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 以德报怨

    霍东飞上下打量着吴非,按规矩,修为低的修炼者见到比自己修为高的,应执师弟之礼,当然,门派中的弟子遇到比自己高一层的散修,并不会太过谦恭。

    霍东飞忽然摇头道:“虽然传说中的林非修为不高,但我觉得你不是他!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霍东飞道:“你这样的修为还能进前六,当我是瞎子不成!”

    吴非郁闷地道:“那你觉得在下是什么人?”

    霍东飞肯定地点头道:“你就是这间黑店的幕后黑手,很好,敢冒充小竹林的弟子,今天正好一起抓了,瞧瞧你们究竟是什么目的!”

    吴非气极反笑,问道:“你凭什么断定在下不是林非?”

    霍东飞冷笑道:“那你敢不敢和我动手,在下自问不是云崀派胡灵的对手,你若战胜了我,我就认你是真的!”

    吴非一时无语,忽然身后有人扑哧一笑道:“非师弟,看来你的修为还要提高呀!”

    霍东飞转眼看去,就看见两个窈窕少女走了出来,这两个女子真是生得太好看,出尘脱俗简直仙女一般,说话的是前面那个绿衫女子,霍东飞张口结舌,手一指道:“难道你是林,林兮涵!”

    林兮涵走过来,笑道:“霍师兄,你见过我?”

    霍东飞完全变了一个人,干巴巴的脸上居然露出了笑容,道:“家师曾上山向清笛长老求药,我,我远远地见过您和您师傅!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我想起来了,你们是阆波怪客的三个弟子之二,是也不是?”霍东飞连连点头。

    林兮涵眼波盈盈一转,对麻脸汉子笑道:“那这位是6元还是钟忠?”钟老二修为虽然高处林兮涵不少,也不敢端架子,抱拳道:“在下钟忠,兮涵师妹好。”林兮涵道:“那我可以给非师弟和晏畅兄弟作证明么?”

    霍东飞连退两步,拱手道:“当然可以,当然可以,我们不知晏老板是林师妹的人,得罪、得罪!”

    钟老二和祁镇主这时也上前行礼,钟老二道:“原来晏老板和林师妹相熟,他怎么不说,害得我们误会一场!”

    晏畅心道:“我说出来你们信吗?”他摸着额头道:“好悬,你也没问我,差点就将我小命给取了!”

    林兮涵倚着吴非道:“谁叫你不听非师弟的话,一个人跑出来开什么山里红的店子!”

    院外看热闹的人群,听说里面是西北第一美女林兮涵,立刻起来,有人居然又挤到院中。

    霍东飞冷眼一扫,道:“谁踏进院中一步,哪只脚进的,霍爷就断他哪只脚!”人群急忙后退,先前挤进来的人,又挤了回去,连鞋子掉了都不敢捡。

    霍东飞见林兮涵靠近吴非,知道他们假不了,传说林非大闹大围教,坏了萧逸和林兮涵的订亲,看来传言是真的。他一转眼瞧见思思,这女子也是小竹林的服饰,却是一个凡人,禁不住心头一跳,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    林兮涵戏谑地道:“这是我师父的义女,她来自佛国,霍师兄要不要问一下她住在哪里,也去查一下?”

    霍东飞连连摆手,道:“不敢,不敢,清笛长老的义女,我怎么也不敢啊!”他口中这么说,其实并没有在乎之意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暗道:“听说小竹林的周边,有些散修并不买账,而且对小竹林的弟子也没有尊敬之意,一般是为了求丹药,才表面上低声下气,很多人求不到而结下仇怨,为数也不少。”他正思忖间,见骆驼曹悄悄往外走去,当下身子一闪,来到他身前,道:“站住,我是小竹林的林非,你有什么消息可以卖给我?”

    骆驼曹脸胀得通红,道:“非爷,我,我可没消息卖给您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那你告诉我,你卖给涂家兄弟的消息是从哪来的?”

    骆驼曹做出一副无辜的样子,道:“什么涂家兄弟,我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吴非上下打量他一番,忽然眼中闪过一抹异色,道:“请阁下先留步!”

    众人都以为吴非要开始报复,怎么说他也是小竹林的弟子,新昶镇离小竹林并不远,他随时可以喊人来帮忙,一个凡人胆敢算计修炼者,那是找死。

    骆驼曹瞧见吴非手中忽然白光一闪,心头猛地一寒,惊道:“你,你要干吗!”却见白光过后,吴非伸手在他背上猛地一拍,骆驼曹只觉身子一轻,驼了十几年的后背竟然直了起来,他顿时惊喜交加,脸上神色要多精彩有多精彩。

    祁镇主和钟老二也都骇然变色,这小子的正骨治疗简直匪夷所思,他是如何做到的?

    之前吴非使用千里眼,意外看到骆驼曹背上的脊骨错位,他知道用灵力应该可以帮他恢复,只是这人对自己不善,吴非本不该出手治疗,但有霍东飞等人盯着,他不露一手,不足以震慑这些人。

    众人并不知道吴非有千里眼,一个药修,若有这样的神技在身,看病治人,自然是事半功倍。

    霍东飞刚刚注意力在林兮涵和思思身上,倒是没看清吴非如何出手。

    吴非拍拍手,点头道:“你的驼背,应该是十几年前意外摔伤错了筋骨而致,本来找个手法高明的医师可以治好,可是你一直打铁,就没恢复过来,好在遇到了我,我刚刚帮你正了筋骨,以后最好不要再干铁匠的营生,不然背又会驼了。”

    骆驼曹满脸惊愕,他的驼背,确实是十几年前从山上滚摔下造成的,也不知看了多少郎中、药修,没有一个能帮他治好。

    说到这里吴非顿了一顿,又道:“我观阁下之面相,现你脸上有阴戾之气,这股阴戾之气,应该是这十几年来积郁而成,你是不是经常有心痛的症状?”

    骆驼曹下意识地手抚胸前,这些年他心口总是隐隐作痛,还以为是背伤牵连,想不到是阴戾之气所致,不禁开口问道:“那小的这心痛之病,能否治好?”

    吴非微微一笑,道:“这个不必治疗,别人怎么看,那是别人的事,不用放在心上,多做些善事,心情舒畅,气顺了,阴戾之气便会消去,那时自然会好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