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 挑战燕沙法师

    吴非一怔之后顿时明白,阿虎的断肢被他接好,这阿虎乃是林向善的本命神兽,只要能治好,他修为就不会降低,对自己的仇怨自然就消了,心中一时感慨,忙伸手去扶林向善,道:“向善师兄这是什么话,我们师兄弟,有什么责罚不责罚的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举起一只手掌,道:“你若不肯责罚,我便自己掌嘴十下,算是赔罪!”

    吴非吓了一跳,道:“好,那我就责罚吧!我现在要跟燕沙法师动手切磋,倘若他输了,罚你监督他!”

    林向善一愣,道:“监督他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他输了,就扫山上一个月的茅房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瞪了一眼林燕沙,道:“好,没问题,阿虎好了让它跟着,看他敢偷懒!”

    林布风揉着脸颊,道:“你拖我来,原来是看非师弟挑战燕沙法师?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布风师兄,你的脸怎么了?”林向善道:“我告诉他以后住在狼牙峰,他不肯,被我教训了一顿!”

    围观的弟子听说林布风被林向善教训,都有些吃惊,他们以前不是在伯仲之间?

    林布风恶狠狠地瞪着周围的人群道:“笑什么,有什么好笑的,我是淬体境的修为,林向善这厮是筑基修为,我现在打不过他也是正常!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道:“向善师兄下次还是讲清楚的好,昨晚是掌门大人亲自下令,要布风师兄搬去狼牙峰住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吃了一惊,对林向善道:“什么,要我和你住在一个地方?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道:“怎么,我还不愿意呢!”

    林布风挠挠头,道:“那你怎么不跟我讲清楚”

    林向善恢复了冷漠,道:“有那个必要么?”

    林布风有些沮丧,道:“好吧,算你狠!”

    林燕沙听得莫名其妙,但有一点可以肯定,那就是以林向善的冷漠和骄横,现在对吴非也是只有服软的份,他心中升起一股不祥预感。

    林向善不去理会林布风,对众人道:“我林向善以前有眼无珠,看不起非师弟,从今往后在小竹林,谁得罪了非师弟,就是跟我林向善过不去!”

    这时山上不少内门弟子也围了过来,他们听到林向善的话,不由都惊疑万分,这林非不过是得到一次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向善师兄至于对他这么服软?

    林燕沙对林向善和林布风都没有好感,这两人过于狂妄,平时两人对他这个法师也爱理不理,现在居然站出来支持林非,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,他怒喝一声道:“林非,要动手快点,讲那么多废话干吗!”

    吴非翻了个白眼,道:“先动手的是你,我刚才不过是出手教训,现在提出挑战的也是你,我可以不答应!”

    林燕沙气得身子抖,道:“你,你目无尊长,今日我若不好好给你上一课,我就不配是小竹林的法师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你本来就不配,你枉为执事堂的法师,做事不辨青红皂白,掌门要你调查是谁向外门弟子收取保护费,你不抓林大星、林白仁、林嘉尤那些人问话,居然威逼我们的外门弟子,要他们承认只是个别现象,难道收取保护费的指使人就是阁下?”

    林燕沙张口结舌,他口齿本就不伶俐,论辩才更不是吴非的对手。

    吴非一指身后,道:“你只消让他们把宝囊拿出来看一看,这几个月来,他们能拿出多少钱,就知道有没有被收保护费了!”

    林白仁见林向善站在吴非这边,也不敢太狂妄,但依然嚣张地道:“什么保护费,你问问大家,交的都是自愿的,有谁是被迫的,你让他站出来,站出来看看!”

    那些外门弟子一阵犹豫,木小熊一步跨上前,大声道:“我是被迫的,上个月是被迫交三块,从这个月开始,要交四块银石!”他说完,看向恺笑笑,恺笑笑有些犹豫,一时不敢站出来。

    林白仁冷笑道:“就你一个,你说了能算?”

    恺笑笑终于鼓起勇气,走到木小熊边上,低声道:“我,我也是被迫的!”

    有了两人带头,其他弟子纷纷走上来,各自举起手道:“我们都是被迫的!”有个小胖子很是有趣,他期期艾艾站过来,低着头道:“我,我是自愿的,但,但一个月四块银石交得太多了,以,以后能不能每月少交两块?”

    吴非看着林燕沙,道:“你的调查,不过是将他们带过去进行威逼,小竹林有你这样的执事法师真是耻辱!”

    这边一闹,山上又下来不少人,林雨双、林雨灵姐妹也围了过来,林雨双看见吴非,笑着走上来道:“非师弟怎么了,燕沙法师要对你进行考核吗?”

    这时人群中有人把林大星四兄弟推了出来,见到这四人,众人很是愤怒,纷纷将他们推到中间,林大星叫道:“冤枉啊,我们也是被逼的,要收钱的是子泓师兄,而且这个月,我们又没收,不关我们的事!”

    林大元却冲着吴非叫道:“非哥,非哥,你上次教训了我们之后,收钱的是林白仁和林嘉尤,我们可没有再干过!”

    那些弟子听到林子泓是幕后黑手,纷纷叫嚷起来,要找林子泓质问。

    林白仁怒道:“你们四个王八蛋,到处血口喷人,子泓师兄怎么会逼你做这种事!”他话音未落,啪地一声响,脸上吃了一记耳光,一抬头就看见林布风站在身前,林布风比他足足高了两个头,这一掌居高临下,打得他连转两个圈。

    林布风骂道:“喷你个头,你们执事堂都是瞎了眼么,到现在还抵赖,查什么查,把林子泓抓来,看我打得他满地找牙!”

    林燕沙看到局面有些乱,怒道:“林非,掌门下令我来彻查此事,你一派胡言是什么企图!”他心中却是奇怪,这边已经围了这么多人,怎么掌门和长老一个都没出现?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将我们小竹林弄得乌烟瘴气的不是我,而是燕沙法师阁下,你刚愎自用,自以为是,最可怜的是,被人利用了还不自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