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 不算才怪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——”

    开山大斧出金光越来越快,大家只看到吴非上下翻跃,完全处于被动挨打,不由都为他捏了一把汗。

    实际上真正惊讶的是钟老二,他的攻击力非常惊人,换作其他的淬体境对手,在他灵力威压下早就章法大乱,偏偏吴非能在间不容之际闪避开去。

    钟老二暗惊道:“我和他修为相差这么大,打这么久还分不出胜负,若他的修为跟我一样,我岂不是完全不是对手?”

    在场人中除了林兮涵,其他人都看得瞠目结舌,这开山大斧的金光若是劈中,不劈为两截才怪,思思从小修炼体技,对于这样大力的攻击也十分棘手。

    吴非借着千里眼的敏锐判断,加上蓝月光的迟滞,应付得越来越从容,他敬佩钟老二的是,这家伙使用这么大的开山大斧,居然没再劈碎打烂院里的一个坛子,这份控制力,也非同一般。

    霍东飞却是心中咒骂吴非狡猾,暗道:“若不是这小子一开始就用条件限制,二哥只要完全挥,根本不会打这么久!”他却没有想到,吴非限制了钟老二,一样限制了自己,要在这么小的院内腾挪,谈何容易。

    钟老二一直在留意吴非的蓝月光,他觉得这把飞刀十分诡异,而且上面附着很强的器灵,自己开山大斧的金光遇到那白光,竟一下溃散于无形。

    两人战了数十个回合,吴非倒是越打越顺手,他对千里眼的运用越来越纯熟,每每对方变招都能洞察到,而钟老二却有些急躁,他不能全力挥出自己的修为,因此出手总是束手束脚。

    激斗中,吴非再次被逼到小楼的墙边,钟老二一道金光劈出,吴非身子一滑,金光不可思议地擦着他身子掠过,余波震到小楼,先前屋顶滑动的瓦片接二连三掉了下来,砸在地上啪啪地碎。

    钟老二顿时愣在那里,他脸色十分难看,按照约定,他碰落瓦片,便算输了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钟兄,这个可以不算,这瓦片是自己掉下来的,你没有直接碰到。”

    霍东飞在院门口叫道:“这个当然不能算,它本来就是自己掉下来的!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是啊,当然不算!”

    霍东飞一愣,不知道晏畅怎么给自己帮腔,只听晏畅接着道:“不算才怪!”

    看热闹的人群顿时出一阵哄笑,霍东飞脸上一红,猛地回过头去看看是谁在笑,却现每个人的脸都绷得紧紧的,好像刚从不是他们在哄笑。

    若是别的条件,钟老二自然认输,但现在他要是认输,不但老三的胳膊保不住,自己都要任凭对方处置,所以咬咬牙道:“好,既然不算,我们接着比!”他索性收起开山大斧,双掌一圈,一道波浪般的掌力将吴非包裹住。

    吴非蓝月光一划,身子从容跃出,霍东飞看得直皱眉,暗道:“二哥今天怎么了,连个淬体境初阶的修炼者都打得这么困难,早知道不跟他讲条件,直接对战简单得多!”

    钟老二用双掌对付吴非,吴非则抽出他的月英刀,这把刀他在对章家父子一战中用过,虽然比不上蓝月光,但是正面对敌,还是很有作用。

    接下来数招,钟老二虽然掌上力道浑厚,却反而不如用乌金大斧能占得上风,因为月英刀十分锋利,并不是一双肉掌就可以格挡住,反而吴非的反击令他有些棘手。

    吴非上一战对童青时,已经了解和掌握了一些千里眼的作用,这时自信心更有增加,三月后他去舒城,要面对的可都是第三层以上的高手,没有足够的经验,要想获胜非常困难,所以今天才在这里借机演练。

    霍东飞见到两人打得十分胶着,心中气愤不已,叫道:“不行,刚才的规矩太无耻了,林非,有本事你堂堂正正和我二哥打,什么碰到东西就算输,没有这样的比试!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好啊,那就请大家退后,要不然伤到谁,可是不好!”

    院外众人还在犹豫,霍东飞手一挥,喝道:“你们还不退后,这里没有结界保护,等下死伤勿论!”

    不少人忙不迭后退,但还有几个修炼者站在院外不远处观看。

    钟老二还在犹豫,吴非一刀将一个辣椒坛子劈碎,对钟老二道:“你三弟不服,我们这里就见个真章!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好,那钟某得罪了!”他开山大斧再次祭出,抡圆了就是一斧横扫过去,吴非身子一矮,金光掠过头顶,身后的小楼“轰”地一声,拦腰被划开一道裂痕,这崭新的小楼,转眼成了危房。

    晏畅远远看见,心疼不已,对着霍东飞道:“我这房子才建了没两个月,你们要赔!”

    霍东飞扭头不屑地看了他一眼,道:“可以,我二哥若是输了,我不但赔你,还亲自在这里给你原样再建一所!”

    吴非此时心情却生了变化,如果让钟老二挥下去,那些远远看热闹的人,说不定真的会受伤,当下身子一飞冲天,蓝月光化作一道白光脱手射出,口中喝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,你接我一招!”

    钟老二暗哼一声道:“这是你的胜负手么!”他一直在留意吴非的蓝月光,这把飞刀的轨迹十分诡异,先前开山大斧的金光遇到那飞刀,竟一下溃散于无形,所以他推测蓝月光的品阶,可能是上品以上的法器,钟老二身子一沉,开山斧朝天一举,一道半圆的金光厚墙陡然出现在身前,就算吴非的蓝月光如何变幻角度,想要正面伤到他那是妄想。

    “好——”

    霍东飞忍不住叫了一声,他知道二哥的防御在三兄弟中排第一,今天对手的实力太弱,才让他无处挥。

    “嚓,当——”

    两声响在同时完成。

    没有人看清到底生了什么,但钟老二的身子却好像被一根钉子钉在当场。他此刻满头冷汗,而白光一闪之后,蓝月光又回到了吴非手中,他身子轻巧地落下,负手而立。

    在所有人的惊异间,钟老二头上那巨大的髻忽然散开,一头长就那么散下来垂在额前,将他整张脸都罩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