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 涵儿,你跟我走!

    木台中间的门口,有数名大围教弟子守着,他们一见吴非奔来,当先一人急忙阻拦道:“对不起,这里非请勿入!”

    吴非哼了一声,道:“萧逸,萧逸在不在里面,我要找他!”

    当先那人是门口负责的守卫,他上下打量吴非,道:“你是小竹林的林非,这次比试的第六名,不过对不起,今晚你还没资格来这里!”

    有两个弟子上前拉住吴非,吴非挣扎着道:“不要拉我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为那人冷冷道:“今日萧师兄在里面订亲,有什么事以后再说!”

    吴非大怒,身子猛地用力往前冲,叫道:“什么订亲,他这是逼婚,兮涵师妹不能嫁给他,让我进去!”

    为那人怒道:“你再在这里喧闹,休怪我们将你抓起来!”

    阻拦吴非的弟子修为都在第二层,吴非冲了两次,都冲不过去。

    为那人见吴非一双眼瞪得通红,猜测他心性已乱,吩咐道:“抓起来!”话音刚落,只见白光一闪,挡住吴非的两名弟子觉得身子猛然迟钝,接着肩上一阵刺痛,惊愕之间,吴非已经越过两人,冲进了结界的大门。

    吴非一冲进去,就瞧见里面围坐着一圈人,坐在正中的是冰山长老,冰山长老边上一人居然是司马少,两人左右各自坐着各派的掌门和长老,萧逸和萧长老端着酒杯站在众人边上,似乎正在敬酒,见到吴非这么莽撞地冲进来,大家脸上都露出诧异之色。

    此时门外守门的大围教弟子呼拉拉冲了进来四五个,为那人一进来就指着吴非叫道:“掌门大人,这小子擅闯进来,还割伤了守门的两个弟子!”

    易自伶目光一暗,朝林之羽望去,林之羽霍地站起来厉声喝道:“林非,你这是做什么,还不给我出去!”

    吴非扫视过去,现清笛长老身畔坐着一个翠衣女子,正是林兮涵。

    此刻林兮涵正抬起头来,她娇美的脸庞上,双目有些红肿,好像刚刚哭过,看到吴非进来,她脸上猛地一喜,但随即又露出悲哀和无奈之色。

    吴非不管三七二十一,几步来到林兮涵身边,去拉她的手道:“涵儿师姐,你不能嫁给萧师兄,跟我走!”

    林之羽大怒,一拍桌子,身子已经挡在两人面前,喝道:“兮涵嫁给谁,哪里轮到你来做主,再不出去,别怪我门规惩治!”

    吴非怒视过去,朗声道:“掌门大人,林兮涵从没喜欢过萧师兄,大围教一再逼婚,这不是大门派的风范,所谓强扭的瓜不甜,强求的姻缘不圆,弟子恳请掌门大人做主,替兮涵师妹退掉这门婚事!”他一直称林兮涵为师姐,但心底却只把她当作自己的小师妹。

    林之羽一只手高高举起,正要拍下,清笛长老忙伸手拉住他,对吴非道:“林非,你还是出去吧,这里不是你来的地方!”

    吴非又向冰山长老看去,之前他曾拜托冰山长老跟大围教斡旋,想不到冰山长老没有起到作用,现在才出现了这样的局面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有些尴尬,他跟大围教掌门易自伶说起过这事,但易自伶一句话就将他顶回去:“小辈的事,我们这些老人家去操什么心?”

    见到冰山长老露出愧歉之色,吴非知道现在自己无人可靠,他转向林兮涵,问道:“兮涵师妹,你告诉大家,你不喜欢萧师兄是不是,只要你说是,我拼了这条性命也要让你退掉这门亲事!”

    林兮涵使劲摇着头,紧紧咬着嘴唇。

    众人此时也都望着林兮涵,看她是什么表态,大家都以为,是林非爱上了林兮涵,而林兮涵也芳心有所动,只是遇到萧逸这样的年轻俊杰,她一时两难,无法取舍。

    吴非问了几遍,林兮涵忽然下了决心,她推开吴非,从牙缝中挤出两个字,道:“你走!”吴非一震,身子如遭雷击,讷讷道:“兮涵师姐,你,你不要我了么?”

    萧逸此时早已按捺不住,怒道:“林非,我和兮涵早就订了亲,今日乃是正式举行个仪式,你这样胡闹是什么意思,来人,将这小子给我抓起来!”

    吴非他四下一望,见大围教的几名弟子挥舞着刀剑正朝自己奔来,他牙一咬,蓝月光乍然握在手中,喝道:“你们不要过来,谁过来,我就和他拼命!”

    那几个弟子被吴非气势压住,身子一顿,离他七八尺的距离便不敢再上前。

    易自伶一拍桌子,这些不成器的弟子当着这么多人的面,居然畏缩不前,真是丢尽了自己的脸。那几个大围教弟子见到掌门的脸色,心中一沉,急忙摆刀剑准备动手。

    “且慢,等一下!”

    忽然有人出声,众人转头一瞧,只见司马少在位上缓缓站起,他环顾四周道:“这件事有点意思,我们修炼之人讲求的是境界,随缘随性,随遇而安,在下斗胆,想插几句,不知该也不该?”

    易自伶刚才正要怒,他心里暗骂道:“是谁这么不长眼,竟在这个时候插手管闲事,当我大围教不存在么!”见到起身的是司马少,他顿时压下了怒火,这个时刻,除了冰山长老,就是司马家的面子他要给。

    吴非极其讨厌司马少,见他忽然出头,知他未必安了好心,但此时此刻,他也没有别的办法,只道:“司马少有话请说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哈哈一笑,看着易自伶等人道:“在下年轻,有些话若是说得不好,还请各位前辈多多担待。”他看着林兮涵,心里却想道:“这少女真是美得无可挑剔,只可惜修为太低,家世门派也差了些!”

    在司马少心中,一个最佳的双修道侣,应该修为过他才行,否则对自己没有任何提升,光是为了好看,随便找些漂亮的女修来玩玩就是,像童青这样的,一抓一大把。说起来,司马少唯一觉得符合要求的女修,就是青潇派的乌杏儿,据说乌杏儿不但容颜无双,而且修为也是屈一指,以十八岁的年龄,突破到了第五层结丹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