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 这一掌,是利息

    木小熊有些摸不着头脑,恺笑笑这时打了两碗稀饭过来,木小熊拿起一碗递给吴非道:“非哥,你以后可要带着我混啊,不能变成嫡传弟子就不理我们了!”吴非笑道:“行啊,笑笑也跟我混,你没意见吧?”

    木小熊坚决地道:“没意见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哼了一声,道:“我谁也不跟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林燕沙与两名执事堂的弟子带着几个外门弟子出现在门口,他一眼便瞧见吴非,不由眉头紧皱走了进来,当头质问道:“这不是你吃饭的地方,你来这里干吗!”

    吴非起身作了一揖,道:“法师大人,弟子来找林小熊他们说几句话,说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林燕沙哼道:“不要以为身份变了,就可以为所欲为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林燕沙对他有成见,见跟在他身后的一人竟是林白仁,林白仁一脸阴笑。

    那几个从外面进来的弟子都低着头,似乎心事很重的样子,吴非忽然想道:“执事堂如果派林燕沙、林白仁他们来调查内门弟子向外门弟子收保护费之事,怕是没有结果。”当下冷冷一笑道:“谁为所欲为心知肚明!”

    林燕沙大怒,喝道:“你跟谁说话呢!”他伸手就是一记耳光朝吴非抽来,吴非这时千里眼早已打开,一闪身,反手一个耳光抽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清脆的耳光响起,林燕沙被打得一个趔趄。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顿时惊得呆了,林燕沙被一掌打蒙,他傻站在那里,完全没有弄清怎么回事,吴非道:“你说我为所欲为,那就还你点利息!”

    林燕沙清醒过来,大怒道:“难不成你还有本钱要收!”他单手一抓,一道彩虹出,禁锢住吴非的身形,接着便是狠狠一掌朝吴非掴来,上次在小竹林的山门,他就是用这招来困吴非,但没想到的是,这次一道白光闪过,他的动作明显顿了一顿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第二声清脆的耳光响起,林燕沙被打得后退数步,两边脸颊上各自留下了一个清晰的手印。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这一掌,还是利息!”

    林燕沙惊怒交加,他不知道自己第三层筑基的修为,居然被一个淬体境的小子连扇两记耳光,还无法抵抗,他一时呆在当场,想要再出手,却是心下惶然。

    吴非指着林燕沙和林白仁道:“你们奉命调查内门弟子向外门弟子收取保护费之事,是不是,不用查是谁告的密,这件事是我向掌门大人提起的,你们秉公调查便罢,若是敢隐瞒欺骗,小心我对他不客气!”

    林燕沙脸上一阵红白,他咬咬牙猛然叫道:“林非,敢不敢跟我出去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有什么不敢!”

    林燕沙道:“好,那你出来!”说完,转身出了聆风居。

    这时身边的一群外门弟子对吴非既敬佩又惊惧,木小熊担心地道:“非哥,燕沙法师要跟你单挑啊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对那几个跟林燕沙进来的弟子道:“他们刚才是不是要你们承认,没有压榨你们银石收入之事?”

    那几个弟子犹豫着点点头,其中一人鼓起勇气道:“白仁师兄说,只许我们承认是个别现象,不许说全部被收过保护费!”

    吴非脸色一沉,道:“林燕沙居然受林白仁指使,他也得了好处么?”

    那弟子摇头道:“这我们就不知道了,燕沙法师根本没有管,他只是带我们进执事堂,子泓师兄拉着他出去说话,问话的是白仁和嘉尤师兄。”

    “林非,你出来!”

    这时外面传来林燕沙的怒吼声,吴非见大家脸上都有担忧之色,朝众人道:“大家不必担心,这事既然我插手了,就会一管到底,如果不把那个收保护费之人查出来,我决不罢休!”说完,他一甩袖子,朝外面走去,那些外门弟子面面相觑,木小熊先反应过来,叫道:“走,看非哥动手去!”

    众人一声喊,一起冲了出去,连在聆风居做饭的凡人师傅,都拎着勺子跟在后面。

    来到门外,只见林燕沙手中多了一条长枪,正拉开架势站在聆风居门口的空地上,见到吴非出来,他大声喝道:“别以为得了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就可以目中无人,今天若不好好教训你一顿,我就不是林燕沙!”

    吴非一摆手,道:“向我挑战可以,但是输了要去打扫一个月的茅房,干不干?”

    林燕沙几乎吐血,道:“好,我输了我去打扫茅房,你输了你让我扇两个耳光!”他刚刚被吴非打了两记耳光,若不争回这个颜面,那以后在小竹林可是抬不起头来,只要对方肯接受挑战,别说去扫茅房了,就是让他跳进去洗澡都会答应。

    吴非昨天和霍东飞、钟老二刚交过手,对于第三层修为的对手已全然不惧,此时,他站在林燕沙对面,冷冷道:“可以,只要你能战胜我。”他一指林白仁,又道:“而且我还可以告诉你,指使林大星四兄弟,跟外门弟子收取每个月三块银石保护费的,就是林白仁和林嘉尤两个,燕沙法师让贼去抓贼,根本查不出结果来!”

    林白仁跳脚道:“你,你血口喷人!”

    “你算个屁,也值得喷你!”

    人群之外传来一声嘲笑,众人回头一望,现出声者竟是林布风,他的身旁并肩站着一人,竟是脸色冷峻的林向善,这两人是当今小竹林最厉害的年轻弟子,身份仅次于法师,众人见他俩出现,纷纷让开一条道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诧异,林向善怎么在这里?

    只见林向善走了过来,他的脸上还是没有表情,但那一份冷漠和敌意似乎已经消淡不少。

    林向善走到吴非面前,忽然单膝下跪道:“多谢非师弟替我冶好阿虎,我,我以前故意刁难你,都是我的错,请你责罚!”

    早上吴非刚离开狼牙峰,林向善就回到山上,他昨晚是去笃见峰求见清笛长老,希望她老人家能出手替阿虎接驳断肢,但清笛长老一直在修炼中,林向善等了大半个晚上,连笃见峰都没上去,算来最佳的治疗时间已错过,林向善垂头丧气回到狼牙峰,却意外现阿虎的断肢已经被接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