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 认输吧

    先前交手数招,吴非已经有所感悟,他身子就算被禁锢住,但林燕沙并不能禁锢住他指使蓝月光,吴非觉得既然可以简单取胜,就没必要和林燕沙过多纠缠,所以他停下身子,对林燕沙出了一记绝杀。

    然而林燕沙一怔之后,忽然伸右手一把抓住蓝月光,吴非一呆,他本来以为决出胜负,林燕沙应该马上投降认负,想不到他居然利用蓝月光的悬停,抓住自己的法器,不由暗骂一声道:“不要脸!”

    因为林燕沙出手太快,在场人中除了林子纯、林向善等几人有感觉外,其余弟子都没现刚才蓝月光可以击杀林燕沙,还以为林燕沙在千钧一之际,将吴非的攻击接住。

    林燕沙抓住蓝月光握在手里,身子猛然前冲,长枪朝吴非胸口刺来,吴非目光一凝,他想要移动,却现身子还在禁锢中,没了蓝月光,他很难在瞬间破解开禁锢。

    “认输吧——”

    林燕沙叫了一声,此时他脸上露出得意的笑,现在吴非就是他砧板上的肉,想怎么吃就怎么切,就在得意之际,林燕沙忽然看见吴非脸上露出一抹奇怪的微笑。

    长枪还未刺到吴非身前,枪尾忽然啪地裂开,瞬息间枪杆也同时向两边裂开,接着枪尖也一分为二。

    林燕沙觉得左手刺痛,低头看时,只见一道深深的血线划过左手,鲜血正一滴滴落下,他急忙丢掉长枪,心中又惊又怒,刚才那道白光,竟是从他抓住的蓝月光上出,他右手把蓝月光和枪杆扣在一起,结果蓝月光从后出刀光,让他将自己的长枪一剖为二。

    但此时表面上胜负还是未分,林燕沙略微呆滞,又向吴非冲去,若不利用禁锢的机会取胜,他这一场就真的输定了。

    众人都看到吴非立在当场,而蓝月光又被林燕沙抓在右手,都想不出他要怎么脱困。

    蓦地,一片白帆张开,林燕沙的身子好像撞进一片软绵绵的包裹之中,眼前顿时模糊,他暗叫不好,身子急忙后退,同时挥动吴非的蓝月光去划那白帆,可惜蓝月光并不听他指使,他手一动,没有抓紧,蓝月光脱手飞出。

    林燕沙觉得四周风声飒然,好像有无数人向他进攻,他急忙开启防护罩,一边后退,一边去撕扯那白帆,只听嗖地一声,包裹他的白帆忽然消失。

    这时场中已经变了,林燕沙眼前没有吴非,他一个转身,却现背后空空,也没有人。一转头,看见吴非竟然站在场边,一手拿着云石,一手握着蓝月光正朝他微笑。

    林燕沙叫道:“你出了界限,你输了!”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闻言,猛地爆出一阵哄笑。林燕沙有些迷惑,怒道:“你们笑什么笑,还没分出胜负呢!”

    林布风忍不住道:“还没分出胜负啊,你瞧瞧自己身上吧!”

    林燕沙觉得身上凉飕飕的,低头一看,现身上的衣服上不知什么时候被划了三四道口子,变成了一条一条,而腰带也被人划断,裤子正慢慢滑下,他大吃一惊,急忙拉起裤子,对吴非道:“你,你用的什么手段!”

    大家刚才可是看得很清楚,林燕沙陷入云帆的包裹,蓝月光并未立即回到吴非手上,而是围着林燕沙划出了数道白光,很显然,吴非如果要击杀或重伤林燕沙,早已做到。

    这一战,毫无疑问是吴非赢了。

    木小熊叫道:“非哥,你太牛了。”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们见吴非被禁锢住,还能指使法器出奇制胜,令人咋舌的是,那云帆包裹着林燕沙,他是怎样精准出刀,仅仅划破衣服而没伤到肉?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林之羽三人看到这一切,也不由啧啧称奇,落花长老道:“这小子是有法镜还是有千里眼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摇头道:“千里眼那种东西,太贵重,修炼成功的概率极低,他怎么可能有?”

    林之羽轻描淡写地道:“有什么不可能,这是林兮涵那丫头弄来送给他的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啊了一声,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蓝野长老,你还记得我们去大围教,清笛师妹那日下午来找我,和我悄悄聊了一会之事?”

    蓝牙长老道:“当然记得,我以为她和你聊的是比试抽签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不是,清笛说兮涵那丫头问她要海龙丹,虽然她有一颗一直没用,但毕竟也是稀罕之物,问那丫头缘由,她却支支吾吾不说,最后清笛耐不住软磨硬泡,就给了她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笑道:“我知道了,清笛长老不放心,所以让你去探个究竟,怕她吃亏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笑道:“是啊,这么稀罕的海龙丹,总不能轻易让人骗了吧,可是这丫头居然从北岭派的郝吉才那里骗来一枚千里眼,我还当她自己留用呢,现在才知道,竟是送给林非,难怪这小子的判断力如此之强,他跟童青交手时,我都没看出来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也恍然大悟,道:“不是你没看出来,是他刚刚修炼了千里眼,还不太会用!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嫉妒地叹道:“那他这样的修为,战胜高一层的对手也就不奇怪了,唉,我怎么就练不成千里眼?”

    林之羽笑道:“你能炼制法镜,还在意千里眼?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摇头道:“一码归一码,对了,我们小竹林是出药修的地方,一个药修要是有了千里眼,那可是拥有成为圣师的潜质,林非这小子前途无量,掌门大人应该考虑立一个掌门弟子了!”

    林之羽淡淡道:“此子修为低了点,我再考察吧。”

    演武场上的林燕沙脸色铁青,他不甘心失败,对吴非怒道:“你耍诈,这不能算,我们再比过!”

    林向善走过去,上下打量了林燕沙一眼,道;“你一开始就输了,你虽然禁锢住非师弟,但他的飞刀却可以贯穿你的额头,若不是非师弟及时收手,你早死了!”

    林子纯也点头道:“是啊,林非的力道控制得刚刚好,再进半分,你也要头破血流!”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听到两人这么说,顿时明白过来,有人道:“呀,燕沙法师真的打不过林非,他第六名的比试成绩也不完全是运气好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