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0章 大杀器

    这时其他几个法师也赶了过来,听说是有人向外门弟子收取保护费,都露出震惊的神色,林子纯走上前来,对吴非道:“谁向你收保护费?”

    吴非见到林子纯,惊退了一步,想到那晚之事,身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,口中道:“没有,没有,他们收不到我的。”

    林燕沙道:“好,现在这里这么多人,来得正好,林非,你敢不敢跟我去演武场动手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啊,去哪里我都奉陪!”

    接着,一大群人蜂拥着两人往演武场而去。

    此时山上,衣袂飘飘站着三人,正是林之羽、蓝野和落花长老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微笑道:“林非这小子,我还以为他是个乖乖听话的弟子,想不到还真能折腾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我看他有几分轩哥当年的影子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我觉得不像,轩哥是喜怒形于色,这孩子不是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捋着胡须,道:“师弟,你现在改变对他的看法了?”

    林之羽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有什么看法,我是觉得能让向善向他屈服,这种本事很难得啊。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道:“这么说来,掌门大人开始看重林非了?”

    林之羽摸着下巴不说话,他心中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暗道:“小竹林最艰巨的那个任务,能不能落在这孩子身上?”

    小竹林最艰巨的任务,只有掌门才知道,这任务和神道第一门派青潇派有关,和小竹林的传承有关,如果吴非能完成这任务,他就是小竹林未来的掌门。

    落花长老并不知道林之羽心里在想什么,说道:“眼前这件事,你觉得林非是不是目无尊长,做得过分?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没有,林燕沙这件事办得不好,受点教训是应该的,说来,还是本掌门用人不当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呵呵一笑,道:“林非不能锋芒内敛,以后出去怕是要吃亏啊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师兄此言差矣,我们那时不也这样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忽然明白了什么,朝林之羽拱手道:“师弟高明,要保护少年人的锐气,刚才连我都没领悟到这一层,惭愧!”

    林之羽笑道:“是啊,我们都是过来人,哪些对,哪些错,没有经历过,又怎会真正明白?”

    落花长老点点头,道:“可是我绕了一个圈,怎么觉得掌门大人是在故意偏袒林非呢?”

    林之羽哑然道:“就你想法多,好,我们也看看林非和燕沙交手,到底谁赢面更大?”

    此时的演武场中,林燕沙和吴非相对而立,林子纯暂时充当裁判,她划分好界限,告诫两人道:“你们动手,绝不可以下杀手,知道不?”

    小竹林并没有明文规定,不准弟子之间挑战,也没有禁止弟子越级向法师挑战,只是以前没有人敢越级向法师挑战,今天却是个例外。

    林燕沙道:“好,我是不会杀了他的,我只要扇他两个耳光!”他手一晃,手中又多出了那条长枪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你输了,去扫一个月茅房,不许偷懒!”他说完退后几步,将月英弯刀和盘龙盾拿在手中,忽然耳中传来林子纯的传音,道:“燕沙法师的绝招是禁锢术,它无处不在,你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林子纯对他越关心,他越惶恐。

    就在吴非听到林子纯的传音一呆之际,林燕沙已抢先动了进攻,他一枪直刺,枪尖一道银光射出,吴非就觉得眼前一花,银光已到眼前,他变招已经来不及,下意识地举起盘龙盾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吴非身子巨震,一下被击出七八步,差点一屁股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不少人出哈地一笑,他们本以为吴非敢越级挑战一定有所倚仗,况且他是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就算打不过林燕沙,也不会输得太难看,没想到两人交手只一招,林燕沙还是试探性的攻击,就把吴非差点打出界去。

    林向善冷冷的目光四下一扫,不少人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两人修为上的差距不小,吴非和林燕沙比拼修为,必然是吃亏,他刚才接实了这招,只觉得胸中气血翻涌,一时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林燕沙还以为吴非会躲开这一招,没想到他竟会接下,心中有些后悔,刚才这一招若是全力,应该就赢了,他长枪一抖,七八朵枪花绽放,一起朝吴非刺来。

    吴非这时稳住心神,他脚下移动,飞快地避开了那些枪花,手中的月英弯刀悄悄换成蓝月光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交错之际,林燕沙左手连点,吴非就觉得似乎有数道无形的禁锢将自己缠住,他蓝月光一转,在身前轻轻划过,那些禁锢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林燕沙眉头一皱,左手不住乱点,右手的长枪忽然缩短到五尺长短,贴着吴非刺到,吴非正在懊悔自己刚才分神,这一枪追踪而来,他不得不继续闪避。

    林燕沙攻出数招,见吴非只是闪避,暗道:“小子,我还当你有什么本事,原来就是仗着修炼过体技,和我玩躲闪!”

    林布风皱着眉头道:“这个林非是昨晚打赢了你和阿虎?”

    林向善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奇道:“他,他这是故意示弱么,怎么全是被动挨打?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道:“是啊,你废话真多。”

    林大星四兄弟倒是对吴非十分有信心,林大星道:“非师弟的大杀器还没拿出来,拿出来吓死你们!”

    边上几个内门弟子不屑道:“什么大杀器,是你们几个没胆吧!”

    林大元涨红着脸,道:“你看下去就知道了!”

    就在众人觉得林燕沙占据了绝对主动,吴非忽然呵呵一笑,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!”他身子一折,没有再闪避,就那么让林燕沙的禁锢术落在自己身上。

    林燕沙大喜,长枪突然变长,正要向吴非胸口刺去,忽然一道白光迎面射来,林燕沙来不及看清,他枪头一挑,同时身子向一边闪去,只听啪的一声,长枪的枪头被白光穿过,那白光正悬停在林燕沙额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