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3章 下一个

    吴非三人自顾自地闲逛,不少人看见吴非都背后指指点点,似乎在说此人运气太好,撞了大运,居然进了前六。

    忽然迎面走来丁玉佳,他手上拿着一串彩色的石珠,一见吴非就小跑过来道:“非哥,非哥,你瞧我买的这彩石阵怎么样?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这彩石阵属于初级阵法,主要是迷惑敌人,并没多少杀伤力,不由笑道:“多少钱买的?”

    “三十块银石,便宜吧?”

    “是便宜。”

    “非哥,冬姑娘呢,你有没有把我的灵兔给她呀?”

    听到丁玉佳这么问,吴非摸摸怀里,哎呀一声道:“糟糕,我忘了,下午灵兔吃了藤子草后,一直睡了没醒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顿时露出失望之色。

    吴非每次都是跟冬薇在一起,都是她来找他,还真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冬薇,只得安慰丁玉佳道:“别急,我一定帮你送到。”

    正说着,背后有人道:“非师兄,怎么走到这里来,真是找死我了!”

    那是童青的声音,她的声音甜美,引得不少人回头观看。

    人丛中,小魔女越众而出,她跑过来亲热地拉住吴非胳膊,也不理其他人,怨道:“你不声不响跑到这里,害我好找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莫名其妙,暗道:“你不去陪王良飞,又来找我干吗?”口中道:“童师妹,我们正闲逛呢。”

    童青一脸兴奋地拉住吴非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走,快跟我走!”

    “等等,你要带我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不悦,他对童青实在没有好感。

    “有人要见你,快走!”

    林雨双撇嘴道:“谁要见我家非师弟,这么大架子,他就不能过来?”

    看见童青笑得虚伪的样子,吴非心里更加不高兴。

    童青急得跺脚,道:“你去了就知道了,见到他绝对是你的荣幸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皱起,问道:“什么人这么大面子,难道是司马少主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林雨灵立刻睁大眼睛耳朵竖起,其他几人也都是神情一肃。

    童青一呆,道:“你,你知道了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什么呀,我不知道,我和司马家的人从未谋面,干吗要去见他?”

    童青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,道:“知道还不去,去晚了他生气就不好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摆手,正要坚持拒绝,林雨灵却道:“当然要去,非师弟,我跟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林雨灵平时比林雨双要沉稳得多,想不到听到司马少主的名字就如此把持不住。

    童青连连摆手,道:“不行,不行,非师兄能去我都花了好大力气,怎么还能带一个人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那我更不想去了。”他觉得自己见冰山长老都没有这种距离感,这个什么司马少主比长老会的长老还会拿架子。

    林雨灵神情有些黯然,对吴非道:“师弟,你还是去吧,如果有机会,帮我引见一下,好不好?”

    林雨双眼珠一转,点头道:“不错,司马家的少主确实难得一见,师弟,你应该去见识一下!”

    吴非耸耸肩,一转念,想到自己今晚反正没事,便道:“那好吧,我就去见一见这位少主。”他觉得这位少主见自己一定有什么用意,可是他猜不出原因。

    见到吴非答应,童青高兴起来,拉着他衣袖道:“快走,快走!”

    吴非看到人群外站着东岭派的壶少爷鲁琥,他正斜眼看着童青拉着自己,不由一呆,暗道:“壶少爷干吗这样看我?”

    两人快步走到木台的一侧,这里立着一张大门,门口彩灯高悬,有三人站在门边,似乎在等里面的主人召唤。

    吴非和小魔女走到门口,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挡住去路,这人穿着的衣料非常好,剪裁也很得体,只是式样很普通,像是一个看家仆人的穿着,他长得一张方脸,脸色黝黑,身材要比吴非高出一个头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吃惊,这人修为不低,已到了第四层假丹境,如此高的修为,就算当不了一个城主,也可以在小门派混个长老,他却在这里给人看门,看来里面的主人果然有些不凡。

    中年人脸色冷漠,问小魔女道:“他是谁?”

    童青笑道:“他就是林非,少主要见的人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上下打量了吴非一眼,点点头道:“你们排到后面去,等着!”

    童青连连点头,拉着吴非排在那三人后面。

    前面三人中吴非认识两个,排在他前面的居然是周述岐,此刻他低眉顺眼,全没了当日的傲气。

    排在最前的居然是大拓长老,吴非看到他一副急切的神情,不由有些好笑,大拓长老手里提着一个宝囊,不知要给司马少主看什么东西,以他堂堂长老的身份,还在这里排队,实在让人觉得有些不耻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身后是一个三十几许的妇人,长相倒也中上,修为是第四层巅峰,吴非那日来到大围教,早上在门口等候,依稀见过此女,她好像是昆都派的带队长老。

    等了约莫一炷香的时刻,帐幔一挑,从里面走出两人,吴非愣了一愣,现从里面走出来的居然是云崀派掌门冬岳波和他女儿冬薇,冬岳波脸上带着笑意,冬薇却是满脸的不悦,她看见吴非等在门口,眉毛挑了挑想要说什么,却没有开口。

    等冬岳波两人离开,守门的中年人依然没让大拓长老进去,吴非觉得奇怪,他怎么不进去通报一声,就这么让他们几个在这里干等?童青却是扯了扯吴非衣袖,要他少安毋躁。

    吴非有意无意用千里眼朝里望去,却现门后的帐幔垂下,里面灰蒙蒙一片,什么也看不清,不由又是一惊,暗道:“在这里放一个结界,不是一般修炼者可以做到,司马家果然不凡!”

    结界可以阻隔分离,像演武场比武的结界,也可以是一个独立的空间,前者使用阵石可以做到,后者必须是修炼空间法术的修炼者才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又等了半天,里面还是没动静,周述岐有些着急,伸长脖子朝里面望了一眼。

    中年人像一尊石像,站在门口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终于,帐幔后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道:“下一个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