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 欺负我兄弟!

    骆驼曹怔在那里,脸上表情无比震撼,他自从摔驼背以后,性格扭曲,总觉得世道不公。吴非朝他笑笑,挥手道:“好了,我也没什么要说的,既然你没有消息给我,那你就走吧!!”

    骆驼曹眼中忽然流下泪来,他扑通一声跪在地上,嘶哑地道:“不,非爷,我有话要告诉您,我不说出来,死也不走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开启了一个隔音结界,众人只见骆驼曹在吴非耳边说了片刻,吴非最后说了几句,骆驼曹使劲地点头。

    林兮涵对晏畅道:“你看你非哥,对人多好,这叫以德报怨!”

    晏畅脸上满是懊悔之色,道:“是,我知道错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让骆驼曹离开,又转回来道:“不好意思。”

    钟老二抱拳道:“都说小竹林的药修西北第一,钟某虽然没机会见你们药修开鉴比试,但今日非兄出手让人大开眼界,佩服,佩服!”

    吴非笑笑,一指院里满地的辣椒酱,道:“这位晏老板,跟我有过命的交情,先前两位对他很是不善,我这做哥哥的得给他讨回场子啊,两位说说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钟老二看吴非刚才对骆驼曹,觉得他应该是宽厚之辈,眼下这么说话,是给朋友找回场子,他望了一眼霍东飞,歉然道:“是我们兄弟有眼无珠,非师弟开出价码来,我们照单赔偿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脸色忽然变了,他冷冷一笑,道:“这位霍兄,你不是要断我兄弟手足么,在下没那么残忍,你给我一条胳膊或一条腿,这事才可以算了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惊愕当场,林兮涵拉拉他的衣袖,传音道:“你这是干吗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欺负我可以,欺负我兄弟绝对不行!”

    晏畅感动得连鼻涕都流了出来,道:“非哥,我没挨打,就是被他吓到了!”

    霍东飞猛地沉下脸,沉声道:“你以为自己得到西北精英弟子比试第六,就能目空一切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陇山三义,听名字应该是仗义之辈,但你们做的事却残忍无比,或许叫陇山三凶更合适,以阁下的行事手段,可以不问青红皂白断人肢体,也不知有多少凡人冤死在你手,先前你不是要向在下挑战么,在下接受了!”

    祁镇主忙上前劝解道:“林非兄弟,所谓不知者不罪,霍老弟言语是过了一些,但本性并没恶意,况且他也没有真的出手,现在霍老弟愿意赔偿你的损失,看在我这张老脸上,还是原谅他们一回吧?”

    吴非板着脸道:“作为镇主,在下觉得您没有保护到这里的住户,是您的失职,如果修为高就可以胡作非为,可以随意掠夺和处置凡人的生命财产,那新昶镇与魔道何异?”

    祁镇主其实也不是不想保护本地的住户,一则陇山三义名声在外,他轻易不敢得罪,二则晏畅两人不是本地的原住户,有些来历不明,三则祁镇主自忖不是钟老二、霍东飞的对手,他们的师傅阆波怪客公孙阆更是得罪不起,所以才没全力制止,此时他老脸一红,讷讷地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院外也不知是谁叫了声好,霍东飞冷眼扫过去,那一声好的下半句被生生咽了回去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觉得吴非挑战霍东飞是自不量力,且不说对战经验,就是修为上的差距都足以压死他。

    钟老二跨上一步,拱手道:“非老弟,这事我也有错,家师与贵派的燕沙法师有些交情,说起来,燕沙法师还是家师的晚辈呢!”他不提林燕沙还好,一提此人,吴非更是心中窝火,他冷冷道:“燕沙法师在下不熟。”钟老二点点头,道:“噢,那在下要问一下非师弟是跟谁学艺,家师和小竹林的几位法师都很熟。”

    吴非还没开口,林兮涵就插进来道:“你师傅认识蓝野长老不,非师弟现在是跟蓝野长老单独在笃性峰上修炼!”

    钟老二暗抽了口冷气:“师傅能攀上几位法师的关系已算不错,就算同样修为,要攀上小竹林的长老还是有些困难!”他们这次来新昶镇,真正的目的是到小竹林求药,想不到霍东飞莽撞,竟得罪了小竹林的林非,这下可是麻烦,两人动手,老三被对方伤了固然不好,但伤了对方,更不好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钟老二道:“原来非师弟是蓝野长老的弟子,得罪,得罪,先前我没制止住老三,要不你责罚我可好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怎么责罚?”

    钟老二道:“这里的损失,我们按行价的两倍来赔偿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霍东飞叫道:“二哥,这怎么可以!”

    钟老二扭头严厉地瞪了他一眼,霍东飞脸上很是不忿,却没有再开口。

    吴非摇头,笑道:“我给你两倍,你把四肢留给我,你觉得可以么?”

    钟老二有些意外,想不到吴非这么不好说话,他犹豫了一下,道:“这样吧,由在下向非师弟挑战,若在下胜了,我们照价赔偿,非师弟也不要再提什么留下胳膊之类的话,就当一个玩笑,若在下输了,我们两个任凭处置,可好?”他心中也有怨气,暗道:“你一个刚入第二层的小子就想越级挑战,简直做梦,若不是我们此行有求于小竹林,让老三动手,万一将你弄死,也就白来了!”

    吴非想了想,问霍东飞道:“你师兄的话作不作数?”

    霍东飞冷笑道:“当然作数,二哥若输了,你要我怎办就怎办!”

    晏畅这时也知道吴非和两人的实力差距,忙上前道:“非哥,算了吧,这事是我的错,我要听你的劝告,就不会有这些麻烦,别动不动打啊杀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拍拍晏畅肩膀道:“你知道我的脾性,我是不会胡来的,他们若真的在小竹林门口杀人,传出去是丢小竹林的脸,这事我得管,我若是管不住,自有管得住的人出来!”他这话的分量很重,那就是说此事陇山三义不给个说法,他绝不善了,小竹林也不会甘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