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 做个转手人情

    钟老二伸出大拇指,道:“6老大从章家父子手上逃得一命,受了重伤,非兄弟却毫无损逃走,佩服佩服!”

    林兮涵嘻嘻一笑,道:“什么毫无损,非师弟要不是受伤,说不定这次精英弟子比试名次更前!”说话间,她忽然觉得手中被悄悄塞进一物,正有些奇怪,却见吴非朝她眨眨眼。

    吴非塞给林兮涵的是一个瓷瓶,林兮涵顿时明白,那瓷瓶里装的一定是枚适意丹,显然这个人情要她来做。

    钟老二对霍东飞道:“老三,看来我们这次空手而回,大哥的内伤只能慢慢熬了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有些沮丧,道:“适意丹这么难求,要不我们去黑市去买算了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摇头道:“黑市中大部分是假的,我们又不懂丹药,要是买了假的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兮涵叹了口气,拿出一个丹药瓶道:“本来呢,我这里正好有一颗适意丹,你们开始对我晏畅兄弟尊敬些,我倒是不介意卖给你们,但现在我要是给你们,别人会说我们小竹林没骨气,这可难办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是啊,这适意丹不能给他们,刚才吓得我要死,辣块妈妈乖乖龙地洞!”他跟吴非路过扬州,别的没学会,这句俗话倒是说得十分地道。

    林兮涵将适意丹抛给晏畅,道:“那好,这丹药我送给你了,你愿意给谁就给谁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和霍东飞看得眼都直了,这适意丹在他们眼中千金难求,林兮涵居然随手送给一个凡人,这位晏老板到底跟她什么关系,值得她这么大方?

    霍东飞红着脸对晏畅道:“晏老板,我——”

    晏畅拿着适意丹的瓶子,一摆手道:“别跟我套近乎,你先说说这豆豉山里红里的苍蝇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霍东飞低着头道:“是,是我加进去的。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前几天我们在这里等消息,见大家排队,于是便买了一坛山里红,还是最贵的豆豉山里红,原打算带回去跟师傅和大哥一起品尝,没想到早上去铁匠铺,骆驼曹跟我们说起你们身份可疑之事,我,我一时无聊,就来这里闹事泄了。”

    晏畅咂咂嘴道:“你这不是闹事,是来杀人越货,如果每个修炼者都这样对付我们凡人,我们还怎么生存下去?”

    霍东飞连连点点头,道:“是,我们知道错了,下次不敢了。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好,既然非哥原谅了你们,我也没资格为难两位,你们走吧!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是,是,多谢晏老板大人大量,您这适意丹能否卖给我们?”

    晏畅板着脸道:“这话你好意思说得出口,我这山里红是辛辛苦苦种出来,再辛辛苦苦做成辣酱,你给我全毁了,还指望我把丹药卖给你们?”

    霍东飞垂头丧气,钟老二上前道:“晏老板言之有理,是我们兄弟得罪在先,您不卖给我们,我们没有怨言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晏畅一副要消遣两人的样子,不由看了看天色。此时已过了申时,想起清笛长老要思思下午就回去,于是悄悄对晏畅道:“这个人情你快点做了,不要拖延时间,我找你们还有其他事!”

    晏畅不情愿地向祁镇主招招手,祁镇主上前道:“晏老板有什么吩咐?”

    晏畅将适意丹放在他的手上,道:“这个丹药我要卖钱,卖给你要不要?”

    祁镇主顿时明白,晏畅不愿意自己卖给陇山三义,却不反对他去卖,自己这个和事佬当得便宜,于是连连点头道:“好,老朽买了,老朽买了!”他掏出钱袋,摸了半天,小心翼翼取出两百银石递过来道:“晏老板,我按行价买了,您看成不?”

    晏畅不知道适意丹能卖多少钱,听到祁镇主给他两百银石,不由心中一喜,但随即又露出奸商本色,道:“行价你根本买不到,我少收一点,你给我四百银石吧。”

    祁镇主顿时露出为难之色。

    钟老二取出一个钱袋,悄悄递给祁镇主道:“这里有四百五十银石。”

    祁镇主点点头,换了钟老二的钱袋递给晏畅,道:“好,你清点一下。”

    晏畅接过钱袋丢给吴非,道:“老大,我不是修炼者,你帮我清点清点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还差遣起我来了!”说归说,他还是打开钱袋,神念一探,点头道:“不错,但这里有四百五十银石,还多了五十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朝祁镇主使了个眼色,祁镇主豁然明白过来,道:“另外五十,是赔偿你这里的损失,请勿嫌少。”

    晏畅哼了一声,“要赔也是他们两个混蛋赔!”

    霍东飞讪讪笑道:“是,是。”说着又去掏钱。

    吴非一摆手,道:“好了,别浪费时间,我们还有事,四百五十银石,勉强也够适意丹和这里的损失。”

    祁镇主接过晏畅的适意丹递给钟老二,钟老二和霍东飞一起向吴非和林兮涵行礼,他们自然知道这个人情要卖给吴非,没有他,林兮涵是不会随便拿出一颗适意丹的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还有事,你们先走吧,记住,如果一颗适意丹不能调养过来,可以去买一些败绛草给你大哥泡澡煎服,过个把月,应该就会好的。”

    两人再次感谢,吴非道:“我今日的话你们要牢记,不可随意再伤人,凡人是我们的兄弟,我们的朋友,你怎样对他们,落难之时,他们就会怎样对你!”钟霍二人虽然不太明白吴非的话,但依然点头称谢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了解了外面的事情,五人回到小楼中,晏畅道:“非哥,我就不明白,干吗一定要给他们适意丹?”

    吴非一笑,道:“我刚才收下他们的咒玉,就是让他们立下誓言,如果他们对我心底不服,等咒玉过期,一定还会找我麻烦,他们两个虽然出手狠辣,若能改过,以后也不失为我的助手,何必那么苛责?”

    晏畅摇摇头,道:“以德报怨我做不来,像这种嚣张的人,要是在大明,我插他两刀也不解气!”

    吴非哼道:“杀了就一了百了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怎么不是,像这种蛮横之人,要是碰到一个厉害点的高手,必然一巴掌拍死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