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 指使之人

    林燕沙听到大家的议论,脸上一阵烧,他觉得自己刚才这一战完全没挥出来,稀里糊涂就输了,真是八十老娘倒绷孩儿,留在这里只有自取其辱,于是恨恨地一甩袖,道:“林非,你不要得意,咱们走着瞧!”

    吴非拱拱手,道:“法师大人慢走,请不要忘记我们的赌约!”

    林燕沙愤懑至极,清扫山上的茅房本是他惩罚不听话弟子的手段,现在却被一个手下的外门弟子惩罚,实在不甘之至,正要离开,忽然一个声音传来:“林燕沙,你别走!”

    众人转头一看,就见落花长老与蓝野长老翩翩而来。

    在场的弟子一起施礼,落花长老落在林燕沙面前,淡淡道:“我要你清查,是谁向外门弟子收取保护费,有结果了么?”

    林燕沙脸上一阵红白,讷讷道:“是,这个,这个弟子查到,是个别现象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,立刻出一阵嘘声,落花长老向林大星四兄弟招招手,林大星四人立刻上前拜倒,落花长老问:“是不是你们四个向外门弟子收取保护费?”

    林大星满头冷汗,道:“是,是,我们是受人逼迫,如果不收,我们自己也被人收保护费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冷冷瞥了一眼林燕沙,继续问道:“你们只收了个别弟子的保护费?”

    林大星道:“是个别弟子没有收到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是谁指使你们的?”

    林大星咬咬牙道:“直接指使我们的是白仁、嘉尤两位师兄!”

    林白仁噗通一声跪倒,他眼珠乱转,道:“没有的事,是林大星他们四兄弟自己想弄点钱花,赖到我们头上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眼中厉芒一闪,道:“你没撒谎?”

    林白仁咬牙道:“是,弟子有错,是他们四个贪心,找到我们说大家一起分钱,我,我和嘉尤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林大光、林大石、林大元一起跳脚,林大光道:“胡说,我们哪有这样的胆子,明明是有人授意,我们才敢动手,而且子泓师兄说把林非安排在狼牙峰,就是让我们四个去教训他方便!”

    林白仁怒道:“你们四个敢作不敢当是吧,这事和子泓师兄又有什么关系了,自己想拿钱,就别胡乱咬人!”

    林大光叫道:“我们拿钱,我们才拿多少,大头都是你们拿了!”

    见到五人争执不休,落花长老一摆手,问道:“你们四个去教训了林非师弟没有?”

    林大星点头道:“去了,一开始我们每天傍晚在狼牙峰下蹲守,可是林非师弟没有经过,后来子泓师兄说他外面找了人,不用我们出手,可是外面的人好像也没有教训到非师弟,正好向善师兄出去历练,白仁师兄他们就让我们晚上上山去修理非师弟。”

    吴非恍然,他每次用音遁术上山,想不到正好避开了这四个家伙的伏击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道:“那你们是怎么修理的非师弟的?”

    林大星四兄弟哭丧着脸,道:“我们被非师弟修理了!”

    四人中有三人卷起裤腿,只见他们腿上都有一道明显的伤痕。

    林白仁心中这个气,暗道:“你们都是蠢蛋么,四个都打不过他一个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眉头紧皱,自语似的道:“谁这么大胆,竟敢勾引外人来修理本门弟子?”

    人群中忽然站出两人,他们来到落花长老面前扑通跪倒,吴非一看,正是那日和他一起轮值的两个内门弟子,他们一个叫林小冈,一个叫林高。

    只见林小冈和林高手中各自拿着五块银石,林小冈作出一脸悔恨交加的样子道:“上次白仁师兄给我们每人五块银石,说轮值的法师大人不会一直留在山门口,他要我们找机会离开,只要非师弟一人守在山门,自会有人来教训他,我们两个什么都不知道,都是白仁师兄教我们这么做的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的脸色又是一沉,问林白仁道:“竟有这种事,你怎么说?”

    林白仁额头冷汗直流,道:“他们几个都是胡说,一定是林非要他们这么做的,他想要陷害我和嘉尤,还有子泓师兄!”

    林小冈道:“不是的,我没胡说!”

    林高道:“是啊,林非师弟刚进来,我们跟他没有过节,没人指使,干吗要害他?”

    木小熊带着几个外门弟子站了出来,木小熊道:“他们不准我们跟林非说话,交朋友,如果违反,就要我们好看!”

    林白仁依旧辩解道:“他,他们都被林非买通了,故意陷害我们几个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连连冷笑,道:“故意陷害?”她转向吴非问道“这件事,你有什么说的?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摇头道:“没有。”他觉得门派中老弟子欺负新弟子,这是常有之事,他如果要求严惩林子泓,那以后嫡传弟子、内门弟子都不会跟他走得近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那好,我知道了。”她对林燕沙道:“这件事,你给我重新查过,一定要查清楚,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。”她先前威势逼人,好像这件事的处罚会十分严重,没想到高高举起却轻轻放下。

    林燕沙瞟了一眼吴非,暗道:“你们这些新来的,还想翻了天不成?”口中却恭敬地道:“是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交待完,转身而去,对林小冈和林高看也不看。

    林小冈与林高互望一眼,出了一身冷汗,心中顿时生出懊悔之意,暗道:“这下糟了,还以为落花长老要偏袒林非,谁知她根本就没有把子泓师兄揪出来。”

    林白仁擦擦额头冷汗,刚才他差点顶不住,要将林子泓供出来。

    林燕沙朝那些围观的外门弟子喝道:“聚集在这里干吗,还不该干吗干吗去!”

    那些弟子心中暗笑,林燕沙威信已失,想要保持以前的威严,再也做不到,不过这里没有热闹可看,也渐渐散了。

    林向善走到林燕沙面前,将一块竹牌递给他,冷冷道:“你去清扫茅房的时候,记得通知我。”

    林燕沙脸上一红,随即怒道:“我做事不用人监督!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了一声,收回竹牌,道:“那你亲自来狼牙峰找我吧,不通知我试试!”又转身对林布风头一偏道:“我们走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摸摸脸颊,一脸的无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