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 虫子、苍蝇和豆豉

    林兮涵开口道:“别犹豫啦,非师弟是担心你们的安危,他现在要安心修炼,万一他的仇家抓了你们来要挟他,他可难以保护。”晏畅双眼一翻,道:“仇家,谁啊,章少吗?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多了,除了章少,还有司马少、萧逸等等。”

    晏畅直摇脑袋,道:“萧逸我知道,是大围教的一只癞蛤蟆,司马少是哪里冒出来的扫帚星?”

    林兮涵咯咯一笑,道:“你是怎么知道萧逸的,亏你想得出,说萧逸是癞蛤蟆。”

    晏畅嘿嘿笑道:“来我这里买辣椒酱的,不少是修炼者,萧逸想跟你订亲,结果还丢了人,谁不知道!”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消息传得这么快,道:“那你还不下决心,快点把这里卖了?”

    晏畅心中不愿,口中道:“好吧,这事我知道了,会尽快处理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知道啥,不要拖延,快把这里卖掉,然后搬到别处去住!”他见晏畅不做声,知他心里还是不愿,又问道:“昊子的灵识是谁帮他开启的?”

    晏畅道:“是镇主,他有第三层的修为,我们这小镇的人,都是他开启的灵识,开启一次十块银石,就是度比赤霞夫人慢许多,开了半天才开成。”

    吴非本来是想麻烦乔婆婆,现在看样子省了,但他却一点也没有高兴的心情,道:“这事你都没问问我,那镇主是个什么人,他没有多问你们什么吗?”

    晏畅满不在乎地道:“没有啊,他一句都没问,收钱办事,问那些干吗?”

    吴非霍地站起,道:“他一句都没问,反而有问题,这里的凡人孩子一般是五到七岁之间开启灵识,至少他也应该问问昊子,为何这么大年纪才来开启,好了,这里不可以久留,你们要马上离开!”

    晏畅摇摇头,脸色并不好看,道:“不用那么着急吧,非哥,你今天来就是要让我离开这里吗?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暗道:“金钱和权力的诱惑就这么大,司马少可以让小魔女童青迷失自己,晏畅呢,他也被眼前的利益迷失了?”他心中忽然闪过另外一个念头:“晏畅这家伙既然想做一个有钱人,那我的神根草也不用愁怎么分,给思思和昊子就是,何必再苦恼?”

    吴非正想着要怎么说出神根草之事,忽然脚下一阵晃动,外面好像出了什么事,他收起隔音罩,就听见一个沙哑的声音喊道:“晏老板,我带朋友来看你了,你缩在里面不敢出来了么?”

    晏畅恨恨道:“是骆驼曹,这个老家伙,又带人来敲诈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他听到过骆驼曹的名字,这人好像是镇上的一个铁匠,上次涂思涂琪来小竹林找他麻烦,不就是这个叫骆驼曹的家伙卖消息,他不但卖消息,那块阻断传送的黑石,搞不好也是他送给涂家兄弟的!

    楼下的伙计和那老者此时站在下面朝晏畅做着手势,晏畅哼了声,回头对吴非几人道:“非哥,我去处理一下,你们在这里等我。”

    吴非起身道:“我陪你去。”

    晏畅摆手道:“不用不用,你在这里等我好了,这种人,给点钱就能打!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心中却是有些失望,晏畅对自己的感觉明显不如以前亲近,为什么人能共生死,却不能共富贵?

    外面乒乓之声不绝,晏畅快步走了出来,就瞧见院子中的辣椒坛子大部分已经被砸得稀烂,辣椒酱流得满地都是,院里站着三个人,有两人正在那里丢石块砸辣椒坛子,一个驼子站在两人背后,一脸的坏笑,正是骆驼曹。

    其他原本在院里排队的人都跑到院外,似乎对这两人十分害怕。

    吴非站在楼上,他推开窗,眉头不由又皱了起来,院子中的三人,扔石块的是一个修炼者,此人年纪在三十余岁,竟然是一位筑基修士,他背后两人,一人四十开外,长了一张麻脸,头上挽着一个硕大的髻,他的修为竟是第三层高阶,另外一人则是个驼子,佝偻着站在那里,脸上似笑非笑,显得三分奸诈、七分猥琐。

    晏畅心中肉痛,但依然满脸堆笑走过去,一边阻拦一边道:“道君住手,请住手,我就是老板,有什么话大家好好说不成么?”他往四下看,那两个请来的保镖不知跑哪里去了,人影都不见,不由心里暗骂:“我每个月十块银石请你们,居然关键时刻走人,真是一点信用都没有!”

    三十余岁的修炼者丢完一块石头后停下手来,道:“晏老板,你终于出来了,你知道你卖的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晏畅一边作揖一边道:“山里红啊,我这里只卖山里红。”

    那人一指自己鼻子,道:“老子叫霍东飞,上个月在你这里买了一坛山里红!”晏畅哈着腰笑道:“是,是,霍爷,多谢霍爷您照顾小的生意。”

    那霍东飞从宝囊中取出一个辣椒坛子,啪地砸在晏畅身前,里面的辣椒酱立刻溅了他一身。

    晏畅吓了一跳,随即又恢复了笑容,道:“霍爷您不喜欢这味道,回头我加倍把钱退给您!”

    霍东飞一摆手,骂道:“你这种凡人的杂碎,你以为爷我是来敲诈你的么!”

    晏畅心中窝火,可是不敢作,暗道:“你不是来敲诈是什么?”

    口中却道:“是,霍爷您这么高的修为,我们这种凡人怎么配跟您相提并论。”霍东飞一指地下道:“你瞧瞧你的山里红里有什么,这一坛山里红,至少有几千只虫子、苍蝇,你让爷我吃虫子!”

    晏畅看了一眼地下,苦笑着道:“霍爷,您,您买的这一坛,乃是豆豉山里红,那些黑黑点点不是虫子苍蝇,是豆豉!”

    霍东飞疑惑地看了一会,冷笑着道:“豆豉是个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院外看热闹的人群出一阵叹息,豆豉山里红可是晏老板的独门秘制,想要买到一坛那是千难万难,这位霍爷居然把豆豉当作虫子和苍蝇。

    晏畅道:“豆豉一种黑色的豆子,做山里红的时候放在一起,特别香,这个是可以吃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