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 你想将我赶走?

    吴非无奈地摇摇头,望了山上三间竹屋一眼,竹屋中没有光亮,但吴非可以确定林向善和阿虎就在上面。他来到原先搭竹棚的地方,随便清扫一下,便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“林非,你上来!”

    一个声音从上面冷冷地传来。

    听到是林向善的声音,吴非不由一怔,暗道:“听林向善的语气,显然对我怀着敌意,他这个时候喊我上去做什么?”他想了想,还是应了一声,道:“是!”

    来到山顶,吴非现林向善今晚又恢复了第一次见他时的打扮,一头白散在肩头,显得十分狂放。

    吴非上前行了一礼,道:“这么晚了,不知向善师兄喊我上来有何吩咐?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了一声,冷冷道:“你还来这里做什么?”

    吴非欠身道:“我今天晚上没地方睡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冷笑道:“堂堂的精英弟子比试第六名,回到小竹林,居然说自己没有地方睡,还要睡在露天的山崖上,你是磕碜自己,还是故意诋毁小竹林的名声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不敢,我明天要上笃性峰,跟蓝野长老修炼,但今天晚上确实没有地方休息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脸上肌肉抽动了一下,道:“得到蓝野长老的青睐,所以今晚你故意回来气我?”

    吴非忍住气道:“哪里,向善师兄不要误会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道:“你要想气我,那就让掌门分一座山峰给你单独使用,最好把狼牙峰给你,然后将我赶走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向善师兄误会了,在下没有这个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一摆手,道:“我没有要你承认,我只问你,擅自闯入别的修炼者住所,该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想起那晚林大星兄弟破坏了自己的竹棚,他曾经进过山顶的两间竹屋,但那两间竹屋成了林向善的狗舍,所以吴非并没在那里休息。于是一抱拳道:“对不起向善师兄,我还没时间向你解释,上次我的竹棚坏了,因为时间太晚,就想临时找个地方休息一下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哼道:“所以你擅闯了我的住所,还偷窥了我的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是这样,在下绝无偷窥别人之心,只是无意间误闯,况且那两间竹屋就有一间是分配给我的,还有一间本应空着,向善师兄都拿来做狗舍,是不是也有些过分?”

    林向善眼神阴冷地扫来,道:“这么说,你偷窥我的还有理了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郁闷,他是进了林向善的狗舍,还拿起药瓶拔开瓶塞闻了一下,于是道:“向善师兄要责怪,我也没法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冷笑道:“好,你终于肯承认了,这么说,我处置你也不冤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道:“什么处置?”

    林向善一声冷哼,在他身前突现两道黑影,它们一左一右扑到,这两条黑影一般无二,连动作都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提防,但还是没有料到林向善出手如此迅疾,那两条黑影自然是林向善的独眼狼犬阿虎,它的身法如烟如雾,尤其是幻化能力极强,上次差点让吴非摔下山去。

    所幸吴非修为已经提高,他灵气一动,千里眼就已看清左边那黑影是阿虎的真身,当下向右冲出,口中道:“且慢!”

    林向善毫不理会,身子一飘,退出十步,站在山顶一块巨石上。

    阿虎一扑落空,口中出一声低低的咆哮,它身影一闪,瞬间原地消失,再出现时,一张血盆大口已贴近吴非的喉咙,吴非大骇,这林向善莫非是要把自己往死里整?他来不及取出蓝月光和盘龙盾护身,身子猛地后仰,一个金刚铁板桥,阿虎就那么沾着他胸口扑过去,一股温热的腥风让吴非一阵惊怵。

    这阿虎显然比上次与吴非动手又有进化,它不但身法更诡异,连度也快了不少,吴非暗暗责怪自己托大,仗着修炼了千里眼,就不把蓝月光先取出示警,结果刚才差点被扑中而无法还击。

    但阿虎的进攻远不及此,就在吴非挺身而起的瞬间,它的身子在空中突然又消失不见,紧接着一股威压从天而降,吴非若是继续挺身,必然被那威压扑中,情急之下,他就地一滚,忽然觉半边身子一空,忙伸手抓住一截树根,这才觉自己滚到了悬崖边上。

    黑影一闪,阿虎出现在面前,它的冷眼中毫无人性,张口咔地一声,吴非抓住的树根应声而断!

    林向善的冷笑从上面传来,他不屑地道:“什么精英弟子第六名,在我眼里不如阿虎的一坨屎!”但林向善随即想道:“这小子身上有没有蛟云石,若是这么摔下去摔死了,掌门问起来,我要如何交代?”他正想着要不要说吴非是自己摔下悬崖摔死,忽然刷地一声,一道白光闪过,阿虎出嗷地一声惨叫,身子一闪,消失在悬崖边。

    林向善有些意外,低头一看,阿虎已出现在他身旁,但两条前腿已经不见,鲜血正从断肢的伤口喷涌而出。他一抬头,就看见吴非站在悬崖边上,手中紧握着一把短刀,正是蓝月光!

    林向善怒吼一声,身子一动朝吴非冲去。

    吴非先前在摔下悬崖的瞬间,才抽出蓝月光,他立刻使用了蓝月光的迟滞之术,先踩在一块山石上将身子稳住,然后纵身翻上悬崖,既然林向善如此冷血,他也没有留情,一刀加,在阿虎幻化前将它的两条前腿削断,同时他也捏碎了林之羽给他的那块警示玉牌。

    这块玉牌是林之羽在大围教时送给吴非的,原本是防范章家父子的暗算,只要五十里的范围内,林之羽必然会感应到。

    “拿命来!”

    随着一声凄厉的断喝,只见一道红芒当胸刺到,吴非知道那是林向善的暗影钢叉,他见过林向善和上官卿之战,知道这柄钢叉有些沉重,自己若用盘龙盾去挡,非被撞落悬崖不可,当下身子疾闪,向右侧避去,同时蓝月光也横在胸前。

    两人身形一个交错,吴非的蓝月光和林向善的暗影钢叉刮擦而过,一串火星中,林向善身子冲出悬崖,突然幻化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