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 做个和事佬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刻,也没人再问林兮涵的选择,因为她的行动已表明了一切。

    何亦飞笑着将紫云晶递还给萧逸,道:“是你的,不是你的也是你的,不是你的,是你的也不是你的。”

    萧逸有些颓然,接过紫云晶一言不,转身而去,萧长老阴沉着脸,他朝众人拱拱手,随后跟出。

    易自伶嘿嘿一笑,对林之羽道:“之羽掌门,今日之事只好作罢,就算我们大围教高攀不上这门亲事!”

    林之羽有些难堪,道:“易掌门,您这话言重了,我们小竹林的本意绝非如此!”但易自伶板起脸,再也不看他。

    座中一时无语,大家都明白,大围教和小竹林这个梁子也是要结下了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哈哈一笑,将吴非拉到自己身边,对众人道:“这孩子是我的晚辈,说起来老夫和他有些渊源,这次比试前,老夫本来答应了他一个请求,但事与愿违没有办妥,不过还好他自己办到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有些奇怪,冰山长老这话是什么意思,今天大围教丢的脸可不算小,难道冰山长老要出面说情?

    易自伶心头一跳,问道:“夕长老您和这孩子有渊源?”

    司马少脸色也是一变,他觊觎吴非的蓝月光,如果他身后站着冰山长老,自己要有图谋,还得多加小心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捋着胡子,扫视众人一圈,道:“是啊,说起来老夫也算是从这里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所有人面色都变了,如果冰山长老是从这里出去的,那他是哪一个门派,以前为什么要走,谁又得罪了他,这次回来,冰山长老是要报恩还是报仇?

    冰山长老见到大家神色凝重,哈哈一笑,摆摆手道:“大家不要误会,老夫离开此地已有六十多年,这次回来没有别的意思,也就是看看老朋友,解开一些以往的过节和误会。”

    众人听他这么说,脸色才略略松弛了些,一些小门派,若是得罪了第九层的高手,最好是趁早解散,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对易自伶笑道:“易掌门,贵派的浩辰长老现在还好么?”

    易自伶心头一紧,暗道:“难道得罪冰山长老的是浩辰长老?”他拱拱手,恭敬地道:“太上长老十年前闭关冲击第九层,到现在还没有出关,在下也不知太上长老现在修炼进展如何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六十多年前,冰山长老将误杀泥柯派弟子孙变牛的责任揽到自己身上,是大围教的浩辰长老出面逼迫,当时的小竹林掌门林墨寒才将他驱逐出山门,算起来,冰山长老找浩辰长老过节,完全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缓缓道:“老夫六十多年前的名字,叫林之轩。”

    云崀派的锦云子长老身子一震,他一直心存疑惑,觉得冰山长老特别重视小竹林,这次西北精英弟子的比试,他居然先去了小竹林,既然冰山长老以前的名字姓林,那他应是出自小竹林无疑了。

    易自伶心头一凛,六十年前的事他隐约记得一些,却是不太清晰,暗道:“难怪这次林之羽来,跟云崀派疏远,是有了长老会长老的背后支持,我想他怎么这么大胆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见众人都在倾听,便接着道:“说起来老夫很惭愧,那时我出手误伤了泥柯派的一名弟子,那人因伤重而亡,所以后来我被逐出山门。”

    易自伶心头一凛,他已经大致知道是件什么事,浩辰长老必是多管闲事,收了泥柯派的好处,向小竹林施加压力而导致冰山长老被驱逐,后来泥柯派覆灭,浩辰长老也受了前代掌门的责罚。他急忙向冰山长老施礼道:“等太上长老出关,我一定向他老人家禀报,到时我们一起去长老会向您赔罪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挥挥手,道:“有什么罪好赔的,老夫如果没有离开这里,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,福兮祸兮,这件事本来老夫提都不会提,只是怕大围教和小竹林结下什么心结,所以今日做个和事佬。”

    易自伶心里明白,冰山长老点出了他和小竹林的关系,自己以后若对小竹林有什么不妥的举动,那冰山长老就一定会替他们出头,他脸上神色有些不自然,道:“多谢前辈大度,当年之事虽然我不知道前因后果,但浩辰长老可能好心办错事,既然您这么说,那我先代他老人家向您致歉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却是越感激,他知道冰山长老出面说这些,有一半是为了他的缘故,因为大围教根本不需要找小竹林麻烦,就是让萧逸提出决斗,吴非也很难拒绝。

    司马少在一边看着吴非,眼神有些闪烁,也不知心里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吴非不记得这一晚是如何曲终人散的,他觉得能和林兮涵在一起,是这世上最幸福的事,不管以后要面对什么样的风雨,他都愿意承受。吴非没注意到的是,林兮涵朦胧的泪眼后,有一抹无法消弭的哀伤,这份哀伤很浓,浓到无可化解。

    这世上的爱,有些人可以承受失去,有些人却不能放手。

    回到小竹林,是在三天之后。

    林之羽在演武场召集了所有弟子,将本次比试的战绩对大家公布,听到吴非意外顶替林雨双,获得本次精英弟子比试的第六名,整个小竹林为之轰动,这是小竹林近年来的最好比试成绩。

    场下最高兴的自然是木小熊,他鼓掌鼓到手都肿了。

    “非师兄就是牛,我们以后要跟着他混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哼道:“你想跟他混,他还不一定要你呢!”

    木小熊笑道:“我肯定要,他不要你却是有可能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气得一巴掌打去,道:“你又故意气我!”

    木小熊哈哈一笑,道:“你要跟着我,就也要跟着非哥,你要不想跟我,跟谁我都不管。”

    恺笑笑大怒,道:“我为什么要跟着你,你以为你长得很俊么!”

    木小熊道:“我觉得我蛮俊的,至少不比非哥差吧!”

    恺笑笑哼了声,再不去理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