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 宁负苍天不负卿

    冰山长老对易自伶询问道:“老夫以为何掌门所言有理,不知易掌门意下如何?”

    易自伶心里郁闷,前几天萧长老和萧逸来找他帮忙,他觉得并不难办,所以满口应承下来。昨天易自伶找到林之羽,提出两派结盟和林兮涵的订亲,要知道小竹林对云崀派的压制一直不满,如果找大围教靠着,立刻就可以摆脱云崀派,所以林之羽马上答应,当初他就对林兮涵嫁给萧逸格外用心,所以才让清笛长老口头承诺,要不然也不会有现在的麻烦。

    此时冰山长老这么问,易自伶也不好拒绝,但他又不甘被众人要挟,沉吟片刻,才开口道:“今天是大围教与小竹林结盟,萧逸和林兮涵两个晚辈订亲,不能因为这点枝节就取消吧?”他强调了结盟,意思很明显,如果小竹林悔婚,那结盟之事也不用再提。

    林之羽咳嗽了两声,他明白今天要把林兮涵和萧逸的亲事订下,怕有些困难,于是拱手道:“今日长老会的夕长老在这里,还是您来定吧!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笑道:“好,那老夫来做主,兮涵姑娘你可愿意?”

    林兮涵点点头,低声道:“我,我愿意,只是我怕辜负了非师弟,我,我其实是配不上他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所有人都万分惊讶,冰山长老还没有问林兮涵选谁,她这么说,显然不是觉得吴非不好,而是觉得自己白璧有瑕。

    萧逸脸上肌肉扭曲,林兮涵这么说,让他跟吴非相差了不止一个档次,他觉得自己今天很丢人,而且丢人丢到了家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道:“好,既然如此,老夫就来问你,你可愿意在林非和萧逸两个人中,选一个作为自己的修炼爱侣?”

    林兮涵红着脸垂下头去,道:“我,我愿意。”

    萧逸忽然叫道:“我反对,这不公平,林非他在小竹林天天和兮涵在一起,日久生情,让她在大围教修炼一年看看,我必然能让她改变心意!”

    萧长老摇摇头,他对林兮涵并不满意,如果让他选儿媳,冬薇才更适合,偏偏萧逸这小子死脑筋,就认准了林兮涵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这时冷冷开口道:“兮涵跟我住在笃见峰上,轻易不准下山,小竹林的男弟子一律不准上来,萧师侄此言差矣!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捋着胡须道:“不错,老夫要上山,都要找人传话。”

    萧逸争辩道:“反正不公平,我要在小竹林,一定会想办法每天偷偷去见面的,几位长老又怎么知道了!”

    何亦飞拉过林兮涵,抚着她秀笑道:“你情我愿,有什么公平可讲,萧世侄,林姑娘现在可还没作出最后的抉择呢!”

    司马少道:“是啊,萧师兄,我们不妨听听林姑娘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萧逸脸色十分难看,他见林兮涵看也不看自己,而其他人都是一副看他好戏的样子,心里说不出的郁闷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对吴非和萧逸道:“虽说没有绝对的公平,但老夫还是要给你们一个机会,你们各自想一下,每人对林姑娘说两句话,再把订亲的信物拿出来,让兮涵姑娘做选择,可好?”

    到了这个时刻,萧逸没有选择,正懊恼间,他忽然耳朵微微一动,回头就见萧长老朝他点点头,萧逸好像得到提示,胸部一挺,瞪了一眼吴非,抢先一步走到林兮涵面前。

    林兮涵被何亦飞推到中间,她低着头,似乎依旧不想看见萧逸。

    萧逸咳嗽了两声,终于开口道:“兮涵,我这个人你可能还不了解,但我是真心对你好,你可以选我,或者不选,但我是真的喜欢你,希望你能接受我!”他说完,从宝囊里掏出一个精致的玉盒打开,送到林兮涵面前,里面是一块璀璨夺目的蓝宝石。

    司马少低低赞了一声,道:“呀,紫云晶,这是极品的紫云晶,有钱也买不到!”

    众人看见林兮涵抬起头,眼神有些诧异,萧逸这话说得情真意切,十分打动人,但那块紫云晶林兮涵却没多看一眼。

    何亦飞忽然伸手替林兮涵接过玉盒,道:“萧世侄说完了么,那就请林小友来说吧!”

    大家都朝吴非望去,萧逸一出手就是紫云晶,这可是一般修炼者一辈子都无法得到的好东西,云晶之类的宝石,对于道侣和双修十分有益,它能将两个人的修为互相补充融合,最高据说能达到成倍的修炼效果,天下不知多少修炼的少女,做梦都想自己所嫁之人拥有一块紫云晶,而吴非能拿出什么来打动林兮涵,众人实在心中没底。

    云崀派掌门冬岳波单手托着下巴,饶有兴致地望着吴非,他知道女儿这些日子都跟这小子混在一起,但他实在看不出吴非有什么好来。

    萧逸瞥了一眼吴非,默默退到一边。

    吴非就那么走到林兮涵面前,双目注视着她,一个字都没有说。两人凝视着,纵有万语千言,此刻也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众人心里都跟明镜一般,吴非虽然什么都没有说,但两人之间的心灵默契,任谁都可以感受到,此时除了萧家父子,竟没有一个人想要出声打扰他们两个。

    良久,林兮涵的双目中早已盈满泪水,她微微摇着头,似乎要抗拒自己,又似乎在克制。

    吴非微张开双臂手轻轻唤道:“涵儿——”

    林兮涵再也控制不住,嘤咛一声扑入吴非怀中,呜咽着啜泣起来。

    抱住林兮涵的那一瞬,吴非心底没来由地一痛,他已在心里誓,这辈子一定要好好对涵儿,哪怕宁负苍天也不负卿。

    此时,易自伶身后垂手站立的一个女弟子,忽然伸手掩住自己的鼻子和嘴转过身去,她的泪水也已夺眶而出,这女弟子不是别人,正是黎影,从吴非进入到这里,就没有现她的存在。

    吴非没有看见的,还有一人,那就是冬薇。

    冬薇站在父亲冬岳波的身后,清楚地看清了这一幕,口中轻轻道:“你,你不听我的话,总有一天会后悔的!”

    冬岳波微微一笑,回头道:“后悔又如何?”

    冬薇咬咬牙,摇头道:“没啥。”冬岳波拍拍她肩膀,此刻,他忽然觉得女儿成熟了不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