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 抽牌定夺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这是浅显的道理,天行大陆有自己的法则,刚才我杀了霍东飞,就必须杀他二哥钟忠,杀了钟忠,还有6元和公孙阆,就算我能全杀了,你怎么知道公孙阆没有其他的亲朋好友,我这一路杀过去,除非是天行大陆上修为最高的修炼者!”

    昊子若有所思道:“难怪在我们大明朝,只有皇帝才能灭人九族,其他人还真做不到斩草除根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秦有李斯,西汉有王莽,本朝有胡惟庸、方孝孺,你想过没有,被灭九族的都是坏人吗?”

    晏畅点头道:“好像很有道理,可是刚才那两人怎么不懂,还是他们只当我是个凡人,拿我当蝼蚁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有些修炼者就是看不起凡人,所以,你还是想开点吧!”

    晏畅重新吩咐下面的人收拾整理,这山里红的店他是开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五人来到楼上,吴非重新开启了隔音结界,晏畅忽然朝吴非跪了下来,连磕三个响头,道:“非哥,我之前没有听你的话,还自以为是,以为在这里开店赚钱,能过上好日子,结果差点丢掉小命,你,你狠狠打我一顿吧!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道:“大家是兄弟,干吗要打你,说起来是我的疏忽,把你们两个丢在新昶镇上,也不来看你们。”他神色凝重地扫了几人一眼,从怀中取出一个大瓷瓶,拔开瓶塞,从里面倒出一截乌黑带黄的根状物体,思思见了,顿时身子微微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和兮涵这次去大围教,无意中弄到了一截神根草。”

    晏畅猛地一拍桌子,叫道:“哇,非哥,你太牛了!”

    昊子开启灵识的时间不长,对神道大陆上的东西有些不明白,禁不住问道:“神根草是什么东西呀?”

    晏畅一拍他脑袋,道:“笨蛋,神根草就是那种让我们这样的凡人也能拥有神根,进行修炼的宝贝,这可是多少钱也买不到的!”他又锤了自己一拳,道:“我该死,刚才我还不识好人心,以为非哥是嫉妒我开店赚钱,这一截神根草,可比我开一百个山里红小店都贵得多!”

    吴非摆摆手,道:“但是,这一截神根草,仅够两个人用,你们三人中,有一个人暂时还没有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口,思思、昊子、晏畅互相对望一眼,都不说话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想这样,你们三人抽玉牌来决定,谁没抽到就暂时等一等,如何?”

    昊子略一迟疑,就道:“我先放弃好了,我年纪还小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

    思思摇头道:“不行,正因为你年纪小,所以才更需要从小修炼,这样才能走得更远。”

    晏畅想了想,叹了口气道:“我们三人中,年纪最小的是昊子,最有修炼的前途,思思是非哥的神奴,如果思思修炼,以后对非哥的帮助很大,我年纪最大,即使修炼也意义不大,不如就让昊子和思思用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一眼思思,见她身子微微抖动,似乎在下很大的决心,于是道:“不用谦让,还是抽玉牌吧。”他取出三块玉牌放进三个袋中,道:“这三块玉牌,其中一块上面缺了个角,谁抓到只好暂时先不修炼。”

    思思第一个过来,抓起一个袋子转过身去,晏畅和昊子也各自抓起一个。

    只听思思忽然低呼一声,几人转头看去,只见她手中拿的那块玉牌缺了一个小角。

    林兮涵叹息一声,搂住思思道:“别伤心,下次有机会再帮你去弄,一定要帮你弄到。”

    思思眼中噙着泪,点头道:“思思能跟着主人已经足够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是啊,说不定我三个月后去舒城,就能弄到,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。”他说是这么说,心中却没底,这根神根草都是林兮涵帮他弄来的,靠自己,真的能弄到?

    思思走过来,对吴非关切地道:“主人,最近思思眼皮一直跳,您,您在外面,一定要多加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自己和章家父子一战,她肯定是感受到了危机,于是笑道:“好,我会当心的。”又对林兮涵道:“对了,我答应清笛长老,下午送思思回去,现在此间事了,时间也不早,你带思思先走,我还要替晏畅和昊子安排一下,新昶镇不能再住,必须搬走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摇头道:“不,你送我们回去,再来安排晏畅他们好不好?”

    吴非看到外面天色已有些昏暗,无奈地道:“这次你先走,下次我再来陪你?”林兮涵哼道:“你不送我,我以后都不要见你了!”说完,她拉起思思的手,道:“走,我们不要理这个没良心的坏家伙!”吴非知道她是开玩笑,只好无奈地苦笑。

    等林兮涵和思思离去,吴非将神根草分成两份,传授了他们使用和修炼的方法,正要带两人离开,昊子忽然面色古怪地叫了一声,道:“不对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你懂什么,哪里不对了?”

    昊子拿着一块玉牌道:“这,这是我刚才抽中的玉牌,我的怎么也缺了一个角?”

    三人互相一望,顿时明白过来,晏畅感动道:“呀,思思,思思她是故意捏破了一个角,把机会让给了我们!”

    昊子留下眼泪道:“不行,我这一份应该还给思思姐。”

    吴非叹了口气,道:“她既然下了决心,你就受她这份情吧,现在回去,我也上不了笃见峰。”他口中这么说,心里却是没来由地一痛。

    夕阳落下,有风从楼外掠过,远山浓黛。

    等重新安顿好晏畅和昊子,吴非回到小竹林已过了亥时,他和蓝野长老说好明天早上去笃性峰参见,突然想到自己今晚还没地方睡,不由一阵苦笑,早知道就跟晏畅他们睡在一起了,明早再赶回来。

    一边想着,吴非一边往狼牙峰上行去,他的竹屋虽然被林大星四兄弟损毁,但现在只有去那里将就一晚再说。

    到了山顶,吴非现他的小竹屋连竹架都没有剩下一根,只有山壁上被蹭掉的青苔,还显露出当初的这里搭过竹屋的痕迹。

    月朗星稀,山顶一片静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