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 子焕之秘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落花长老并没有处置谁,她是让燕沙法师查清楚再行处罚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点头道:“不错,你觉得落花长老这么做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弟子愚钝,现在不能做判断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微微一笑,似有深意地道:“这件事,你别指望能查出什么结果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你不懂么?其实,她这是为你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隐约猜到几分,问道:“落花长老是怕弟子和其他师兄弟之间产生罅隙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不错,你能领悟到这层,也算聪明了,但这只是其一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那其二是什么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你是一个新入门不久的弟子,如果门中对你过于重视,可能会引起他人嫉妒。”

    吴非其实是明白这层意思的,他点头道:“多谢师傅提点,弟子明白了,如果落花长老处置那些人,他们以后会更恨我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我来问你,你觉得入门以后,自己做得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道:“还算可以吧,一般的欺负,弟子都能忍了。”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不错,但你做得还不够,以后去外面闯荡,光是低调、隐忍和隐藏是不够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奇怪,他觉得自己来到天行大陆后,处处低调,只是收思思、擂台招亲是不得已而为之,难道蓝野长老让自己以后应该更克制?

    蓝野长老见他疑惑,笑道:“其实你做得不错了,有一点不知你留意没有?”吴非问道:“哪一点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手一指,道:“那就是你骨子里有一份脱俗和清高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道:“我清高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点头道:“不错,那些人为难你,应该不是一天两天吧,可你只是躲着他,让着他、忍着他!”

    吴非迷糊地道:“师傅,您这话我不明白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道:“是啊,你的清高让你不屑或不能和他们混在一起,所以注定要承受这些!”

    吴非顿时怔住,他一直坚持处处小心的生存之道,但即使再谨小慎微,一样会在细节上有疏忽,人非完人,修炼者也是一样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和讨厌的人交朋友很难,不是不得罪他,他就可以放过你,所以,你要及时现那些讨厌你的人,能化敌为友固然好,不能化敌为友,也要想出应对的办法,这是一种生存的智慧,你不妨仔细想想。”

    吴非跪下朝蓝野长老拜了三拜,道:“弟子受教了,弟子以前一直遵从书本上的教诲,自以为懂得了做人的道理,原来纸上得来终觉浅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着点头道:“所以你要现自己身上,有哪些东西会招人嫉恨,也要学会和自己所不齿的人周旋,这样,你的路可以走得更远更长,明白么?”

    吴非再次磕头,道:“弟子明白了,不是那些讨厌的人,就一定要成为敌人,就像孙权那么讨厌刘备,还是把妹妹嫁给了他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听得糊涂,道:“孙权和刘备是谁?”

    吴非摸摸脑袋,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多谢师傅告诉弟子怎样做人,孙刘是弟子家乡两个有本事的人,他们互相打架,后来又联合在一起跟别人打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站起身来,在洞中踱了几步,道:“为师和你说这些,并不是要你放弃本真,你说的孙权也好,刘备也好,他们一定有自己要坚持的东西,你到这里来,也许,一切顺应自然才是最好的修炼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蓝野长老以前对弟子十分严厉,但自从林子焕死后,性情大变,于是应道:“是,多谢师傅。”他心中敬畏,暗忖道:“爹爹教我以德报怨,是做人的一种宽容和气度,周老师教我低调处事,是做人的一种圆滑和世故,今天蓝野长老教我的,是做人的一种通达和智慧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见到吴非的表情,知道他有所顿悟,便道:“我传给子焕的功法,都在洞中的黑色木架上,你慢慢看吧,不懂之处可以来问我。”他边说边向洞外走去,一边道:“你安顿一下这里,以后每天早上卯时到我洞中来,我和你一起修炼。”

    吴非起身恭送,等到蓝野长老离去,他回到洞中又坐下来细细品味了一回,暗道:“林向善的仇怨我已经化解,但林子泓只怕有些困难,他对我的嫉恨,是因涵儿而起,我和他化解只怕很难!”

    这时桌上那盆花吸引了吴非的注意,那花盆是一个普通的蓝色瓷盆,盆沿上刻着二排细小的字,吴非凝神一瞧,只见上下都写着:“一定要在一起。”上面一排字迹绢秀,正是林兮涵的笔迹。

    吴非心里猛地一酸,这分明是林子焕和林兮涵当年的誓言之物,林子焕将这盆花放在石洞中最显眼的位置,是要让自己能时刻感受到这份情义吗?吴非想到林兮涵那眉宇间深埋的愁怨,心内不禁又是一阵绞痛,暗道:“她从不跟我提起林子焕,心中怕是还没放下,为什么,为什么我不是她遇到的第一个心动男子?”

    花盆中只有枯枝,吴非呆坐了良久,忽然一咬牙,将花盆端起来,他要把它丢掉,林子焕的一切,都应该随风而去,若是留下来,必然成为自己和林兮涵之间的一道坎。

    花盆端起,枯枝微微一动,吴非忽然有一种感觉,这枯枝中似乎还蕴藏着生机,这生机带了一股肃杀之意,不可名状。

    犹豫片刻,吴非轻喟一声,终于缓缓将花盆放下,他从宝囊中取出一个水壶,往花盆里浇了小半盆的水,口中道:“你若是能成活,能告诉我子焕的故事么?”枯枝吸了水分,但并没什么反应,好像睡着了一般。

    林子焕的这间石洞,里面还延展挖了两个小洞,地方不小,其中一个洞中放着床、柜和一面镜子,显然是林子焕的卧室。

    吴非拂去灰尘打开柜子,这柜中竟然十分整洁,里面挂着一排蓝绿的衣衫,都是小竹林嫡传弟子的穿戴,柜中一块乳白色的玉石着淡淡的光芒,吴非拿起握在手中,神念进入,现这是一块驱除灰尘杂质的玉石,难怪这柜中这么干净,看来这位子焕师兄素有洁癖,他拿起一套衣衫穿上,照照镜子,居然十分合体。

    第二个石洞中要简单许多,除了石椅、石桌,便只有一排黒色木架,架上空空,上面只放着一个白色的漆盒,吴非打开漆盒一看,里面放的是十几块玉片,他抽出一片读了起来,这居然是初级阵法的教学,吴非在精英弟子的比试中,见过不少人都在对战时都采取布阵防御,布阵正是他的软肋,所以此时便认真读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