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1章 章家父子的陷阱

    第二天天一亮,吴非睁开双眼,立刻就想去找林兮涵,好告诉她自己修炼成功的消息。他一骨碌起床,现一个木盒放在床头,正是里面那个虎形的玉雕。吴非试着运行灵气,打开千里眼再次去观看那木盒。

    木盒中的玉雕在白天看,比昨晚似乎要清晰了不少,吴非好奇之下又去分辨那玉帛上的写的字,现字迹竟是用朱砂所写,上面还隐隐有灵气流动,他有些惊疑不定,暗道:“什么人要给林布风送东西,这木盒怎么感觉有些诡异?”

    那行朱砂写的字,吴非隔着木盒竟然分辨着念了出来:“图乌儿吉,儿吉因吉!”这话一出口,蓝月光猛地一跳,化作一道白光向木盒斩去。

    “咔——”

    木盒被蓝月光切成两半,吴非暗叫一声不好,陡然间天旋地转,眼前一阵模糊,木盒中那块玉雕竟然隐藏了一个传送,就像当初吴非对清笛长老使用的传送符一样,这个圈套设计得十分精妙,就算吴非小心谨慎,也还是着了道,倘若他没有千里眼,不念出咒语,或许不会上当。

    瞬间恍惚后,吴非现自己出现在一片戈壁滩上,此时风沙清飏,吹得他眼前有些迷糊。

    远处旭日东升,完全是另一番景象。

    吴非陡然感觉到一股森冷的杀气从背后传来,他霍地转身,只见数十丈之外,有两条人影从一顶黄布帐篷中钻出,正冷冷地望着他,吴非一下就分辨出两人的身份,惊道:“章家父子!”

    只见章少懒洋洋地伸个懒腰,笑道:“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,不错,居然一晚上没打开盒子。”

    吴非看了一眼手里的盒子,它被蓝月光划为两截,里面的玉雕已经断为两块,他随手丢掉盒子,淡淡道:“原来这盒子就是送给我的,还以为是给布风师兄送去的。”

    那木盒翻转过来扔在地上,吴非看见盒底似乎有一道淡淡的手印,那手印先前应是封印住的,现在被他划开,蓝月光又是微微一跳。吴非暗道:“章石头真是只老狐狸,这个盒子如果我没打开,只要我拿在手里,可能也会自己炸开!”

    章少笑道:“是啊,怎么,送东西的人送错了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没送错,不过我昨晚换了房间,送东西的人居然还能找到我,真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章少朝边上的章石头点头道:“爹,还是您老人家厉害,算计到这小子可能会搬地方!”

    章石头揉揉鼻子道:“我只是有备无患,多准备了一手。”

    吴非嘿嘿笑道:“前辈真是一番苦心,不知前晚那小老鼠和虫儿,是不是您的手笔?”

    章石头揉着鼻子笑道:“你说什么,我不是很明白?”

    章少却是憋不住了,道:“爹,这小子已经死到临头,您还跟他藏着掖着干嘛!”

    章石头摇头道:“帆儿,你最大的缺点就是沉不住气,这毛病若是不改,以后还会吃大亏!”

    章少道:“爹爹教训得是,孩儿以后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望着两人,冷笑道:“两位是要对在下下手,不知我哪里得罪了贵派,智兽门要费尽心机来找我麻烦。”

    章少哼道:“你骗了我的神器,还说我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吴非冷冷道:“是你自己要和在下赌,这事还有云崀派的奉师兄和中岭派的莫师兄在场,我哪里骗过你?”

    章少恶狠狠地道:“你心机深沉,将我一步步带到你的陷阱里,只怪我没有防备,被你骗了!”

    吴非气极反笑,道:“你要这么信口雌黄,我也没办法,不过,你们真有把握在这里一定能干掉在下?”

    章少哈哈大笑,道:“此地离太围山二百多里,就算你有小竹林的掌门令牌,他也感知不到!”

    吴非眼睛眯了起来,道:“佩服,佩服,智兽派真是好手段”

    章少更加得意,道:“你知道这里布了什么阵法?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知。”

    章少笑道:“这里布置了迷冢阵,一般的传送符和传送技法都无法使用,所以,你跑不了的!”

    吴非眉头皱了起来,他略微知道一些这迷冢阵是什么阵法,这阵法一旦布置完成,便只能从外面传送过来,而不能传出去。吴非点头道:“智兽派这么看得起在下,真是荣幸!”

    章少大喇喇地走过来,道:“小子,不用耍阴谋诡计了,你现在跪下给本少磕十个响头,再抽自己一百个嘴巴,说我错了,我就给你个干脆,不然你会后悔出生在这世上!”

    吴非望了一眼章石头,见他似乎还没出手的意思,显然他要让章少先和自己动手,一旦觉不对才施加援手,当下笑着点头道:“多谢章少客气,你说的要让在下后悔出生在这世上,是不是上次在祺关城附近提过的万兽噬咬呀?”

    章少点头道:“你记性不错,上次没用上,这次一定要好好尝尝!”

    吴非调侃道:“不知道还有没有别的选择?”

    章少斩钉截铁地道:“很遗憾,没有!”

    戈壁滩的四周,风沙渐渐平息下来。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你就不怕我们小竹林找你麻烦?”

    章少狞笑着道:“找我们麻烦,嘿嘿,别说没证据,就算有证据,我不承认,能奈我何?况且那些名门大派都喜欢沽名钓誉,就说这什么西北破精英弟子比试,不死人还叫比试么,若是本少参加,和我对战的不是死了就是残了!”他说着手一伸,一道白光闪过,手中多了一柄长剑。

    这把剑剑身雪白,寒气森森,一出手便能感受到它所带来的杀意,吴非认识,它正是章少的雨之音,记得上次对战时他说过,这把雨之音神剑是章少的本命法器。

    “且慢!”

    吴非一摆手。

    “怎么,打算跪下磕头和扇自己耳光了?”

    章少的神情有些得意。

    吴非摇摇头,道:“非也,在下只是奇怪,我和你并没深仇大恨,何必要如此痛恨我?”

    章少咬牙切齿地道:“我最恨别人骗我了!”

    吴非摇头道:“不对,你是因为拍卖女神奴缘故,觉得她被在下抢了,所以才怀恨在心!”

    ps:阿风祝各位亲在新的一年里,每天睡到自然醒,红包多到手抽筋,喜欢双天行一定要到来给我支持哦,有你我会更精彩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