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 以后你是我大哥

    钟老二如梦初醒,他上前深深一鞠躬,惭愧地道:“非兄弟的意思我明白了,您是不愿意我们过多杀伐,在下这两条手臂以后都是非兄的,非兄要我杀谁,我就杀谁!”他说着取出一块咒玉立下诅咒,又让霍东飞也在咒玉里留下诅咒,这才封印交给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伸手接过,道:“好,既然你们都立下誓言,我也不再为难两位,记住,不要动不动就下杀手,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规矩,不能因为自己强就为所欲为,这是我们修炼者对自己应该有的要求,在下希望两位以后这双手不再沾染无辜者的血气!”

    祁镇主上前笑道:“林非老弟不愧是小竹林的弟子,真是宅心仁厚,老朽差点误会了。”

    远处看热闹的人群爆出一震掌声,骆驼曹在人群中竖起大拇指,心中想道:“我以前卖林非恩公的消息给涂家兄弟,他都能以德报怨,替我治好身上的残疾,我说他怎会真要了陇山三义的胳膊,原来是给他们一个教训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这块咒玉我收了,但它不会要求你们一辈子,我提的条件,是希望两位有所领悟,真正的克制,不是诅咒,而是宽厚!”

    霍东飞脸上一红,他收起长刀,忽然跪在地上向吴非梆、梆、梆磕了三个响头。

    “非兄,以后你就是我的大哥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也跪了下,磕头道:“您不但是霍老三的大哥,也是我钟忠的大哥!”吴非上前搀扶道:“两位这样的大礼,我可是承受不起,况且,你们还有一位6大哥!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我大哥6元若是知道我们认了您这样一位大哥,一定会十分高兴!”

    钟忠也点头道:“是啊,6大哥受了内伤,几个月了都无法修炼,都我们来这里,就是想上小竹林去求一枚适意丹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外面人围得不少,对晏畅道:“先去遣散那些人,我们的身份暴露了,这里的生意不能再做,等下我带你们走!”

    晏畅点点头,向外面走去。

    吴非转身对霍东飞和钟老二道:“你们去小竹林求药,只怕要徒劳了,像适意丹这样的丹药,很少是花钱买的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和霍东飞忽然一起向朝林兮涵拜倒,钟老二掏出一块玉片递给她道:“是我们两个瞎了眼,我们联系了燕沙法师,他答应替我们想办法引见清笛长老,可是我们在这里等了半个多月,一直没有消息,这是家师给您师傅的信,麻烦兮涵姑娘转交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没有接玉牌,只淡淡道:“我师傅是不会见你们的,就算你们的师傅亲自来了,也未必能见到她,别说我这弟子不敢传玉牌,就是燕沙法师,我相信也不敢,你们要求丹药,只能将玉牌放在山门值守那里,小竹林什么时候有丹药需要卖了,才会去动玉牌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和霍东飞满脸失望,钟老二道:“外面到处买不到适意丹,往往是有价无市,我们也是没办法,我师傅他亲自去云崀派求药,我们是求到这里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云崀派有适意丹?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是啊,以往小竹林的丹药,去云崀派求还机会更多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摇头道:“以后不用去云崀派了,我们小竹林不会再卖丹药给他们!”

    钟老二一怔,道:“这是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我们蓝野长老已经修炼到了元神境,小竹林以后不再依附于云崀派,明白么?”

    钟老二和霍东飞互望一眼,忽然一副恍然的神情。

    昊子扑哧一笑,道:“你们到这里来求药,还敢乱出手,真不知道你们是有脑子,还是少根筋。”

    吴非斥责道:“昊子,不许乱说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你们师傅去云崀派,必然碰一鼻子灰回来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眉头紧皱,道:“那我们6老大可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在下想问一下,你们老大陆元,是跟谁动手受的伤?”

    霍东飞叹息一声,道:“6老大前个月修为突破到第四层假丹境,他想去市场上买条灵兽回来,以增加自己的战斗力,他在黑市上打听到有人愿意出卖一条灵虎,但灵虎的主人条件苛刻,他要地龙骨交换,你知道,地龙骨可以改换容颜、返老还童,是无上的灵药,我老大怎么拿得出来?他讥讽了几句,得罪了灵虎主人,黑市散了后,那灵虎主人竟然带人追踪6老大,他们动手,6老大被打成重伤,幸亏他见机得早,使用传送术侥幸逃脱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章家父子,不由道:“那灵虎的主人是不是第四层高阶修为,戴着虎皮帽,胡子有些花白,他的灵虎体型巨大,毛色纯净,没有暗影条纹?”

    钟老二奇道:“是啊,跟6老大说得很像,难道此人非兄弟认识?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一声,道:“他身边是不是个二十几岁的青年,是他儿子?”

    霍东飞一拍大腿,道:“正是,那个青年说话很无礼,6老大就是跟他生了口角。”

    吴非冷哼一声,道:“那青年的右手,被我连根斩断了,不知现在接上没有!”以眼前两人的脾性,吴非自然推测6老大也不是吃亏的主,两边生矛盾是必然。

    霍东飞不可置信地道:“他是谁,他爹爹又是谁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还有谁,那是智兽派的章家父子,那青年名叫章易帆,他自称章少,6老大看中他们的灵虎,那是看走眼了!”

    钟老二惊道:“是章家父子啊,那我们这个仇不好报了,6老大能逃得性命,已是万幸!”

    霍东飞忽然想起什么,道:“非大哥,你刚才说什么,你砍断了章少的右臂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道:“我和他动手两次,最后一次就在前几日,被我砍断了右臂后逃走了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惊道:“那他爹爹在不在边上?”

    吴非苦笑道:“他爹爹不在边上,我会逃走么?”

    钟老二拳头握紧,道:“这么说来,非兄弟和章家父子有过节了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说起来是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