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6章 不战而胜

    此刻,大围教的演武场外,站着八个人,林之羽掌门双手负在身后,急得来回踱步,口中道:“林非这孩子去哪里了,我让他放弃两场比试,可没说让他一场都不参加呀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掌门也不用着急,即使不参加最后这场比试,林非已进了前八,这是我们小竹林近年来的最好成绩了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问站在一边的林兮涵几人道:“你们都找了吗,真的不知道他去哪里?”

    林兮涵摇头,一脸茫然道:“真的不知道,昨天分手时,他还说今天要好好比试的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会不会是别的门派怕非师弟在比试中将他们的弟子打败,将他抓走了?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道:“这怎么可能,他又不是最厉害的弟子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可是非师弟的房间,门是从里面扣上的,就是说他一直都没有出去过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道:“可是房内一点打斗的痕迹都没有,怎么看都是非师弟自己用功法传送出去的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叹息一声,道:“是啊,今天这么好的局面,他不打第二场,真是太遗憾啦!”

    这时林向善哼道:“是啊,走狗屎运走到这个程度,还一路梦游!”

    林布风挪揄道:“今天上午的比试,简直就是为非师弟准备的,他现在只要现个身,露个脸,就能拿到小组的第三名,进入到这次比试的前六!”

    原来今天上午的比试,何泰康先战胜了奉三思,然后又和小毒王激战,他用远攻战胜了君波,但没有提防之下还是中了毒,下面的比试不能运用灵气,显然他的最好成绩也就是第二。

    奉三思在与何泰康对战时受了严重的内伤,他与吴非之战本来是第二场,但因为受伤未复,所以云崀派提出请求,要安排在最后一场出战,看看到下午他能不能恢复过来,林之羽因为找不到吴非,自然立即答应了。

    先前吴非对何泰康之战本来可以占一个天大的便宜,因为何泰康不能动用灵气,他就算修为高,用不了灵气也是白搭,可吴非居然没了影子,只好又弃战一场,何泰康自然不战而胜。

    小毒王君波倒是潇洒,他认为吴非不堪一击,奉三思就算不受伤,也会弃权。

    八人正焦急之间,只见南长老施施然走了过来,道:“林掌门,贵派的弟子林非呢,这一场就算他获胜,总要去演武场露个面吧?”

    林之羽双手一摊,正要说找不到林非,身后传来一个有气无力的声音道:“对不起各位,弟子来晚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回头望去,只见吴非正被人搀扶着走过来,他身旁有一个大围教弟子扶着。

    林之羽责怪地道:“你怎么才来,快点去演武场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却是闪身来到他身旁,伸手把住他脉门,道:“呀,你受了内伤,伤势不轻,是谁动的手?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也是关切地走过来,将他扶住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暖,道:“是章家父子,他们设了圈套,让弟子传送到他们的阵法中,想要谋害弟子,我,我好不容才逃出来!”他把上午的经过简略一说,但没有提到黎影。

    林之羽咬牙道:“章石头,我决不会饶过他,走,先上场再说!”

    等吴非来到演武场,才知道林之羽并不是逼他来对战,因为奉三思此时更惨,吴非还能站着,奉三思却只能躺在一副担架上,见到吴非出现在演武场上,奉三思的脸色更加灰白,他艰难地动了动嘴唇,身边两个云崀派弟子将他抬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长老来到场中,他清了清嗓子,朗声道:“现在两个小组的比试已经全部结束,第一组排名第一的是太围门何泰康,第二是大围教君波,第三是小竹林的林非!”

    听到这个宣布,看台上传来一阵唏嘘声,显然大家对吴非一场未战就进入前六感到惊奇和意外,林向善撇撇嘴,道:“有实力还不如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林布风哼道:“你这话只讲了一半,有实力运气好也不如没实力运气更好的!”

    林雨双朝他俩吐吐舌头,扮个鬼脸道:“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,你们是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!”

    林兮涵这时早已向清笛长老拿了进演武场的灵石,她跑过去将吴非扶住,低声道:“章家父子那么厉害,你是怎么逃出来的?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疲惫,道:“多谢你给我的千里眼,我昨天修炼在身上了,如果没有它,我怕是再也见不到你了!”他现在这个样子,主要是受伤后还动用灵气连续传送,这才加剧了内伤。

    林兮涵鼻子一酸,眼泪差点掉下来,道:“不许这样说,如果你再也见不到我,师姐会,会难受死的。”她真情流露,吴非心里一阵感动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演武场,就听见南长老在场中宣布道:“今日第二组的比试结果是,第一名是王良飞,第二名是沐紫红,第三名上官卿。”

    吴非讶然道:“沐紫红输了?”

    林兮涵道:“是啊,她和王良飞打得非常精彩呢,最后是王良飞的黑剑压制了沐紫红的小如意锤才勉强获胜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上官卿呢,我怎么觉得他打不过昆都派那个锤人?”

    林兮涵微微一笑,道:“他呀,运气跟你一样好,姜品忠先和沐紫红打,两人锤头对锤头,结果受了严重内伤,幸亏有我师傅出手,不然他怕是会吐血而亡,而沐紫红可能也因此伤了元气,最后才惜败给王良飞,上官卿输了二场,最后对姜品忠不战而胜。”

    这时南长老宣布了明日的对阵形势,第一场五六名之战,由吴非对上官卿,第二场三四名之战,由沐紫红对君波,第三场第一名之战,是王良飞对何泰康。

    众人都知道,何泰康中了毒,已经不能动用灵气,这第一名实际已经落入了大围教之手。小毒王君波完成了他的任务,与沐紫红只是名誉之战,至于吴非对上官卿,大家并不关注。

    这一次的精英弟子比试,到这里好像已经没有出彩的地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