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 萧逸的布局

    司马少目中精光一闪,随即笑道:“果然好刀,好身手,我若不用法器,或许还不是你的对手!”他身子一动,又回到软榻上坐下,好像刚才完全没有出手一样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微微一颤,他感觉在司马少给他的感觉与先前完全不同,此人乍一看傲慢无礼、目中无人,但实际上极有心计,绝不是一般的修炼者。

    帐幔一挑,剑嗲的人影突然出现在吴非身前,他目光犀利地望着他道:“你跟少主动手了?”

    吴非只觉得一股凌厉的杀气袭来,不由退后了两步。

    司马少不悦地道:“剑嗲,我没喊你进来!”

    剑嗲转身弯腰道:“是,老奴怕少主随便与人动手,万一失手可不好交代。”

    “怎会,我自有分寸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态度傲气十足。

    剑嗲应了一声,这次他没出去,而是站到了司马少的身后。

    童青见剑嗲过来,自觉地站到了两个侍女边上。

    吴非一笑,道:“好,现在我可以走了么?”

    司马少摇摇头,道:“等一等,我想问问,这把刀叫什么名字,你怎么得来的?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蓝月光在他手上并不是秘密,至少胡灵也知道,于是道:“在下这把刀,乃是楚大师制作的仿蓝月光。”

    所有人身子都是一震,显然蓝月光的名声不小,而楚大师的名声也大。

    司马少双拳紧握,脸上出现喜色,道:“那我还想问问,这把飞刀是你的本命法器么?”

    吴非摆手道:“目前还不是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倨傲地道:“你的飞刀本少看上了,虽然割断心神相连有些麻烦,但是本少不嫌弃,你开个价吧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自己的蓝月光可是多少钱也不卖,这位司马少真是以为自己有钱不得了,断然道:“对不起,这刀我不卖!”

    司马少哈哈一笑,轻蔑地道:“我出十万银石,怎么样,这个价,可以买你的命了!”

    剑嗲没有看到吴非的飞刀,脸色一阵惊疑,正要开口去劝,司马少一摆手制止了他。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就算我的命卖了,这把刀也不会卖!”

    童青急得直跺脚,十万银石,就算是一个四五层的修炼者,大部分也没有这样的身家。

    吴非依然摇头,道:“在下说了不卖,就是不卖,请司马少不要再打主意了!”

    司马少淡淡道:“五十万,我出五十万,这是本少三年以来开的最高价!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童青脸上既是痴迷,又是羡慕,而剑嗲额头已经青筋直暴。

    吴非瞪着司马少,斩钉截铁地道:“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,这刀我不卖!”

    司马少回头朝剑嗲微微一笑,道:“五十万银石,你觉得是不是太高了?”

    剑嗲极力平复下心情,盯着吴非应道:“是!”

    吴非气得浑身抖,司马少见他抖,还以为吴非害怕,道:“本少不是不讲理之人,你还是考虑一下卖给本少,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考虑,你可以参加完这次舒城的精英弟子比试,再给我答复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我现在就可以给你答复,只有两个字!”

    司马少笑道:“哪两个字,是成交么?”

    吴非一甩手,道:“做梦!”言毕,再也不看厅中的几人,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剑嗲正要去追,司马少懒懒道:“让他去好了,我相信三个月后,他会跪着来求我买的!”

    剑嗲问道:“这小子是哪个门派的?”

    童青道:“是,是小竹林派的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喝了一口红云晶,道:“这小子除非是躲在小竹林不出来,只要出来,我就不信他那把蓝月光不属于本少!”

    剑嗲点点头,道:“对了,西北长老会的那些人在催您过去,刚才催了两次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伸个懒腰,站起身来道:“烦死人,我最不喜欢这种场面上的应酬,算了,爷爷让我给他们面子,本少主还是去露个脸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张开双臂,两个绝色侍女立刻会意,取出一件红绒披风替他披上,司马少走出几步,回头对忐忑不安的童青说道:“你可以走了,今天你做得很好,日后我买到了那蓝月光,一定会重重谢你。”

    童青听到司马少没有怪罪自己,谄媚地笑道:“少主这是哪里的话,能帮到您,那是我的荣幸。”司马少哈哈一笑,伸手在她脸上掐了一把,挥挥手,童青这才撩起帐幔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等小魔女走远,剑嗲让那两个绝色侍女也暂时退下,问道:“少主,您真的要花五十万银石,买那小子身上的刀?”

    司马少笑道:“我只是威胁那小子而已,剑嗲别当真了。”

    剑嗲道:“可是,那姓童的丫头刚才在这里,您要花五十万银石的消息泄露出去,怎么办?”

    司马少淡淡一笑,道:“我不是说了要三个月以后么。”

    剑嗲道:“是啊,但这消息一旦传出去,谁会等得了三个月?”

    司马少意味深长地笑道:“这不是我的事。”

    剑嗲猛然明白过来什么,赞了一声道:“少主高明,少主高明!”

    司马少得意地又是一笑,他怎么可能真出五十万去收蓝月光,三个月后自有人会提着吴非的人头来见他,而他根本不予以承认,到时只要把杀吴非的人交给小竹林,他不但可以卖给小竹林一个人情,而且顺理成章地将蓝月光收入囊中。

    剑嗲道:“少主真是了得,您知道那小子不会卖这件法器,所以才出了五十万的天价吧?”司马少主斜了他一眼,忽然有些生气地道:“你说呢?”剑嗲连连鞠躬点头道:“是,是,老奴不该胡乱猜测少主心思,请少主责罚!”

    司马少哼了一声,道:“记住,没有下次!”说完他迈步而出,剑嗲紧随其后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夜空中,明月高悬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心中说不出的郁闷,他靠在木台的一个偏僻处,倚着栏杆向天上眺望。

    忽然啪啪数声,头顶烟花绽放,将湖面倒咉得一片绚烂。

    吴非没有心情去欣赏这美丽的夜景,正要独自离开,忽然觉那烟花的花色排列有序,似乎还打上了文字,他抬头凝望,只见又是一排烟花升空,红色的烟花组成了一排醒目的大字,上面写着:“大围教、小竹林喜结同盟!”吴非一怔,小竹林不是和云崀派是同盟么,怎么又结上大围教了?

    烟花继续燃放,又出现了新的文字。

    “恭祝萧逸、林兮涵双修好合!”

    吴非头脑嗡地一声炸开,他已拜托冰山长老推辞这门婚事,想不到还是没有推脱,今晚的一切,一定是萧逸精心布局,吴非说什么也不能让林兮涵嫁给别人,当下抬腿就向木台中间那个最大的结界奔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