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 师弟,师叔

    萧长老站在易自伶身侧,他心里极其不悦,暗道:“将这小子赶出去就成了,哪有那么多废话讲,上次就是我没亲自去小竹林,姓南的那个老糊涂,办事也是不利!”他见易自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,此时也不好跳出来,只能恨恨地盯着吴非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却是饶有兴致地道:“司马少主有话请讲,老夫想听听你们年轻人的意见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点点头走了出来,他踱到林兮涵面前五步距离时停下来,问道:“林姑娘,在下想问的是,你是否喜欢你这位林非师弟?”

    林兮涵见大家都望着她,脸上一片绯红,犹豫着正要回答,林之羽道:“涵儿,你可要想清楚,不要再犯糊涂了!”

    见到掌门这么说,林兮涵点点头,迟疑地说道:“我,我一直把林非当作师弟!”

    吴非听到这话,身子一歪差点栽倒,叫道:“师姐,你是在骗自己!”他心里想道:“你不喜欢我,干吗传我音遁术,又替我弄来珍贵的丹药和千里眼,我们一起同生共死,从灵石镇到嵩江府,从麓风书院到小竹林,难道你还放不能将我当作你的知己?”他觉得小竹林逼迫林兮涵嫁给萧逸,实在是将门派利益放在第一。

    萧逸哈哈大笑,他走过来道:“大家听见了吧,涵儿根本就是把他当师弟的!”

    司马少对萧逸一摆手,道:“请少安毋躁,容许在下问完!”

    萧逸虽然横眉怒目,但对司马少还是不敢不敬,当下强忍怒气恭听。

    司马少转身对林兮涵又问道:“林姑娘,在下想问问你对这位萧师兄的观感是如何的?”

    林兮涵低着头,声音有些坚决,道:“我,我一直将萧师叔当前辈,从没想过要嫁给他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满场愕然,林兮涵竟然两个都不选,一个当师弟,一个当师叔,那谁能当爱侣?

    萧逸脸上通红,怒道:“我哪里是长辈,我比你也大不了几岁!”

    司马少瞪了萧逸一眼,继续问道:“那林姑娘是否已经有了心上人?”

    林兮涵眼中充盈了泪水,半晌才低低道: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吴非双拳紧握,道:“师姐,子焕师弟已经死了,你不要再放不下,这样下去,何时才能解脱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听到林子焕的名字,低头默然。

    众人这时有些明白过来,原来林兮涵喜欢一个叫子焕的师弟,但是那人已死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点点头,道:“逝者已矣,但修炼之道漫漫,虽说一切随缘,但心魔不除,以后也很难精进,林姑娘,你若是想在这条道上走下去,老夫要劝你一句,只有放下,才有开始!”

    萧逸点头道:“是啊,兮涵,你跟我一起修炼,我会帮你摆脱心魔,突破到新的境界!”他伸手想去抓林兮涵的手,林兮涵身子一缩,躲到吴非身后。

    这时北岭派掌门郝吉才摇着头,似乎自言自语地道:“不对呀,姑娘若是不喜欢林非,干吗不躲在萧师叔身后呢?”

    萧逸听到这话,气得眼中要喷出血来,郝吉才这话的言下之意十分明显,如果林兮涵不跟吴非好,那就更不能跟萧逸好。

    不少座中的掌门和长老都不住点头,太围门掌门何亦飞站起来走到林兮涵身边,搂住她肩头道:“涵儿,修炼者最好还是要找一个归宿,如果自我幽禁,很容易心神失守,说不定哪天就走火入魔,难得这里有这两位少年俊杰喜欢你,今天不如做一个决断,萧逸和林非你选一个,可好?”

    郝吉才大声应道:“何掌门好主意!”

    有了第一个带头,东岭派掌门蒙愫生也附和道:“好,我也赞成!”

    接着,中岭派掌门司徒空也点头,除了大围教的几人,其他门派不是赞同就是默许,这件事与他们无关,自然看好戏。

    眼看大部分人都点头赞同,司马少却忽然抚掌笑道:“对不住,在下以为,何掌门的建议不太妥帖!”

    萧长老几人对司马少一开始跳出来十分气恼,以为他是站在吴非一边,此刻不知他为什么忽然转变。

    司马少道:“何掌门若真是为了林姑娘好,应该促成萧师兄的姻缘才是!”

    何亦飞笑道:“司马少此话怎讲?”

    司马少道:“爱一个人不是嘴上说说,您看,萧师兄今日是诚心诚意要和林姑娘订亲,这样的痴情之人非常难得,我相信他可以给林姑娘的更多,林非,你若是为了林姑娘好,应该放弃才是!”他言下之意,吴非不过是一个普通修炼者,既没背景也没深厚修为,以后从门派中出去,说不定像浮萍般漂泊,连自己都保护不周,还怎么给林兮涵幸福。

    何亦飞笑道:“司马少,你可不要小看林非,说不定他以后的成就,远在你我之上。”

    郝吉才也点头道:“虽然这次比试他只得了第六名,但他的修为可是刚刚才到淬体境!”

    司马少并不认可,道:“在下并非觉得身家修为如何重要,而是以林姑娘的气质相貌,应该看得更远才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古人云,愿得一人心,白头不相离。在下觉得做人最大的幸福,乃是彼此相知、相守,愿倾我所有,予彼所求。若是为了修炼,放弃自己所爱,自己所求,那又有什么意义?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点头,不少人陷入沉思,吴非所言极是,那些修炼者一旦入道,亲情、友爱全都放弃,那这样的修炼不是正道。

    何亦飞讶然道:“说得好,这位非小友字字珠玑,下次有机缘,要来我们太围门做客,妾身一定要听听小友对修炼之道的感悟!”

    林之羽正为要失去大围教的结盟而郁闷,想不到何亦飞对吴非生出好感,一时有些患得患失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多谢何掌门抬爱,晚辈有机缘一定上门讨扰!”他觉得何泰康为人傲慢,其母倒是谦逊有礼,值得一交。

    司马少碰了一鼻子灰也不介意,他本就是来看热闹的,先前他对吴非的蓝月光有图谋,想到这小子攀上了何亦飞,别人下手怕是要有顾忌,不过五十万银石,天下也没几人能拒绝,心中冷笑道:“你就算最后得到了美人,也无福消受,一个真正的修炼者,那是以飞升为最终境界,怎么可以让情爱羁绊住自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