更高,就必须出去历练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弟子明白了,并不是我们西南的修炼者不如他们,只是我们缺乏经历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点点头,道:“虽然子焕去世了,但我并不会将你宠着、呵护着,若有机会,你去一些禁地闯闯,师傅也是支持的!”

    吴非猛地想到赤霞夫人还跟他有约定,要去玄女山走一趟,既然师傅支持,那自己安排起来倒是没问题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又道:“你来我这里修炼,已经一个月了,我明天和清笛长老一起去祺关城,或许要三四天后才能回来,这几天你就自己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感激地道:“弟子给师傅添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笑,道:“也没有什么麻烦的,修炼邪法,本就是我们神道所不容,不去查个清楚怎么行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兴奋地请求道:“此事因弟子而起,不知师傅明天能不能带我一起去祺关城瞧瞧,既是一次历练,又可以长些见识?”

    蓝野长想了想,道:“再过两个月,你就要去舒城参加大比试,你的眼力和应变能力都很强,但现在修为太低,最好能安心修炼,将修为提升到淬体境高阶,只要能过第一轮,便可为我们西南门派争得荣誉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