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3章 洞察先机

    章石头气得身子抖,差点吐血,他手指着吴非道:“你、你、你竟然拿这么贵重的器灵来练手,你知道这越空鸳鸯有多珍贵么!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很珍贵么,也不过三四百金石吧。  ”

    章石头怒道:“你跟胡灵动手,如果不是用了我这对神鸟的加和迟滞,根本不可能做到!”

    吴非故意气他,道:“是啊,那又怎样!”

    章少听说吴非毁了爹爹的器灵,身子一弹,又高飞到空中,叫道:“爹爹,我再和这小子练练手,等下好好折磨他!”

    章石头恨得牙痒痒的,但还是退了出去,道:“帆儿,你小心,这小子十分狡猾,出手要小心!”他刚刚弹开吴非的蓝月光,觉得手指生疼,若非两人修为相差太大,这一击绝对会废掉他一根手指。

    吴非看见章少的翅膀上的伤口并不影响他飞翔,不由暗暗点头,心道:“这家伙的这对翅膀也是好东西,智兽派果然有些独到之处,现在章老头在一旁监视,我要怎么击杀章少?”

    章少这次飞得更高,就算吴非奔到他的身下,也可以看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还没等章少出剑光,吴非的蓝月光就陡然射出,他心中暗道:“你飞这么高,不是活靶子是什么?”

    章少被蓝月光的来势吓了一跳,虽然他早有准备,但蓝月光这么快就到了眼前,急忙用神剑去拦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这次两件法器终于撞在一起,章少就觉得身子一震,低头一看剑身,自己这柄削金断玉的锋利长剑,竟被划出一道深深的印子,他不怒反笑,道:“好啊,你这把飞刀着实好用,虽然你废了我爹爹的越空鸳鸯,但这把刀归我了,还有,你那块小盾牌我也喜欢!”

    因为两人相距太远,吴非在蓝月光上的迟滞并未挥出威力来,章少深吸一口气,又是数道剑光射下。

    吴非一边用盘龙盾抵挡,一边操控着蓝月光偷袭,他修炼了体技,身法也比从前快了不少,加上修为上也有提升,一时间章少拿吴非完全没有办法,反而有几次险险又被蓝月光射中,从空中掉下。

    打了十数个回合,章石头眉毛越拧越紧,他忽然一声呼哨,吴非就听见身后一声虎吼,守在西边角落的那白虎,一个飞扑朝吴非扑到,白虎的身形巨大,它身子未到,一股腥风已经袭来。

    吴非骂了声无耻,他知道自己若被扑中,就算白虎不咬他,压都会把他压伤,当下右手一划,蓝月光朝白虎额头划去,同时身子一跳,向左边跳去。章少见有机会,身子压低盘旋,数十道剑光雨点般追着吴非射来。

    那白虎十分灵活,蓝月光划到他额前,竟然一低头避开,吴非此时若有余暇,可以操控蓝月光掉头下刺,可偏偏章少的攻击到了,他来不及让蓝月光变招,身子就地一滚,滚出去十余步。

    章少哈哈大笑,道:“多谢爹爹帮忙!”低头又出一串剑光。

    章石头道:“你在战斗中要多操控神兽,现在这只神虎就交给你来控制,毕竟我们是智兽门,不是只能和人动手的普通修炼者。”

    吴非又是连续两个翻滚,才堪堪避开这波攻击,他双目一凝,猛地现那些剑光的落点位置,竟和自己在片刻前判断的位置一样,突然想起自己身上刚刚修炼了千里眼,千里眼比法镜更玄奇,小魔女在比试的时候能用法镜洞察先机,自己如何不能?

    章少双翼连展,雨之音神剑一收,口中念出一串奇怪的咒语,那扑向吴非的白虎掉转身子,低吼着追着他扑来。

    吴非左手月英刀,右手蓝月光,一起向白虎攻去,他看穿白虎这一扑可以追击到他身后十步的距离,自己无论怎么闪避,都会被白虎追击到,就算能避开,也一定十分狼狈,不如迎头痛击,不给它扑击的机会。

    那白虎见吴非对着自己撞来,也不退缩,仿佛月英刀和蓝月光都没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眼看吴非就要和白虎撞上,章少正要哈哈大笑,忽然听见噗地一声,蓝月光正插进白虎的前额,而吴非也纵身跃起,他右掌按在白虎头上,身子竟然轻巧地腾空越了过去。

    章少顿时傻了,章石头也是顿在当场,因为吴非的动作一气呵成,好像早就演算好了。

    那白虎一声哀嚎,它和人战斗从未如此憋屈过,每次都是别人躲着它跑,哪有人这样和它对战,仅仅一个照面,头上就被插了一刀!

    吴非身子翻过,手一招,蓝月光又回到他手中,低头看时,只见蓝月光上血珠飞散落下,刀身却是一滴血迹未沾,它刚刚从白虎前额扎进,后脑穿出,也只是瞬息之间。

    那白虎皮糙肉厚,平时受多少伤都不会影响它的战力,此刻被蓝月光穿头而过,却是致命一击,它哀嚎声中,身子软软倒下,虽然目光中还有哀怨和不甘,却已不能站起。

    吴非并没有和白虎对战的经验,虽然知道老虎的攻击方式是一扑、一掀和一剪,但毕竟天行大陆上的老虎怎样,他还不知道,此时靠着千里眼的预测和蓝月光的犀利,居然一击得手。

    章石头身子一动,闪现在白虎身旁,他看了看白虎的伤势,见它脑浆和血液一起流出,摇摇头道:“我治好你,也是白痴!”说完一掌劈下,那白虎身子一震,软软瘫下,显然此时它才彻底死绝。

    章少大怒,一大片剑光挥洒而下,但吴非此时反而比先前应付得要从容,他退避之间,盘龙盾顶在头上,只听当当之声不绝,但吴非却闲庭信步般避了过去,还有余隙朝章石头瞥了两眼。

    章石头见吴非在自己身外十步的距离处转来转去,儿子的剑光被吴非引得有几次落在他身上,不由大怒,猛地一记劈空掌出。

    吴非刚才运用千里眼,觉得动手之际可以洞察先机,不禁欣喜万分,但他实在太大胆,靠章石头太近,两人修为上差距太大,他就算知道对方的攻击点,一时也避之不及,吴非只是将盘龙盾挡在胸口,嘭地一声被拍出一丈多远,口中哇地喷出一口鲜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