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 不用手下留情

    钟老二脸色更加难看,小竹林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个厉害角色,他以前也不是没跟小竹林的弟子打交道,连林燕沙这样的法师都要给他们几分面子,何况一个小小的淬体境弟子?当下拱手道:“好,那就请非师弟划下道来,钟某不才,愿意和非师弟过过招!”

    思思和昊子想要上前劝阻,林兮涵却伸手拦住,一点也不担心吴非会输,因为她知道吴非有千里眼在身,对付高一层修为的对手,不会太落下风,何况他还有蓝月光。

    吴非四下一望,道:“那我们就在这院中动手吧,谁出了这院子,谁就算输!”

    钟老二点头笑道:“好啊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钟师兄介不介意我再加一条,为了不伤到外面的人,谁若是再打碎一个坛子,碰到一个人,也算输,如何?”

    钟老二眉毛一挑,心道:“你敢如此看不起我,很好,自作孽不可活,我还怕你有逃遁的本事,加上这条,你是作茧自缚!”口中道:“非师弟,在下若是不小心伤到你,可是勿怪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笑道:“那要看钟师兄有没有这个本事了!”

    外面看热闹的人心中都是一惊,均都想道:“这少年莫非是失心疯了,敢挑战陇山三凶,若是真激起他们的杀机,痛下杀手,也不是没可能!”

    霍东飞再也忍不住,跳出来喝道:“林非,你太狂了,二哥,你别手下留情,这小子想找死,我来成全他!”

    钟老二此时强压住怒火,他冷冷道:“老三,你靠边!”

    霍东飞看到钟老二的神色,知道他动了真怒,于是点头道:“好,二哥,有些人不知天高地厚,是要好好教训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林兮涵带着思思等人已退到院外,而霍东飞也站在院门口。

    昊子担心地道:“非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勇斗狠了?”

    思思怒道:“还不是你们惹的祸!”

    林兮涵却道:“放心吧,我觉得没事,你非哥没有绝对把握,不会出手的!”

    吴非站在那里,懒懒一伸手道:“请——”

    钟老二气得鼻子差点歪掉,这小子看来还要让自己先出手,当下也不客气,手一动,一条漆黑的七节棍出现在手中,他喊了一声,道:“小心了!”手一动,一道黑光直袭吴非面门。

    钟老二知道门派弟子的最大依仗是布阵,一旦布阵完成,就算自己修为高出对方许多,也一样难以取胜,既然吴非让他出手,他就当仁不让,不过他出手还是留了分寸,仅仅使出了七分的力道。

    当初王良飞遇到莫珈康,被对方布下阵法,几乎是一筹莫展,若非最后时刻用出神器级的重剑,胜负还真不好说。

    钟老二的年纪和对战经验,当然远在王良飞之上,所以出手的时机恰到好处。

    吴非眼中精光闪烁,他身子不动,盘龙盾忽地一挡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钟老二的七节棍被挡了回去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钟兄,何必留手?”

    钟老二猛地一惊,暗道:“他竟然能看得出我留手,果然有些门道,我倒不可以小看他了!”当下身子前冲,呼地又一棍扫出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相距不过五尺,眼看吴非无处可逃,必须和钟老二短兵相接,但诡异的是,一道白光闪过,吴非竟然堪堪避过了钟老二的正面一击。

    钟老二微微诧异,两人身子错开的同时,他伸左手一掌向吴非胸口印去,他的掌力浑厚凝重,自信吴非就算能挡住,也必然被动。

    但事与愿违,钟老二这一掌的掌力却落了个空,他眼前一晃,吴非身子居然一个金刚铁板桥,就那么贴着地面让了过去。

    钟老二冷哼一声,毫不犹豫抬腿下踩,但吴非身子一挺,像只青蛙般从一侧跃出,向院墙边上纵去。

    钟老二自然得势不饶人,他掌击棍扫,始终追着吴非,数招之后,两人的距离从五尺缩小到三尺,他觉得自己的掌力已经刮到了吴非的衣角,只差一点而已,这时吴非已经被逼到小楼的墙边,眼看他已经无处可逃,钟老二猛地双掌推出,喝道:“林师弟,认输吧!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笑声中,一个柳燕穿林从钟老二的腋下穿出,钟老二心中惊道:“不好,这小子体技在身,我上当了!”他这一掌掌力得太实,若是打不到吴非就要打在墙上,这面墙上还有一排竹架,架上的辣椒坛子若是被他打破,这一场比试就算他输!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钟老二此时收住掌力也已晚了,谁知他双手朝天,那向前的掌力立刻朝天上去。

    呼地一下,小楼顶上的屋瓦震得颤动摇晃,差点就掉下几片,不过值得庆幸的是,因为距离稍远,那些瓦片滑出数寸,并没掉下来。

    钟老二暗叫一声:“侥幸!”他心中恨恨道:“这小子太狡猾了,他先前故意用条件限制住我,差点让我上当,我若是输了,绝不是打不过他,而是被他阴谋诡计的圈套所害!”

    吴非回到了院中,笑道:“钟兄,不用手下留情!”

    钟老二哼了一声,转过身来,他手一伸,一柄巨大的开山大斧出现在手中,吴非讶然道:“这么大的乌金大斧,可以卖很多钱啊!”其实这把开山大斧并非纯乌金,比起他荆棘山里获得的两件法器还有不如。

    外面看热闹的人却是都替吴非担心,这钟老二动了真怒,未必会跟你讲规矩,他真的输了,那就不是论胜负,而是论生死。

    祁镇主看得眉毛直跳,钟老二的开山大斧一出,很少有对手能完整地回去。

    钟老二眼睛放光,道:“小心了!”开山斧一抡,一道金光拦腰截来,吴非叫道:“来得好!”身子一弹高高跃起,那道金光从他脚下掠过,直劈到院门口,院外人群一起蹲下身子,但金光仅仅劈到院门口,随即就消散不见。

    霍东飞心里竖起大拇指,暗道:“二哥控制力道的本事越来越强了,这么长距离的力量收,在半年以前他还做不到,看来突破到假丹境指日可待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