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4章 留下命来

    章少哈哈大笑,道:“这叫自作孽、不可活,吴非,你说今日我要杀你几遍才能解恨,等下我将你折磨尽后,用秘法将你的神念抽出,帮你寄生在一只绿毛乌龟身上,如何?”

    吴非吐掉嘴里的残血,呸了一声,道:“你要是没有老爹帮忙,早就败在我手下了,还有机会跟我说这些!”

    就在这时,章石头乍然眉毛一挑,对着吴非身后喝道:“什么人,躲在那里鬼鬼祟祟,快点给老夫滚出来!”他喊了两声,吴非用千里眼朝身后扫去,这一扫之下,让他大吃一惊,就在迷冢阵阵脚的位置,站着一条淡黄色的人影!

    那人影一闪而过,在迷冢阵的阵脚出现。

    轰轰两声,阵脚被炸开两个口子,那人竟然出手帮吴非破开迷冢阵。

    章石头忽然冷笑道:“不知来的这位道友是何方神圣,事不关己,请勿插手,否则别怪章某不客气!”他害怕的是小竹林的人出现,但来人显然不是,如果是林之羽或清笛长老,直接就用修为破开迷冢阵,冲到他面前,这人显然修为不高。

    章少也想到了这点,他对吴非笑道:“嘿嘿,谁来都没用,你这小杂碎今日死定了!”他雨之音剑急舞,剑光得更加密集,因为章少的双翼在空中最多也就停留三四炷香的时间,何况刚才他的双翼还受了伤,所以此时飞得低了一些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那黄色人影不管是敌是友,只要让章石头分心就行,他乘机喝道:“好,看谁杀谁!”吴非猛地右手一划,蓝月光一飞冲天疾刺而去,这一次他对蓝月光加持了加,在接近章少的瞬间,陡地增一倍不止。

    章少没预料到这个变化,雨之音剑一挥落空,就知道不好,他双翼猛地一收,身子直直下坠,可惜变招太晚,吴非在他双翼微收时,右手就接着往下一划,蓝月光斜劈而下,嚓地从章少右肩划过,章少一声惨叫,一条右臂离体飞出,空中洒下一片血雨。

    这一变故,连章石头都始料不及,他的注意力还放在阵外那条黄色人影上,稍一分神,章少已重伤。

    “小子,我要你死!”

    章石头口中出声,同时身子一动,闪电般朝吴非扑去。

    吴非切断章少一臂,这在他计算之中,若是直接击杀了章少,章石头可能毫无顾忌对他出手,但章少只要重伤,章石头就必然分神,只要章石头分神,吴非就有机会,所以他摆出拼命的架势,蓝月光直取章少,口中叫道:“杀一个够本!”

    章石头知道蓝月光的厉害,现在章少即将落地,自己不施救,儿子掉在地上也是重伤,他一咬牙,双足点地,身子犹如离弦之箭越过吴非向章少奔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章石头一把接住章少,身子猛地一沉。

    而吴非却是身子急转,向后足狂奔。蓝月光绕着章少转了个圈,并未出攻击,一个盘旋又回到手中。

    现在有千里眼在身,吴非感觉十分灵敏,他知道这迷冢阵被自己杀了一只白虎,阵角的破绽就在西边那淡黄的人影处,此时不逃,更待何时?

    然而,还只跑出十几步,吴非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利啸,一道劲风直击而来,不用回头,吴非已经感觉到章石头肩上那只苍鹰闪电般飞来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守住迷冢阵角的另外三条白虎也冲了过来,显然它们要在吴非逃出迷冢阵前将他击杀。

    吴非此时两难,他要是回身击杀那苍鹰,必然会被白虎缠上。

    电光火石间,一个女子的声音喝道:“低头!”

    吴非下意识地将头一低,只见三道流光直奔自己飞到,他微微一怔,暗道:“你这不是射我么?”

    那三道流光到了眼前倏地分开,变成左中右三个方向,射向他身后的苍鹰和白虎。

    “唳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哀鸣,苍鹰的抓向吴非的双爪被流光击中,顿时被射伤,它一个回旋朝天冲去。两只白虎也被流光击中,但它们皮厚肉实,只是被射得身子一停,后面第三只白虎前爪撑地,身子骤停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阵脚前一条曼妙的人影闪现,她脸上蒙着黄巾,穿的是一袭黄衫,手中拿着一张传送符,传送符一晃,眼看就要点亮,吴非微微一怔,那女子喝道:“过来!”

    吴非这才知道那女子是来救他,于是一个飞纵朝她扑去。

    章石头放下章少,见他受伤虽重,却还不至于有生命危险,怒哼一声,道:“想从这里逃走么,做梦!”他单脚一点,身子已经追着吴非冲来。

    此时吴非距离那女子只有十步,那女子手中的传送符也已点亮,但就这点距离,偏偏章石头两步追到,吴非一挥手,一片白帆出现在身后,眼看章石头要被阻挡,一条白虎突然冲到,竟裹着白帆冲了过去。

    章石头喝道:“留下命来!”一掌拍向吴非后心。

    吴非不敢回身,蓝月光闪电划出,章石头觉得眼前微微一顿,自己的动作好像突然慢了半拍,就在这瞬间,吴非的指尖已经触到那女子的双手。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章石头的身子微顿,但掌力却没有迟滞,一下打在吴非后心的盘龙盾上。

    吴非嗓子眼一甜,又有鲜血要脱口喷出,但他身子前冲,正好撞入那女子怀中,两人向后飞出,传送符正好动,他们一下消失在当场。

    章石头气得直跺脚,他确定吴非已经逃走,这才恨恨地回到章少身边,问道:“你怎样?”

    章少有气无力地道:“不要管我,爹爹,你快去追那小子,抓到他我要千刀万剐!”

    章石头拣起章少的断臂,道:“你这手若不想办法接上,以后修为会大大降低,别的以后再说。”

    章少痛呼道:“一天之内,要找谁去接,在我们西北神道,除了小竹林还有谁可以接驳断臂?”

    章石头冰封住章少的断臂,取出一个玉匣装好,道:“你忘了吗,小竹林的对头一品堂,心媛大师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