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 一截枯枝

    吴非这才上前对蓝野长老施礼,道:“请长老原谅,弟子没有一早就去笃性峰向您报到,请您责罚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扫了他一眼,微微点头道:“你的琐事办完没有,如果完了,就跟我走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又朝木小熊几人挥挥手,算是告别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袖子一卷,吴非不由自主靠到他的身旁,猛然间双脚一轻,整个人就那么离开了地面,朝远山飞去。

    令无吴非惊异的是,上次清笛长老带他飞去新昶镇,还用了一支类似拂尘的法器,这位蓝野长老好像什么法器都没用,就带他一飞冲天,这第六层的修为和第七层相差有这么大吗?

    两人飞出去一刻,笃宁山已在脚下。

    笃性峰在笃宁山的南边,虽然它也是一座独立的山峰,但比起狼牙峰来要大不少,在空中,吴非看到它没有狼牙峰的陡峭,隐隐有着山涧小溪、花草林木,应该是一处不错的修炼所在,不由暗暗心喜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带着吴非落脚在一处山崖上,这山崖云缠雾绕,竟仿佛仙境一般,吴非刚一落脚,就觉得这里空气清新,十分幽静。蓝野长老递给他一块玉牌,指着山崖上的一个石洞道:“你以后就在那里修炼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身子轻轻一纵来到洞口,那洞口蛛丝缠绕,仿佛很久没人进去过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叹了一声,摇头道:“你现在都十六七岁了吧,子焕是前几年死的,这里是子焕以前修炼的住所,自他死后,我只进来过一次,那里面的东西,还是子焕原来的摆设,你若不喜欢,都丢了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用玉牌打开石门。

    门一开,并没有扑鼻的霉味冲出,反而有一股淡淡的幽香,吴非有些奇怪,他手按在石壁上,现这石头上布满密密的细孔,难怪这洞里并没有霉味,原来是它能透气。

    四下一看,吴非现这石洞很大,四角都装饰着荧石,所以洞里并不黑暗,正中摆着一套暗红色桌椅,显得古朴而凝练,只是上面沾满了灰尘,需要清扫一番才行。

    桌上放着一盆花,因为长时间没有浇水已经枯萎,只剩一截枯枝在里面,说不出的萧瑟,但吴非却感觉到,这石洞内的幽香,正是从枯枝中散出来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环顾四周,他忽然长袖隔空一拂,洞中那桌椅上的灰尘竟一下消失不见,他走过去坐下来,招手道:“林非你过来。”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蓝野长老上下仔细打量他一番,才道:“说起来,你和子焕依稀有着几分相似啊!”吴非闻言忽然想道:“涵儿喜欢我,会不会一开始因为我和林子焕有几分相像?”于是问道:“那个林子焕师兄,和我长得有多像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多像也谈不上,但你们个性好像差别很大!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道:“差别在哪里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你们的个性表面上都是不张扬,但子焕是有心思,你比他要莽撞一些,像在大围教闯来破坏订亲这种事,子焕是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道:“如果涵儿跟萧逸订亲我都能忍,那我就不是男人了。”口中道:“子焕师兄如果真爱兮涵师姐,一定也会那么做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摇头又点点头,道:“也许吧。”他伸出三根手指搭在吴非脉上,片刻之后,若有所思地道:“奇怪,你修炼的时间很短,好像不过一年的光景,是不是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禀告长老,弟子确实修炼了一年还不到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道:“以后在这里,你就叫我师傅吧,叫长老显得生分了,以前,子焕也是这么叫我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起身拜下道:“是,师傅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拍拍旁边的一把椅子道:“你也坐下吧,当初你入门,是清笛长老特批,你的来历,我们小竹林都没有记录,这样的弟子,如果不是出自哪个大家族,就是有什么需要隐藏的,你若是觉得没必要隐瞒,可以对我说说你的来历吗?”

    吴非行了一礼,深吸一口气,道:“当然可以。”当下将自己的出生来历简单说了一遍,当然他没有说出仙字石,只说自己来自一个大明国,那里既非神道又非魔道,大家都是凡人,没有修炼者,他主要讲自己遇到了一个修炼者叫君香阿姨,君香阿姨给了他蓝月光,可惜荆棘山修炼的时候被彭亦坤夺走,他对清笛长老提过的事,也都对蓝野长老讲了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听得十分仔细,遇到不详之处还会追问,当听到吴非说起自己和思思的特殊血液遭人觊觎时,蓝野长老脸上露出愤恨之色,开口道:“到现在修炼界还有人相信蓝莹、蝾螈、紫鼬血之类合在一起可以修炼神秘法器一说,真是笑话!”他顿了一顿,又道:“这件事,知道的人有几个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到现在,只有您和清笛长老知道,还有就是那个祺关城主黎俊伯和他女儿黎影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眉头紧皱,问道:“清笛长老难道没有关照过你,这些不能对任何人提起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的,清笛长老关照过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郑重地道:“那你以后,绝对不能对任何人再提起这个秘密了,而且刚才也不该跟我说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道:“您是我师傅,师傅如父,我既然拜在您门下,为什么还要隐瞒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拍拍吴非的肩膀,道:“不是不能告诉我,而是多一个人知道,多一分危险。”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是,弟子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叹道:“不过,你既然告诉了我,我就不能不管,我最近找时间去祺关城走一趟,看看那个黎俊伯是个什么角色!”

    吴非一惊,忙道:“弟子不敢有劳师傅,这事还是弟子以后自己解决吧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你不要什么都想着自己解决,这事没你想得那么简单,我会跟清笛长老说一声,最好她能跟我一起去瞧瞧,我相信她也会有这想法。”

    吴非拜谢道:“多谢师傅关心,弟子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手负手而起,道:“你觉得先前落花长老的处置如何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