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 说了要砍下来么?

    霍东飞呆了,他站在院门口并没退后,所以这一招看得清楚,先前白光一闪,钟老二的金光厚墙被白光一击洞穿,这是第一声响,第二声响则是白光穿过开山大斧的声音,不是钟老二能预判到蓝月光的飞行轨迹,而是那白光就是冲着巨斧而来,它视这柄乌金包裹的开山大斧如无物,直接洞穿,并穿过了钟老二的髻。

    人群中有人醒悟过来,他们虽然不知吴非是用了什么招术,但显然钟老二已经败了,不但败了,还败得很惨,刚从吴非洞穿的如果不是钟老二的髻,那就是他的前额!

    半晌,钟老二长出一口气,撩开长在脑后扎起,道:“是我输了,非师弟好身手、好法器!”显然他还有些不服,若不是吴非的蓝月光过于犀利,他觉得自己不会落败。

    霍东飞脸如死灰,他对敌不少,即使对手修为高过他,也从未惧过,但此刻他却感到了深深的恐惧。

    吴非抱拳拱拱手,道:“多谢钟兄承让!”

    钟老二终于开口道:“我兄弟今日栽了,愿意听凭处置。”

    祁镇主上前笑道:“林非兄弟真是厉害,这次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果然不是浪得虚名,不过先前的赌约我看还是算了,霍老弟就是性情暴躁一点,他也怕晏兄弟是魔道奸细,况且小竹林一向宽厚仁义,这种赌约,还是不赌为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手一摆道:“镇主大人,你这话就不对了,愿赌要服输,先前我兄弟什么都没做,就差点命丧此地,你怎么不说不下手为好?”他的目光锐利,令祁镇主心中猛地一寒,暗道:“我怎么糊涂了,这里是谁的地盘都没弄清,我身上有小竹林的传送令,一旦出事,可是要被小竹林掌门直接召唤过去问话的,那姓晏的若真死在当场,只怕连我都要被处置了。”当下不敢多言,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这时霍东飞心中猛地闪过一个念头:“我若就此一走了之,这小子能奈我何,他若敢追来,难道我还怕他?”但随即又想道:“我这么走了,怕是一辈子都抬不起头。”

    吴非嘴角翘起,道:“两位输给我,有什么话说?”

    钟老二摇摇头,先前吴非的蓝月光再低一寸,他这条命便已不在。

    霍东飞咬咬牙,道:“好,你看中了我哪条胳膊,那条胳膊是你的了!”他手中白光一闪,多了一把锋利的长刀。

    吴非戏虐地笑道:“你的两条胳膊我都想要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差点一口鲜血喷出来,先前吴非说要他一条胳膊或一条腿,但钟老二动手前曾说,如果输了就听凭对方处置,现在吴非别说要他一条胳膊,就是将他四肢全要了,他也无话可说。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非师弟,我们修炼之人若是双手都断了,那修为再高,也凄惨无比,既然你这么要求,我愿替我师弟断一臂,如何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吴非,看他如何决断,这陇山三义飞扬跋扈,早就令人望而生厌,尤其是他们对凡人下手凶残,因此大多数人觉得霍东飞双臂都断了更好。

    吴非鼓掌道:“好,好兄弟,钟兄愿为兄弟断一臂值得钦佩,不过你刚才说了,输了便听凭我处置,你若是有三条手臂,在下不介意你全部给我!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都倒吸一口凉气,除了思思,晏畅、林兮涵几人,都觉得不可思议。大家明白吴非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,那就是他不但要霍东飞的手,还要钟老二的两条手臂。

    霍东飞大怒,他长刀指向吴非道:“你太过分了,杀人不过头点地,不如将我这条命也拿去算了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你的命我不要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向钟老二道:“二哥,不是我不服输,这小子欺人太甚,我,我将他杀了!”

    钟老二摆手道:“三弟,不可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霍东飞已冲了过去,对着吴非就是一刀劈到,他动作极快,只看见眼前一花,吴非的身影好像已被劈成两半。

    霍东飞微微一愣,他这一刀实在是虚张声势,打算吓一吓吴非,先前他和二哥动手,半天都没分胜负,怎么自己一刀就了结他了?

    忽听吴非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“想耍赖,好,我成全你!”

    霍东飞骇然回头,却现吴非握着蓝月光正站在他身后,先前劈中的,不过是吴非的残影。

    吴非用的自然是蓝月光上的迟滞,他不明白的是,为何对钟老二的迟滞是一个瞬间,而对霍东飞的迟滞竟然达到了一个转身,并且他转到霍东飞身后开口说话,竟有一瞬间的晕眩。

    霍东飞现吴非拿着蓝月光有些呆,禁不住心头一寒,暗道:“刚才他若在身后给我一刀,我至少已重伤,这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都这么厉害,那前五名还了得?”

    妟畅这时伸了个懒腰,道:“刚才是谁说来着,二哥若输了,你要我怎办就怎办,原来全部都是放屁!”

    吴非对霍东飞道:“我开始对你说的话,你还记得么?”

    先前霍东飞的傲气已经折了一大半,他哼了一声,作出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,道:“你说,给我一条胳膊或一条腿,这事便算了,可是刚才你却要我两条胳膊,不但要我的,还要我二哥的!”

    晏畅明白吴非的意思,他忍不住插嘴道:“你现在的胳膊已经是非哥的了,是不是啊?”

    霍东飞恨恨道:“是又怎样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好,那从现在开始,你们不管走到哪里,都不许滥杀一个凡人,乱开一次杀戒!”

    霍东飞和钟老二互相对望一眼,霍东飞怀疑地道:“你,你到底是什么意思,你不是说要砍下我们的胳膊?”

    吴非收起蓝月光,道:“我说要你们的胳膊,但说了要砍下来么?”

    霍东飞狐疑地摇摇头,道:“我,我糊涂了,不砍下来,怎么要?”

    吴非正色道:“你们的手臂打赌输了,现在是我的,所以,以后不得随意杀伤凡人,要是做不到,我才会替你们砍下来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