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0章 第一之争

    王良飞左手冰剑闪现,几道剑光射出,堪堪挡住何泰康的反扑。,他刚才重剑消耗了不少灵气,此时显得有些被动,而何泰康也不敢逼得太近,他对那重剑的威能,还是有些心怀恐惧,刚刚那一招,圣金法衣被重剑的阴影扫过,差点失去防御控制,这要是被重剑直接击中,那还了得?

    此时何泰康的的战术,就是不断消耗王良飞的灵气,引动他重剑,因为何泰康有双翼在身,移动迅捷灵活,而王良飞没有,就要吃亏不小,若是时间一长,何泰康必然会取得优势。

    看台上丁玉佳紧拳头道:“这样打下去,何师兄有门了,谁胜谁负还真不好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道:“看来要使用好这把重剑,不是一般修为可以做到的,王良飞若是修炼到第四层,将这把重剑运用得挥洒自如,那时他就同级无敌了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坐在边上托着香腮,摇头微笑道:“谁说的,师弟你修炼到第三层,就可以打败他。”

    冬薇今天的话不多,似乎有些闷闷不乐,丁玉佳见她不开口,便道:“那非哥岂不是同级无敌了?”他觉得喊吴非叫非师兄不自然,改口叫他非哥。

    林兮涵今天倒是兴致挺高,道:“非师弟怎么不是同级无敌,他参加这次比试还是越级无敌呢!”

    林雨双合掌道:“是啊,非师兄这次比试一共赢了两场,一场是第三层修为的胡灵,一场是第二层巅峰的小魔女,尤其是第一场,他那时还只是第一层的修为!”

    丁玉佳哼道:“越、越、越啥级,你们吹牛也不害臊,怎么不说让非师兄去挑战第九层的长老呢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切,你第一层的时候打得过第三层么,怕是连站在他对面的勇气都没有吧!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有啊,怎么没有,我抓到了什么鸟,上官师兄一定会站在我对面笑的!”

    林雨双呸道:“你也就这点出息!”

    此时场上的战斗更加激烈,何泰康不断迫近王良飞,每到危急关头,王良飞都是重剑横扫,似乎他对何泰康的密集攻击有些束手无策,只有依靠重剑的威能才能将何泰康逼走,但是每一次反击都极其消耗体力,王良飞的脸色也变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丁玉佳的肚子忽然微微一动,他一拍额头,道:“哎呀,我差点忘了!”伸手从怀中取出一只玉兔来,这只玉兔耳朵极大,一对红色的眼珠转动十分灵活,显得很是可爱,这只玉兔一出现,冬薇和林雨双立刻眼睛睁得老大,连场上的比试都不看了。丁玉佳道:“要不我们来打个赌吧,这一场比试,谁赢了,这只灵兔就送给她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我赌何泰康胜,王良飞好像快撑不住了,他那把重剑虽然厉害,可还挥不出威能来!”

    丁玉佳问冬薇,道:“冬师妹,你呢?”

    冬薇摸了一把那只灵兔,无精打采地道:“我不想赌,没意思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看见丁玉佳朝她使眼色,忙道:“双儿,人家丁师弟只带了一只灵兔来,我们都赢了怎么办?”

    林雨双醒悟过来,忙道:“那我也不赌了,冬姑娘,还是你和他赌!”

    吴非抱过灵兔,那灵兔似乎很喜欢他,一到他身上就往他怀里钻,吴非道:“是啊,冬师妹,你和他赌,但是我建议你赌王良飞胜!”

    冬薇白了他一眼,道:“我不,要赌我就赌何泰康胜,我就不信打成现在这样,王良飞还能赢得了,而且就算赌赢了,这灵兔我也不要!”

    丁玉佳不知道冬薇今天哪根弦搭错了,自己昨天跑了一趟,好不容易才弄回这一只灵兔,原想可以拍冬薇的马屁,想不到她竟然一口拒绝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带这灵兔去探宝应该是很好的助手,你干吗不要,这可是丁师弟的一片心意呢。”

    冬薇哼了一声,道:“不要就不要!”忽然一跺脚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林雨双等人有些愕然,这丫头到底怎么了,今天像是吃了火药一样。

    丁玉佳有些失望,道:“她不要,那就送给非哥吧,我看这灵兔似乎很喜欢你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这样吧,冬师妹今天心情不好,我回头帮你想办法把灵兔送给她,这个人情我来做,你有没有意见?”

    丁玉佳笑道:“没问题,非哥喜欢,拿去养就是,你要送给冬姑娘,那是你的人情。”他又从宝囊中掏出一捆药草,道:“这是灵兔最喜欢吃的藤子草,够吃一个月,你们小竹林应该多得是。”

    吴非接过藤子草放入宝囊,顺口问道:“这灵兔是公的还是母的呀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当然是母的,我特地挑的母的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将吴非怀里的灵兔抱过去,叹道:“小玉兔,你说是不是悲哀啊,怎么就没一个人喜欢我呢?”

    话音一落,前排立刻有个大脑袋师兄回过头来望了一眼,林雨双呸道:“看什么看,又踩你啦?”

    那人转回身去,嘴里小声嘀咕道:“这么凶干吗,难怪没人喜欢!”

    林雨双正要作,忽然丁玉佳手指场中叫道:“快看!”

    只见王良飞双手握住重剑,朝何泰康猛击过去,而何泰康也没退缩,他手中多出了一条墨绿色长棍,与王良飞的重剑猛击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惊天动地震鸣,整个大地似乎都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何泰康一直在消耗王良飞的灵气,但自己也消耗不小,打到这个份上,他不想再做保留,所以取出自己的最强法器正面对攻,这件法器是何泰康在本次比试中第一次使用,昨日对小毒王之战,他都没有拿出来,他要在修为上正面赢得对手,而不是靠计谋取胜。

    这一声撞击后,两人身形各自倒飞出去,王良飞没有双翼,一连四五个纵跃才勉强站稳身形,而何泰康却是双翼一展,在空中倒飞出三十余丈才卸去劲道。

    何泰康身子微微颤,他觉得那黑剑之上所带的力量让他浑身寒,昨日他看沐紫红与王良飞的法器相交,沐紫红只是在力量上稍处下风,他以为自己的修为要在沐紫红之上,想不到拼下这招,周身的灵气似乎都被凝结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