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40章 千里眼

    等林之羽等人离开,吴非换到林布风的房间,这房间与他的住处也差不多,只是不甚干净,床上的杯子也没叠,上面居然还留着几个脚印,看来林布风早就预料到吴非会和他交换。

    吴非收拾一番后,将蓝月光揣入怀中,取出了林兮涵给他的千里眼,正要上床修炼,忽听外面有人轻轻敲门。

    一个女子的声音低低道:“林师兄,开门!”

    吴非一怔,心想:“难道是布风师兄不检点,这么晚了还约了女弟子来找他,也不知是什么人,这里是参加比试弟子的住所,这女子居然能进来,不是参加比试的,就是大围教来巡逻的。”他没有感觉到蓝月光的波动,显然外面那女子并没恶意,吴非不敢问她是谁,只学着林布风的声音道:“对不住,我休息了,你明天再来吧。”

    外面那女子嗯了一声,道:“好的,林师兄,有人给您送了一件东西,我放在门口了,您方便的时候出来拿吧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好,知道了,你走吧。”他轻轻捶了自己脑袋一下,暗道:“原来是个送东西的,我还差点以为布风师兄跟哪个师妹要搞名堂,看来是我心有杂念!”

    等外面那女子走远,吴非熄了灯上床,他将蓝月光揣在怀里,然后开启了防护罩和隔音罩,这才取出林兮涵给他的瓶子,拔开瓶塞,一股奇异的药味弥漫开来。

    瓶中的千里眼被倒出来,这是一枚新鲜杏果般大小的暗红色丹药,说是丹药,其实也就是丹药的形状和味道,它的大小抵得上四枚适意丹,丹药上有一圈一圈的黑色圈纹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他在小竹林学了这么久,自然知道这枚千里眼的品质还是不错的,因为鼻子和丹药距离两三尺就能闻到那馥郁的药香,说明它没有什么杂质,想到小魔女的法镜虽然也十分昂贵,但和修炼成功的千里眼比,那是天差地远,林兮涵将这么贵重的东西送给他,自己可不能辜负。

    瓶中还有一块玉片,上面记载着千里眼的修炼之道,这修炼之道十分简单,它一共分为四步,分别为汇神、开眼、凝虚和定形,其中最关键的是第四步,修炼千里眼的修炼者,据说前三步成功的,几率有五成,但往往是最后不能定形,所有才修炼失败。

    千里眼在掌心滚动,那股药香幽幽淡淡,似乎传递着一种思念之情,吴非微微出神,过了片刻才收起杂念,他依照玉片上的记载,将千里眼分成四份,先服下了第一份,然后静坐调匀呼吸。

    片刻后,丹田中一股暖意升起,吴非觉得周身仿佛被一股白色的雾气包裹,身上的毛孔也居然开始呼吸一般,竟是说不出的舒服,他将灵气运行了一周天,汇神的阶段居然轻而易举成功了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惊喜,想不到自己修炼千里眼这么顺利,于是接着服下了第二份千里眼,第二份的丹药服下,吴非闭着双眼,可以朦胧地感受到周围的变化,房内桌椅摆设,也能够看得清轮廓,这是千里眼的开眼,汇神成功后,开眼并不是太难。

    等到服下第三份千里眼,吴非就有些莫名的惊喜了,因为他觉得额头上好像多了一只眼,房间里没有亮灯,这只眼却依然能看清周围的一切,包括桌上、地下那些杂物的细节。

    这是第三步凝虚的阶段,前面三步吴非都走得十分顺利,之前苏云淼曾让吴非用过星芒石,那种星芒石需要挂在胸口注入灵气,才能在夜里视如白昼,现在如果有了千里眼,只要周身运行灵气,就可以看清一切,这可强大多了!”

    额头上那只新生的眼睛时隐时现,吴非知道,现在关键的时刻到了,他小心地服下第四份千里眼。

    等到丹药消融,吴非灵的灵气并没有什么波动,他灵气运行了两周,这才敢睁开眼环顾四周。

    四周景象依旧,吴非禁不住叹息一声,看来自己和别的修炼者一样,到了最后的定形,还是功亏一篑。他伸个懒腰,觉得身上灵气充盈,修为好像又有进步,心里暗道:“虽然没有修炼成千里眼,但我的修为好像接近第二层中阶,难道千里眼修炼不成,却是提升了修为?”他想了想,千里眼所需要的药材都极其珍贵,自己的修为有所提升也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吴非散了灵气,不经意的一瞥,忽然看到门外的地上放着一个小盒,不由心中一动,惊道:“我,我的感知竟然可以穿墙而过,看见外面的东西了?”林兮涵跟他说过,千里眼有遥望、溯源、透视等多种功能。

    这惊喜非同小可,刚才吴非一口灵气憋着,始终没有散开,他以为自己定形失败,想不到换了一口灵气后,竟然能够透视,看来,这千里挑一才能修炼成功的千里眼,居然让他修炼成功了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额头上的新眼睛有些生涩,他可以穿过木门,但对砖瓦的墙壁却没啥作用,而且即使穿过木门,也只能看到一个大概的形状,完全看不清细节。吴非想到自己刚刚淬体境的修为,以后修为高了,说不定砖瓦墙也一样能看透。

    门外地上的盒子吸引了吴非的注意,他不知这么晚了,那女修来给林布风送什么,他起床感知了一下,门外无人,于是开门将那盒子取了进来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精致的紫黑木盒,略微有些沉重,上面雕着一条盘旋的飞龙,盒子没有暗扣,可以轻易打开,但吴非并没打开,毕竟这是别人的东西,自己若是打开实在有些无礼,可是,他意念一动,忽然就看到了盒中所装的东西。

    盒中有一只玉雕的虎形器物,旁边还放了一片玉帛,上面好像写了字,隔着木盒,吴非没有看得很清楚,毕竟他的千里眼才刚刚练成,还不会运用,只觉得有人给林布风送这样的东西,实在有些突兀。

    放下木盒,吴非又修炼了一会才俯身在床上睡下,这一晚他睡得不错,再没人前来打扰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