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2章 白虎、苍鹰、迷冢阵

    章石头在后面眉毛一挑,他知道自己这个宝贝儿子如此痛恨一个人,不会只是因为被骗,果然还有女色在其中。

    章少自然不会承认,他双肩一耸,一对翅膀出现在身后,同时雨之音剑一横,身子已离开地面,口中道:“你废话说得再多,我也不会放过你,这里不是祺关城,你还能埋伏同伴么!”

    吴非叹息一声,他知道今日这一战十分凶险,光是一个章少已经不好应付,何况边上还有一位虎视眈眈的章石头,他可是一位修为在第四层的高手,加上那些驯养的神兽,只怕连帖木藩主都对付不了此人,自己要如何才能逃脱?

    蓦地,身后传来一声虎啸,吴非回头一瞧,只见身后二十步左右的地方,突然出现了一条白毛老虎,他四下一望,就看到其余三个方向也出现了一条巨虎,吴非暗惊:“看来这个迷冢阵的阵角都有白虎守卫,我若想逃,还不一定逃得出去!”

    章石头的声音淡淡传来:“你们的战场,是以那顶帐篷为中心,出了方圆四十步的范围,别怪我的神虎口下无情。”

    吴非暗暗叫苦,想不到修炼千里眼,反而害了自己,本来他是不会打开那木盒的,里面的传送玉雕和咒语也不会去碰,看来这次能脱身,以后一定要加倍防范,再不能出同样的错。

    章少身在空中,出几声怪笑,道:“这次精英弟子的比试,你小子还进了前八,我若杀了你,也有前八的水准吧,哈哈,哈哈哈!”他雨之音剑一指,数道剑光电闪而至。

    吴非早有防备,他盘龙盾一挡,身子朝前冲去,这次的戈壁滩可是不如上次的乱石滩,乱石滩还有乱石可以阻挡对方的进攻,这戈壁却几乎没有藏身之地,他在平地上受攻击,可是非常危险。

    但章少飞得不高,他剑光射下虽然占了优势,缺点是转身不便,吴非朝他身后飞奔,自然是看准了这个弱点。

    “当当、当——”

    数声爆响后,吴非已奔到章少身下,他已不是当日那个修为低下、法器平庸的第一层修炼者,现在有蓝月光在手,又修炼了体技,吴非自信对付章少还是没问题,他的算盘是快解决章少,再专心对付章石头和那四条巨虎。

    章少双翼一展,身子腾空而起,就在他身子腾空的一瞬,一道破空之声从脚底传来,他猛地一惊,吴非的蓝月光他在演武场还是见过,连胡灵那种修为都无法避让,显然非同小可,想不到吴非在身子前冲的同时,还能把握住机会向他出攻击。

    情急之下,章少双翼猛地往下一扫,身子化腾空为前冲,嚓地一声,蓝月光洞穿了章少的左翼,他唉哟一下从半空中栽了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出蓝月光,身子已是一个急停,他手里除了盘龙盾,还多了一把精光闪闪的五尺弯刀。吴非身子一转,飞快地朝章少扑去,这把刀的名字叫月英刀,乃是从帖木藩主宝囊中找出,吴非觉得也还称手,就留下来备用,月英刀比之前那把邪月刀要强不少,算得上是一件中品的法器,这次精英弟子的比试中他还没有用过,此时和章少交锋,想要战决,自然拿了出来。

    章少摔在地上还没站起,眼看吴非逼近,居然慌得一怔,只是这一怔,吴非的月英弯刀已经劈到。章少避无可避,抬起雨之音就去格挡,他这把神剑的威能是出剑光的攻击,本身份量不重,要挡住吴非的大力一刀,实在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就在吴非月英刀劈下的瞬间,身后嗡地一响,吴非暗叫一声不好,他若执意击杀章少,背后的偷袭就无法防范,当下不敢多想,右手月英刀倏地收起,顺势一划,蓝月光带着一道白光就向身后飞去,同时身子一纵,竟从章少头上跃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叮——”

    嗡鸣声一闪即没,吴非回头看时,只见章石头出现在他刚才站立的位置,肩上多了一只苍鹰,而蓝月光则被章石头弹飞,一个盘旋后才回到他的手中。

    章石头一把拉起章少,淡淡道:“如果我不出手,你此刻已经输了!”

    章少有些懊悔,道:“是,刚才孩儿太过粗心,让这小子偷袭得手!”

    章石头道:“记住,对任何敌人都不能轻敌,在修炼界要想活得久,除了小心,还是小心!”

    吴非冷笑道:“背后偷袭,枉你为堂堂的一派掌门,真是卑鄙无耻之至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此刻不过就是陪我帆儿修炼的傀儡,老夫要你三更死,你活不到五更!”

    章石头的话语充满讥讽。

    吴非恨恨道:“你就不怕天理报应么!”

    章石头目光中带着冷傲和怜悯,道:“什么是天理,强就是天理,老夫虽然修为只有第四层,可是那些结丹的高手见到老夫一样要低头,为什么,因为我足够强大!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有些怵,除了四条虎视眈眈的巨虎,此刻章石头肩上又多了一只苍鹰,他要对付的敌人可是不少,如果不能一击必杀,章石头放出这些妖兽,他必然会陷入绝境。

    “笑话啊笑话,你很强么,我看最多也只是恃强凌弱之徒,根本算不得什么前辈高人!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惊觉,口中却是漫不经意。

    章少站了起来,拍拍身上的尘土嘿嘿笑道:“吴非,你满口道义有什么用,等你足够强大,再来说这些好了,可惜,你已经没这样的机会了!”

    吴非掏出那两枚黑白棋子抛了过去,道:“机会,是创造出来的,你们父子一起上吧,这个给你们!”

    章石头一把抓住棋子,脸上陡然变色,喝道:“小子,你,你将我的越空鸳鸯毁了!”

    吴非一脸戏谑地道:“哦,那两只鸟的器灵叫越空鸳鸯呀,我也不是毁,有一门移花接木的炼器之道您老人家听说过吧,我拿来练练手,这么好的一对鸟儿,炼进两枚小小的棋子里有什么意思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