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9章 不相上下

    童青笑道:“兮涵师姐是怕被那些师叔、师兄死缠烂打吧?”

    林兮涵笑道:“小魔女,你身边死缠烂打的也不少吧,还来说我!”

    童青摇头道:“我没有,不过兮涵师姐应该去,我听说萧逸师兄要在宴会上要宣布一件事,可能与师姐有关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一怔,随即皱眉道:“我不是跟萧师叔说清楚了么,他这是要干吗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我也不想去,我受伤还未愈。”

    童青疑惑地看了吴非一眼,道:“不少师兄弟都想结识林师兄呢,你是这次比试的第六名,若是不去,别人会说你太骄傲的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是啊师弟,你就去吧,和大家认识一下,以后在神道行走,多个朋友也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还在犹豫,林兮涵道:“你还是去吧,这点伤对于我们修炼者来说也没什么大问题,反正接下来也没比试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迟疑地道:“那我去看一下热闹,看一下就走。”

    童青笑道:“好啊,那就说定了,我晚上在聚会的地方等你。”

    吴非见她目光中藏着狡黠,暗道:“这丫头看上去一肚子坏水,不知又打什么主意,我可要小心防备。”口中道:“师妹不必等我,我和雨双、雨灵她们一起来。”

    童青道:“那我就在入口等你们好了。”说完,她挥挥手,飘然而去。

    丁玉佳哼道:“这丫头肯定没安好心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看她眼神就知道了,一副媚骚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你现在不是心里只有冬姑娘了吧?”

    此时演武场上的两人已经动手。

    王良飞今日左手云母冰剑,右手握着那把黑色重剑,他居然双剑齐出,显然对最后这场比试志在必得。

    何泰康的脸色有些苍白,他身上的毒素尚未全部解除,他手上空空,还是对赤炎冰时的样子。

    众人议论纷纷,何泰康没有弃权,已经让大家惊异,他居然还能站在这里对决,可见太围门的手段不浅,能将小毒王的毒压抑住。

    其实有些修炼秘法,可以压下毒伤延迟作,只是事后何泰康要大病一场,说不得修为还要倒退,何泰康全力以赴,拼死一战,显然太围门对这场第一之争十分看重。

    两人相持片刻,先出手的是何泰康,他身子一动就已经欺近王良飞,两人相距十步,何泰康忽然收住脚步,身子高高跃起,一记劈空烈焰掌就朝王良飞凌空劈到。

    王良飞身子不退,冰剑迎空而上,嗤地一声,数尺长的烈焰被一击而散,但何泰康身法犹如鬼魅,倏地换到了王良飞的左侧,吴非看到他背后双翼闪动,暗道:“这家伙和章少一样,不知道修的是什么翅膀,对战起来还是很占便宜的!”

    “呼、呼、呼——”

    何泰康在瞬息间连换数个位置,一连出数道劈空烈焰掌,但王良飞右手重剑拄地,身子随着何泰康转动,始终只用冰剑去化解何泰康的攻击。

    两人一个攻一个守,都没有使用阵法和陷阱,显然他们都对自己的修为很有信心。

    林雨双打了个哈欠,道:“这一战应该最精彩才是,怎么反而不如昨天王良飞对沐紫红一战?”

    奚彬蓉道:“是啊,紫红师姐和王良飞一战应该在最后才是!”

    丁玉佳摇头道:“这一战才刚刚开始,你们北岭派的沐紫红是很厉害,可是何师兄比她还是要强不少!”

    奚彬蓉不服气,道:“谁说的,我觉得是紫红师姐强,你们太围门还不是仗着钱多、法宝多!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我们太围门又不是最有钱的,大围教和云崀派才最有钱!”

    话音未落,一个声音道:“胡说八道,我们云崀派穷得响丁当,你看我身上有值钱的东西没?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一看,只见冬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在他们后面。吴非见她神情样貌似乎没什么变化,这才放心下来,暗道:“她还是来了,看来她对我的话没有太在意!”

    何泰康的烈焰劈空掌一掌快似一掌,此时围着王良飞四面八方都是火光掠影,王良飞若不动地方,防御上渐渐就有些抵挡不住,他的衣服和际都留下了数道烧灼的痕迹。此时,何泰康身子飞得更低,那些烈焰一道接一道,犹如流星雨一般落下。

    正在众人为王良飞捏一把汗的同时,蓦地,王良飞一声怒吼,右手黑剑忽地抡起,他左手冰剑一收,双手握着黑剑一招横扫千钧朝何泰康扫去,动作不快,但力量极大,方圆数丈之内立刻被一道阴影遮盖过去,那些射来的烈焰被阴影覆盖,好像落入水中,一下便熄灭得无影无踪,一点声息都没出。

    何泰康双翼一拍,身子急冲而起,显然他对王良飞的重剑十分忌惮,一见对方展开攻势,便立刻闪避。但王良飞这一击已经蓄谋很久,何泰康身子升空,那片黑色的阴影也尾随而上,一下又延伸出丈许,竟追着他狂扫而去。

    那阴影扫过,众人都觉得脚下有几分失重的感觉,不由暗暗心惊,王良飞这把重剑,怕是本次比试上,最厉害的一件神器了,连昨天沐紫红的小如意锤,都不能挡其锋芒。

    何泰康身法极快,瞬息间连换数个位置,但王良飞双足点地,身子也跟着何泰康跃动,那片阴影离何泰康越来越近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”

    阴影扫过何泰康,他的身子骤然缩成一团,直直地从空中坠落下来。众人惊呼声中,他就那么砸向地面,似乎已经失去了行动之力。王良飞一击之后,重剑终于落下,他此时额头满是汗珠,显然这一击他也用出了全力。

    就在何泰康身子即将砸在地面之时,身上忽然一圈金光闪过。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何泰康缩成一团的身子竟然像一只皮球,弹起一丈余高,而且借着弹起的力道,他向王良飞飞射而来,双掌疾如闪电劈到!

    有人惊呼道:“何泰康的圣金法衣,居然能抵御王良飞的重剑,看来他们俩的法器不相上下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