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司马少其人

    大拓长老闻言,脸上露出喜色,抬脚就往里走,他走得急了,撞在门口的帐幔上,身子一歪,差点摔倒,所幸他修为不浅,一个急停稳住身形。

    帐幔一挑,从里面走出一个年约五旬的老者,这人身材不高,穿着和守门的中年人相仿,只是他衣衫的袖子上绣着两道金纹。

    老者目光有些阴沉,他看到大拓长老,冷冷道:“你不用进去了,将东西给我就是!”

    大拓长老一呆,讷讷道:“可是,可是——”

    那老者冷冷道:“没有可是,你不愿意就请回吧!”

    吴非见这老者的修为居然达到第六层,已经和一个中等门派的掌门相当,可是他竟然也甘愿给司马家做一个仆人,这司马家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大拓长老只好将宝囊打开,从里面取出一块黄中带紫的妖晶递了过去,那妖晶十分圆润,比鹅蛋大了一轮,晶莹剔透,闪着幽幽的黄紫光芒。

    老者拿到手中掂了掂,淡淡道:“三百年的冰甲狼妖晶,太普通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两百年的冰甲狼妖晶,可以帮助破关的修炼者在关键时刻突破一层修为,它可被许多修炼者奉为珍宝,想不到在这老者眼中,居然普通之极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极其失望,正要收起这枚妖晶,那老者手一伸,道:“虽然普通,还是给我吧。”他丢过一个宝囊,道:“这里有一万块银石,你拿走吧!”大拓长老本来有些沮丧,听到老者说要收下,顿时眉毛一挑,笑着点头道:“是,是,多谢少主!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叹息,两百年的冰甲狼妖晶拿去拍卖,怕也能拍到两千银石,而且还有价无市,这三百年的冰甲狼妖晶,行价一万也不算太多,可为什么有人就那么贱,非要把千辛万苦弄来的宝贝,赔着笑脸去卖给什么大家族,估计也就是巴结。

    接下来是那妇人,老者看了她的宝贝,那是一枚上品的朱颜丹,可以让女修保持容颜不老,老者摇摇头道:“如果是极品的,倒是可以留下,这个品级太低,对不住,我们不能要。”

    妇人满脸失望,收起朱颜丹正要离开,老者抛过一个宝囊,道:“这里有两百银石,算是辛苦费,你拿去用吧。”那妇人脸上一喜,连连鞠躬道:“谢谢少主,谢谢少主!”

    吴非看得差点掉下下巴,一个第四层的修炼者,两百银石就将自己的尊严卖掉,这简直比刚才的大拓长老还贱!

    轮到周述岐上前,那老者叹息一声,道:“你走吧,少主是不会见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述岐捧着自己的宝囊,哀求道:“那您老看一下吧?”

    老者摇头道:“如果不是极品的东西,少主都不会要,你觉得你的东西能拿得出手?”

    周述岐迟疑了半晌,终于转身离开,他走出去几步就回头望一望,看看那老者是不是像给那妇人一样给他两百银石,可惜那老者眼皮都没动一下,丝毫没有给他银石的意思,周述岐终于慢慢吞吞地离开了门口。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暗道:“真是没有最贱,只有更贱!”

    等到门口只剩下吴非和童青,老者问道:“你们有什么要拿出来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莫名其妙,小魔女有些讨好地道:“剑嗲,我们可不是来打秋风的,这位是林非,他是本次比试的第六名,是少主要见的人。”

    那被唤作剑嗲的老者冷冷道:“童丫头,你又想来迷惑少主是不是?”

    童青吐了吐舌头,道:“您老说什么呢,人家只是一个小丫头,谁魅惑谁呀?”

    剑嗲哼了声,道:“我警告你,不要对少主有什么企图,得到你的好处赶快滚!”

    童青一脸委屈,道:“剑嗲,您干吗对我有偏见?”

    剑嗲头向里一偏,冷冷道:“跟我进来。”

    两人进了门,眼前豁然开朗。

    吴非现这里面竟是一个宽敞的大厅,摆设的东西除了桌椅,并无杂物。房顶挂着数十颗鹅蛋般大的明珠,将下面照得通明透亮。大厅正中放着一张软榻,榻上坐着一位白衣公子,两个侍女模样的绝色女子正在替他按摩肩膀,这两个绝色侍女也都是修炼者,有第二层的修为。

    白衣公子约摸二十几许的模样,皮肤十分白皙,虽然坐着,但依然可以看出他身材修长,吴非觉得他长相本算得上清秀,但是脖子下面一块暗红色的胎记煞了些风景,此时这位白衣公子靠坐在软榻上,一副慵懒的样子,吴非两人进来,他眼皮都没抬一下,只是对着手中的一只水晶杯呆。

    剑嗲走上前,贴近那白衣公子耳朵道:“少主,童丫头来了。”

    白衣公子伸个懒腰,哼了声道:“知道了,剑嗲,您先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剑嗲应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等剑嗲出去,童青款款扭动腰肢走上前,站在那白衣公子身后,示意让两个侍女退下,亲自替他按摩起来。

    童青将脸贴近白衣公子,媚笑道:“司马少,我把林非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那唤作司马少的白衣公子终于睁开眼,喝了一口水晶杯中的红色液体,伸手在童青脸上扭了一把,有些迷糊地道:“什么林非,我干吗要见他?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有些无语,这小魔女看上去还是一个清纯的丫头,却如此曲意逢迎,和嵩江府那些风月场所里的老鸨和妓女比,也没啥区别,他先前觉得大拓长老他们贱,但和这小魔女比起来,只是小巫见大巫。

    童青娇嗔地转过来坐在司马少的怀中,道:“你又跟我装,人家再不理你啦!”

    吴非闻言差点吐了出来,这一刻真想马上转身离去,再也不见此人,他四下一望,见大厅一边有一张长椅,也不打招呼,走过去便坐了下来。

    司马少一边去推童青,一边呵呵笑道:“不理拉倒。”他眼光斜着吴非,似乎对这人的表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吴非见长椅边上放着一张茶几,几上有三个水晶杯和一壶酒,他也不客气,自顾自拎起酒壶倒了一杯红色的酒液喝下,这酒入口芬芳,比他原来喝过的杏花村还要醇厚浓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