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5章 本少现在有兴趣

    那两个绝色侍女站在一角,脸上都微微变色,她们似乎被这少年的大胆举动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司马少有些诧异地望着吴非,傲慢地道:“我让你坐了么?”

    吴非哈哈一笑,道:“你让我来,却不让我坐,难道这是司马家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司马少眼中的不屑之意一闪,忽然对童青笑道:“你这位朋友有点意思!”

    童青还以为吴非见了司马少就算不战战兢兢,至少也会恭敬有礼,想不到他完全不懂礼节,好像自己是什么很高的身份一样,根本没把这位少主放在眼里,于是对司马少解释道:“非师弟啊,他是有点意思呢,我跟他也只认识了几天!”她想撇清自己和吴非的关系,要不然事后司马少责怪起来,自己可就得不偿失。

    司马少挥挥手,对吴非道:“童丫头说你有一把很犀利的飞刀,能不能给我瞧瞧?”他虽然是询问,却完全是不容拒绝的语气。

    吴非顿时明白,原来童青为了接近司马少,竟将自己的蓝月光当作借口,心里顿时对小魔女鄙视到了极点,他暗暗拿定主意,以后对这位童师妹一定要敬而远之,她喊自己做什么都不要理会。

    司马少见吴非不回答自己,有些微恼,道:“我的话,你没听见?”

    吴非拱手一笑,道:“在下的寻常法器而已,少主身份尊贵,非极品的东西不看,在下这种货色也敢拿出来,怕是会玷污了少主的法眼。”

    司马少点点头,觉得吴非讲得有理,他对一般的法器并不在意,但童青却贴着他耳朵又低语了两句。

    司马少嘿嘿一笑,傲慢之色毕现,道:“本少现在有兴趣,你拿出来瞧瞧又何妨?”

    童青在边上附和道:“是啊非师兄,你就给司马少瞧瞧!”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双手抱拳道:“司马少有兴趣,但是在下没有兴趣!”他站起身来,想要往外走,童青马上叫道:“非师兄,你不能走,你刚才不请自喝的那杯酒,叫做红云晶,价值两千银石一壶!”吴非回头一笑,道:“红云晶,好名字,不知道此云晶和彼云晶比起来,哪个更贵?”他说的是被称为石的云晶。

    司马少淡淡笑道:“一样,一样。”

    吴非戏谑地道:“这么说来,司马少是要让在下出酒钱才能离开了?”司马少摇摇头,做了个请的手势,道:“你可以离开,不过以后就不用再来了。”他的口气很明显,你现在走了,以后有什么事,再不要来找我们司马家。

    吴非叹了口气,走回来又倒了一杯酒,道:“这酒这么贵,司马少又如此豪爽,那我多喝两杯再走!”说完他一仰头,一饮而尽,接着又倒了一杯。

    两个侍女脸上变色,脚下一动,身子已冲了过来,口中道:“无礼之徒,好大胆!”她们手上光芒闪烁,两柄短剑飞快地刺到。

    吴非瞥了一眼,并不理会,自顾自将红云晶倒入口中,两柄短剑抵在他胸口,吴非仿佛没看见。

    司马少眼睛眯了起来,他瞥了一眼童青,童青脸色有些苍白,道:“我,我跟非师兄刚刚认识没多久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生气,这童青搞什么名堂,喊自己来这种地方见这种人,真是不知所谓!他脸上却是微笑着,放下酒杯道:“多谢司马少的美酒,那我们山不转水转,他日若有机缘再遇到,不妨一笑而过好了。”言毕,他厌恶地放下酒杯,想要转身离开,那两名绝色侍女却用短剑将他逼住,丝毫没有让他这么走的意思。

    司马少慵懒地躺在了软榻上,好像吴非已经不存在了一样,指着后背对童青道:“我这里有点酸,你帮我按一下。”童青立刻俯下身子,伸手替他按摩起来。

    吴非身子一动,觉得胸口微痛,那两柄短剑犀利之极,至少是中品的法器,虽然还未贴在他身上,已刺破衣衫,让他感觉到刺痛。

    “怎么还不走?”

    司马少的声音淡淡传来。

    吴非忽然笑了,道:“在下现在改主意了,打算让司马少主见识一下我的飞刀!”

    司马少以为吴非服软,头也不抬,摆手道:“但是本少现在已经没兴趣了。”吴非向左右的绝色侍女笑道:“既然主人没兴趣,在下给两位姐姐瞧瞧可以么?”左边那绝色侍女冷哼道:“我们可不想瞧,你还是留点记号再走吧!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二女心意相通,手中短剑一起向下划去,她们要在吴非身上留一道口子。但她们手刚一动,却是微微一顿,就见一道白光闪过,擦嚓两声,两位绝色侍女抵在吴非胸前的短剑立刻断为两截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吴非将蓝月光收到身前,吹了一口气,上面飘落下几缕青丝,他淡淡道:“不好意思,让两位姐姐受惊吓了。”

    两位绝色侍女自恃修为比吴非高,出手时并没想到他还能反击,可是刚才吴非的动作太快,一呆之下,就觉额头一凉,接着手里的短剑便断为两截,不由遍体生寒,花容失色,一声惊呼后连退两步,刚才吴非若想取她俩性命,不过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司马少听到侍女的惊呼,抬头一看,不由有些惊愕,他知道这两个侍女出手不凡,一般修炼者就算修为高她俩一筹,想要脱身也是不易。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飞刀已经看过,在下告辞了!”

    司马少身子一动,口中道:“且慢!”他明明是半躺在软榻上,竟一下挡在吴非身前,左手一伸就朝吴非喉咙掐去,吴非惊异司马少身手快捷,但蓝月光早有警告,此时吴非身子一转,轻飘飘跨出两步,正好避开这一抓。

    “咦——”

    司马少低呼一声,抬脚朝吴非下身踢去,他出脚阴狠,全无顾忌,若是被踢上,说不得就废了下身。

    吴非跟着思思修炼过体技,当下膝盖一抬,挡住司马少的撩阴腿,随即蓝月光划出,他在蓝月光上附加了增,司马少眼前一花,就觉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出现在眼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