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9章 保六争三

    这时已经夜深,吴非一个人回到自己房间,却现门口竟然站着五人,只见林之羽、蓝野和清笛长老负手而立,林向善和林布风垂站在他们身后,不由一呆,急忙行礼道:“弟子不知掌门、长老和师兄驾到,让各位久等,还请恕罪。  ”林之羽脸上并没有不悦之色,他摆摆手,吴非忙用玉牌开启房门,请五人进屋。

    进了屋,林之羽也没问他去了哪里,单刀直入直奔主题道:“明天开始,你有三场对决,是否想好了应对之策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是,弟子一定认真对战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怎么对战,你说说?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小毒王君波,弟子会尽量远战,用飞刀对付,何泰康也一样,需要随机应变,奉三思比较狡猾,弟子和他比耐心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摇头,道:“不行,三场比试,你与其每场都拼,不如保证拿下一场,只要进了前六,别的都好办。”

    吴非一愣,道:“那掌门大人的指示是——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你第一战对小毒王君波,弃权!”

    吴非一呆,问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先前他对鲁琥那一战你看了吧,鲁琥十天之内不能动用灵气,再前面一轮,君波战胜的对手也是一段时间内不能用灵气灵力,这就是说,如果你中毒战败,那后面两场就没有机会了,以你的修为,争第一不切实际,所以不如保六争三。”

    吴非明白林之羽的意思,他放弃了君波,剩下两场全胜,在小组排第二,就可以争第三,如果只胜一场,也等于进了前六,这倒是个不错的应对之策,随即又想道:“和小毒王一战,应该是一次宝贵的机会,不如和他一拼?”

    林之羽以为吴非默许,微笑道:“好,既然这样,我也不多说了,第二场对何泰康或者奉三思,你也可以考虑弃权。”

    吴非啊了一声,道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循环比试的局势十分微妙,在你和小毒王比试时,奉三思与何泰康的对决将在演武场的另一边同时进行,他们不一定会全力以赴,因为谁胜,谁就要先碰小毒王,碰到小毒王失去战斗力的话,再下一场就或许输给你!”

    吴非恍然大悟,道:“弟子只要前两场放弃,最后一战就有可能不战而胜进入前六?”

    林之羽笑道:“这一次的机会实在难得,而且你抽的签也太好,即使不出手,都有可能进入前六,这将是我们小竹林近些年来的最好比试战绩!”

    吴非有些忐忑地道:“但弟子不管是何泰康或者奉三思,都想和他们一战!”

    林之羽道:“想又怎样,最后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。”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掌门师弟,这话我不敢苟同,林非,你若是想战,不妨在第二场出手,我不想我们小竹林被人说成只会捡便宜,靠运气取胜的门派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站起来拍拍吴非的肩膀,点头道:“蓝野长老言之有理,你若想战就战吧,但是有一点,不能让自己受重伤,要保证最后一场取胜。”他顿了顿,又道:“以本掌门对太围门和云崀派的了解,何泰康一定会和小毒王硬碰硬,他的目标是争第一,而奉三思没有争第一之心,第一场输掉的可能很大,嘿嘿,如果何泰康赢了小毒王,那局面就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道:“但是弟子就算放弃两场,哪怕最后一场赢了,也可能出现两个一胜两败的弟子,那谁进入前六呢?”

    林之羽拳头一挥,道:“若是这样也不能进入前六,那就不用强求啦,能参加第三轮的比试,本身就是胜利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中并不认同,所谓事在人为,不努力去试过,怎知一定失败?

    林之羽想到什么,忽然道:“对了,我们来,还想问问你这两天晚上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前天晚上,吴非受到毒虫的攻击,昨天晚上又有人偷窥,他上午跟清笛长老说了这两天的怪事,清笛长老跟林之羽说了,如果吴非没有进入第三轮的比试,这事也就算了,但现在他进了第三轮,所以林之羽十分重视。

    吴非将事情经过说了一遍,掏出装小壳儿的瓶子道:“这些虫子弟子收了一些,前晚的事情,弟子可以肯定是智兽门所为,弟子得罪了章少,他不会轻易放过我,但昨天晚上,弟子实在不知是何人偷窥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接过瓶子,冷哼一声,抛给清笛长老道:“你等下去拜会一下章石头,若真是这家伙胡来,给他一个严重警告!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接过瓶子,道:“智兽派章石头今天下午带了门人离开了太围山,说是门中有事,先走一步。”

    林之羽怒道:“敢做不敢当,下次让我遇到教他好看!”他又指着林布风和林向善道:“昨晚之事,没有证据,况且令狐长老也正好经过,你就不要再提了,今晚给你换个地方住,向善和布风的房间你挑一间,让布风或向善住你这里,如果今晚再生类似事件,我会向长老会提出的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想起林向善住的地方有独眼狼犬留下的气味,于是行礼道:“多谢掌门大人,弟子就和布风师兄交换吧。”他掏出房牌和林布风换了,林布风悄悄瞪了吴非一眼,很是凶恶,那意思分明就是——你小子敢看不起我,回去给你好看!

    林之羽又拍拍吴非的肩膀,道:“你这次表现很好,回去以后,门派会给你奖励。”他掏出一块玉牌,递给吴非,郑重地道:“这块牌子你带在身上,遇到紧急情况,可以捏碎它,只要在五十里的范围之内,我一定能感知到,来救你。”

    林向善与林布风眼中顿时露出嫉妒之色,掌门亲授玉牌,那可是极少数嫡传弟子才有的待遇,显然现在吴非在林之羽的心目中已经提升到了与他们相等的地位,甚至还有过之。

    吴非接过玉牌有些感动,在他心中,小竹林对他最好的是清笛长老,其次是乔婆婆和蓝野长老,林之羽喜怒不行于色,现在这样,可说是对他的认可。

    ps:大年初一,双天行给您拜年啦,各位亲开门红哦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