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 同门相残

    吴非大吃一惊,暗惊道:“这林向善和阿虎难道人兽一体,各自的法术和技能可以通用?若是这样,上官卿还真未必打得过有阿虎的林向善。”他不知道的是,林向善使用阿虎的技能,也是刚刚才参悟出来,不然精英弟子比试时,他也不会以阵法去求胜。

    此时吴非的千里眼竟然捕捉不到林向善的身影,但蓝月光微微一跳,他立即感受到危机来自他的右侧,吴非一伸手,盘龙盾挡在右侧,

    “铛——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看清人影,就觉得盘龙盾上传来一股大力,他的修为深度和林向善相差还是较远,这一撞之下,身子又被冲到悬崖边。

    “不要逼我!”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举起,若是林向善再向他出攻击,他也不打算手下留情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一道黑影从身前闪过,吴非陡然心中一寒,猛回头,就见身后有暗红色和暗青色两道光芒一闪,林向善真正致命一击竟是来自身后的悬崖外。

    说时迟、那时快,吴非心念一动,蓝月光已化作一道白光迎着那暗红色光芒飞去,同时他左手一挥,一片白帆挡住身前。

    这白帆自然是韩七爷的救命云石,它虽然不是品阶很高的法器,攻击和防守都没有作用,但往往能出乎人的意料,吴非第一次用它,就从骜登藩主等人手下逃得性命,在大围教的精英弟子比试中,因为一直没机会用到它,所以林向善被这道屏障一挡,也是微微一呆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暗红色的光芒被蓝月光击落,但暗青色的光芒却穿透了云帆,贴着吴非的肩膀飞过,吴非觉得肩上一阵火烧似的疼痛,他来不及察看伤势,趁白帆未落,林向善还不能判断自己位置的间歇,右手猛地一挥,蓝月光在空中一个急旋,便朝林向善当胸刺去。

    林向善此时身子已经回到悬崖边,他没有千里眼,不能透过云石的白帆看清吴非在哪,眼见蓝月光回旋而到,不敢怠慢,身子一晃,就要幻化成黑烟闪避,但就在他身子一动的瞬间,陡然觉得身子一沉,竟似动作慢了半拍,林向善大惊,此刻他已经失去了变招机会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吴非突然觉得身后一股威压袭来,他猛地感受到了阿虎气息已逼到他的后心,不由大惊,醒悟道:“阿虎虽然受伤,但并不代表失去战斗力!”他十分后悔先前不应该只削断这畜生的前肢,而应该直接将它脑袋削掉!

    “住手!”

    山顶忽然传来一声怒哼,与此同时,一道匹练似的银芒闪耀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蓝月光的攻击竟然被那道银芒击飞。而吴非身后的阿虎也嗷地一声,被人击飞。

    吴非收起云石一望,就见身前突然出现了一人,这人衣袂飘飘,正是小竹林的掌门林之羽!

    林之羽脸色阴沉,喝道:“师兄弟交手,用得着生死相搏么,刚才我若晚来半步,你们两个非死即伤!”

    吴非忙将蓝月光和云石都收起,退后一步跪下行礼。

    林向善脸色难看之极,刚才若不是掌门大人及时赶到,自己这条命怕是交代了,阿虎虽然能咬中吴非,但最多令他受伤,不可能当场咬死,说起来,这一场比试,自己竟是输了。

    林之羽瞪着吴非,道:“我还以为你遇到了外人的攻击才报警,没想到竟然是和师兄动手!”

    吴非磕头道:“是,弟子知错了。”他有些无语,若不是林向善一见面就使出杀手,他也不会向林之羽报警,这一战非死即伤,他真没把握能在不伤害到对方的前提下战胜林向善。

    林向善面色有些苍白,他拜服在地道:“掌门大人,林非师弟仗着在精英弟子比试中的成绩,欺人太甚,弟子忍不住才和他动手”

    林之羽哼了一声,道:“他怎么欺人太甚了?”

    林向善道:“林非这家伙趁我不在,偷偷进入弟子的房间,窥探。”

    吴非正要辩解,林之羽挥挥手道:“这么一点小事,就大打出手,而且下手都不留情,你们给我念念本门的第二条规矩!”

    吴非和林向善同时念道:“凡我门人,不得同门相残!”

    林之羽哼道:“你们两个同门相残,可以逐出门派,知道么?”

    林向善显得一脸虔诚,道:“是,弟子知错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自己很冤,他被动出手,若不是林向善步步紧逼,他也不会用杀招。林之羽见吴非还在迟疑,不悦地道:“林非,你不知错么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弟子没错,向善师兄他——”他还没说出事情原委,林之羽摆手道:“我只问你,你认不认错?”

    受了那么多的委屈,吴非再也忍耐不住,他胸膛一挺大声道:“弟子没错,子泓师兄安排我住这里的一间竹屋,但向善师兄却霸占了所有的住所,将弟子赶到山间的竹棚去住,我只是进自己房间休息,怎能说窥探,这事我一直忍着,今天向善师兄突然放狗咬我,他的神犬身法幻化奇异,弟子差点被逼下悬崖摔死,这才被迫反击,何来相残之意?”

    林之羽听得眉头紧皱,问道:“那这么说来,你一直住在临时搭的棚子里?”吴非道: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又问道:“那你搭的棚子呢?”

    吴非一指下面,道:“就在那里,弟子的竹棚已被人拆了。”他没说自己的竹棚是林大星四兄弟拆的。

    林之羽转头问林向善道:“他说的可是真的?”

    林向善道:“狼牙峰是掌门派给弟子单独修炼的场所,林非是看上我这地方,死赖着不想走,我早让他跟子泓去换地方住,他就是不换!”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一记响亮的耳光响起,林向善脸上顿时出现五道鲜红的指印,林之羽怒道:“狼牙峰是给你单独修炼的,这句话我什么时候说过?只有长老才有权占一座山峰修炼,在本门,连法师都没这个资格!”

    林向善有些呆,他一直认为自己能独占狼牙峰是掌门的默许,口中不禁道:“那,那您让我在狼牙峰好好修炼是——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