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 看你造化

    吴非躬身道:“据弟子所知,收钱的是林大星四兄弟,但他们是受人指使!”

    林之羽怒道:“受谁指使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林白仁和林嘉尤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气的身子抖,问林向善道:“你知道这事吗?”

    林向善摇摇头道:“弟子一直潜心修炼,所以完全不知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一拂袖道:“这事我明天要执事堂严查,如若属实,一定严惩不贷。”说完一转身,身形消失在悬崖上。

    吴非吐吐舌头,暗道:“掌门大人的遁术,真是练得出神入化!”

    林之羽刚走,林向善便朝阿虎奔去。

    阿虎此刻躺在地上,一双眼睛血红,舌头伸得老长,十分骇人,它身子被封,却还是止不住地抽搐,刚才林向善封止了阿虎的伤口出血,却不能断绝他的感知。

    吴非走到林向善的身后,阿虎喉咙里立刻出一声低吼,吴非开口道:“向善师兄,阿虎的断肢,还来得及接上吗?”

    林向善怒道:“我将你手臂砍断,你接给我看看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听说晨师弟的手臂曾经断过,不是现在也接上了?”

    林向善猛地站起身,怒道:“我当时伤了晨师弟,并不像你这样完全将它砍断,晨师弟筋经骨还连着,再加上有清笛长老亲自出手,才能捡回一条手臂,你以为清笛长老会像对待晨师弟那样对待阿虎吗?”

    吴非见他一副杀人的摸样,不由后退几步,道:“师弟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这里有一瓶膏药,不知能不能用?”说着他已经取出了帖木藩主藏匿在暗格中的那瓶黑色膏药。

    林向善冷笑道:“难道你还有黑蛟生筋膏不成?”他忽然瞥见吴非手里拿着的那个黑色药瓶,劈手一把夺过道:“不可能,你能弄到这种东西?”他打开膏药盖子闻了闻,一股清新的感觉充盈在鼻端,自语道:“难道是真的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试着用一下又有何妨,就算死马当活马医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本来还想一试,这时忽然哼道:“你不用假惺惺地做好人,我才不会用这种来历不明的膏药!”他说完随手一抛,那瓶黑色的膏药被抛到山下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他无话可说,终于转身进了小屋。

    林向善的这间小屋中的焚香此时已经烧尽,吴非闻到一股淡淡的狗味,暗道:“林向善与阿虎厮混在一起,有它的味道也不足为奇。”他没有心情察看屋中的收藏,打开隔音罩,在床上盘膝修炼起来。

    也不知过了多久,吴非修炼告了一个段落,他收了隔音罩,用千里眼感受了一下四周,觉狼牙峰上只有阿虎在喘息,林向善已不见了踪影,他有些奇怪,走到门外,现阿虎还躺在原地,它身子被封印住,无法动弹。

    吴非走过去,阿虎眼中一亮,凶狠之色立现,但身子一阵抽搐,却无法动弹。那两根断肢就放在边上,罩着了一层冰雾,吴非估计林向善对阿虎是用冰印术进行封印,此时那断肢没有鲜血流出,他摇摇头,这断肢即使用冰印术封印住,也保存不了多久,到早上还没接上,估计就永远无法接驳。

    此时的林向善并不在狼牙峰上,吴非暗道:“深更半夜的,难道他出去找接驳断肢的药了?”想起自己那瓶黑色膏药,吴非走到悬崖边,千里眼一扫,忽然觉那瓶膏药并没掉下悬崖,而是落在自己原先搭棚子的一侧,一根伸出的树枝上。他心中一喜,纵身下去捡起药瓶。

    这瓶黑色的膏药,吴非并不能确定就是黑蛟生筋膏,但以帖木藩主的身份,能收藏在隐匿的暗格中,一定非同凡响。

    吴非拿着药瓶走到阿虎身边蹲下来道:“你愿不愿意试一下,我帮你接续断肢?”

    阿虎喉咙里出难听的嚎叫,显然是不愿意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好,既然你答应,我就勉强一试,接不上你可不能怪我,要是接好了,以后见到我,可不许再咬我了!”

    阿虎眼中敌意更浓,头微微摇动,却无力阻止。

    吴非伸手解开那两根断肢上的封印,断肢的切口处立刻涌起一层血迹,他忙将黑色的药膏抹了一层在上面,只见伤口浮现出一层暗青色的光芒,渗出的血迹也马上收止住,吴非暗喜道:“看功效,这应该就是黑蛟生筋膏,果然有用,我说帖木藩主收藏在暗格中的东西,一定价值不菲!”

    当下吴非解除了阿虎伤口上的封印。

    封印一解除,断肢处鲜血就涌了出来,吴非替阿虎抹上膏药,等青光泛起,伤口止血,他又立刻将断肢接驳上去,

    忙完这一切,吴非还不放心,又用两根树枝将阿虎的两条前肢绑紧,道:“我帮你接是接好了,你不要乱动,能不能恢复,全看你造化!”

    阿虎的眼神依然凶悍,并没有因为吴非接好了他的断肢而生出感激之色,吴非叹口气,道:“我这样以德报怨,真的有用么?”他想到智兽门章家父子和祺关城主黎俊伯,这几人怕是不可能化敌为友,还有魔道的豞行者彭亦坤,都是他死敌。

    此时天色已亮,吴非等了一刻,没有见到林向善赶回,便留了块竹牌在阿虎身边,自己下山而去,他虽然觉得做了好事,林向善未必领情,但心情还是缓和不少,他没有施展音遁术,一路纵跃下了狼牙峰。

    来到山下的聆风居,看见大家正在吃早饭,一众弟子见到吴非都有些异样,木小熊屁颠屁颠端着两个碗来到他身边,笑道:“非哥,你怎么来这里吃饭,这里可是外门厨,你现在是嫡传弟子的身份,可以去山上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到哪里吃还不一样?”他从木小熊碗里抓起一个馒头,张口便咬。两人闲聊几句,木小熊低低道:“今天一早,执事堂就调了几个外门弟子去询问,不知道要干吗?”吴非知道是查林大星他们收保护费之事,笑道:“若是找你询问,你据实说就是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