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 晏大老板

    蓝野长老哈哈一笑,道:“既然清笛长老都答应了,那我还有什么不准的,这样吧,老夫对你可以再宽松一点,你办完事,明天早上再来笃性峰找我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谢过,心中却想道:“我要送思思回来,看来今晚还要回狼牙峰将就一晚,但林向善那人不好说话,要不我去木小熊那里挤一下算了?”想是这么想,他还不知道木小熊住在哪里。

    蓝野长老见吴非和清笛长老似乎还有话说,便递过一块竹牌,道:“那老夫先走了,你明天早上来笃性峰找我,这竹牌上有指示,可以带你上山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竹牌,鞠了一躬,恭送蓝野长老离去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见蓝野长老离开,对吴非道:“你在这里等着,一会我让思思来这里与你会合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可怜兮兮地道:“师傅,我可不可以和非师弟一起去,顺便也好护送思思回来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望着两人,觉得他们真的十分相配,终于还是硬不下心肠,叹息一声道:“可以,不过你们一个月只能见一次,今天去了,这个月你们就不能再见了,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林兮涵露出微笑,连连点头道:“弟子知道了,弟子愿意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,觉得林兮涵像是清笛长老的女儿,两人的神情在很多方面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等清笛长老离去,议事厅门口只剩下吴非和林兮涵,林兮涵问道:“神根草只够两个人用,你给思思用了,那晏畅和昊子,你选谁用?”

    吴非手一挥道:“他们三个都要用,晏畅和昊子是我从大明带来的,思思跟我有生死之交,又是我神奴,谁都不能丢下,虽然现在只弄到两个人的份,听说舒城有,我想办法再弄一份回来!”

    林兮涵推了他一把,道:“我是问先给谁用?”

    吴非挠挠头道:“我也不知道,想让他们抓阄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兮涵撅起嘴唇道:“你为什么不问问我的意见,如果是我,先给谁用?”

    吴非不好意思地笑道:“对,对对,没有你,神根草也不会归我,这事应该你来决定!”

    林兮涵用手指戳了吴非脑门一下,道:“你是不是喜欢思思那丫头?”

    吴非急忙摆手道:“没有,没有,思思就像我亲妹妹,我对涵儿你才是真喜欢!”

    林兮涵面上一红,忽然幽幽地叹息一声,道:“如果有一天,你不喜欢我了,我也不介意你去找其他喜欢你的女人好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道:“不会,只要涵儿师姐不赶我走,我就一生一世守在你身边,每天能这样看着你,就满足啦!”

    林兮涵闻言禁不住鼻子一酸,眼泪又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吴非有些手足无措,道:“好端端地哭什么,我又没欺负你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捶着吴非胸口道:“你欺负我了,你就是欺负我了!”

    忽然外面有人轻轻咳嗽一声,两人急忙分开,回头一瞧,现思思正站在离两人不远的地方朝他们笑。

    林兮涵嗔道:“死丫头,居然来了也不吭声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我才刚刚来,清笛长老说主人找我,我还以为他和我有心灵感应,会知道我来了!”

    吴非拉过思思仔细端详,问道:“你的伤好了么,这么久没见,你好像瘦了。”

    思思鼻子一酸,差点流下泪来,道:“主人您还记挂着思思,思思太高兴了,我的伤基本已好,清笛长老说,再过几个月就能彻底治愈,没有后患。”

    吴非皱眉道:“还要过几个月呀,严小寿那厮太可恶了,害你差点没命。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我快好了,主人您就放心修炼吧!”

    吴非又拉起林兮涵的手,对思思道:“我和涵儿师姐已经订亲了,你要恭喜我们吧?”

    林兮涵呸了一声,满脸绯红道:“什么订亲,你送我的礼物呢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三天前在大围教订亲的,礼物就是我把自己送给你!”

    林兮涵哼了一声,道:“师傅说了,在你筑基成功前,不要想将我骗到手!”

    思思作出嫉妒的神色,道:“对了,主人,您找我有什么要吩咐,不是要我来听你们说这些肉麻的话吧?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要办正事,立刻颜色一正,道:“走,我们去找晏畅和昊子,我有事要和你们几个商量!”

    思思道:“主人,这有什么好商量的,您说怎么办就怎么办,思思一定坚决赞成。”

    吴非神秘地一笑,道:“先走再说。”

    三人出了山门,吴非使用了一块蛟云石,将三人送到新昶镇附近。

    新昶镇是靠近小竹林最近的一个小镇,人口不多,整个小镇不过几百人,平时街上冷冷清清,没有几个人走,但是现在街上却熙熙攘攘,开了不少店铺。

    吴非三人来到晏畅两人租住的小屋门口,现这里跟几个月前大变了样,小屋的外面不知什么时候围出一个大院,院里不少人排成一条长队,似乎在等着什么,院子角落里放着数个大水缸,水缸后面立着数排竹架,架上整齐地码放着一个个坛子,有点像酒坛,空气中却弥漫着一股酱香之味。

    原先的小屋已经不见,取而代之的是一栋新建的双层木楼,若非这木楼的式样是仿了麓风书院的结构,吴非还真以为晏畅、昊子从没来过这里。

    “晏畅,晏畅!”

    吴非两条眉毛拧到一处,朝着里面大声喊道。

    木楼门口站着两个中年汉子,他们听见吴非在外面叫喊,脸色很是不善,若非吴非是修炼者,身边两个女孩又长得太美,早就呵斥他了。

    一个长脸汉子喝道:“你乱叫什么,没看到大家都在排队,你要找晏大老板,先到后面去排着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惊奇的是,这两个看门人,居然都是修炼者,修为还到了第一层凝气境。

    排队的众人中,也居然有几个修炼者,虽然修为不高,但和凡人相比,他们的身份鹤立鸡群,今天竟在这里老老实实排队,实在让人有些摸不着头脑。

    吴非一愣,道:“晏大老板,晏畅这小子什么时候成老板了?”他随手取过一个坛子,揭开盖子一瞧,现里面竟是一坛红红的辣椒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