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7章 壶少爷的壶

    与此同时,君波身子已经欺近了鲁琥,闪电般一腿朝他头上踢出,看台上的众人有些惊讶,这君波难道还修炼体术,要用近身的格斗来取胜么?只见鲁琥身子一挺,也不见他作势,身子已经站立起来,轻飘飘移开三尺,他可不愿意和君波手脚相接,这人身上还不知道藏了多少毒物,说不得一接触,自己就着了道。

    君波动作极快,就在鲁琥移开的同时,飞腿改踢为扫,朝鲁琥腰际扫去,鲁琥力道已尽,加上他身形肥笨,这一击似乎只能用手脚去挡,谁知鲁琥张口又喷出一道水箭,竟然朝君波面上喷到。

    “刷——嗤——”

    君波的攻击骤然收住,他身子一停,黑色长衫展开,那道水箭射在衣衫上,先是出刷地声音,然后立刻生成一片白雾,在空气中消散。

    鲁琥似乎十分忌惮,不等白雾扩散,已经又退出七八步,同时连喝几口水。

    君波冷哼一声,道:“好茶,好水!”

    鲁琥哈哈一笑,道:“那我们坐下来喝两杯?”

    君波道:“你留着自己喝吧!”他身子一动,一击劈空掌击出。

    此时鲁琥右手上多了一支三尺余长的墨绿色金铁勺,因为墨绿色,没人知道那是什么金属的法器。他大手一挥,铁勺破开君波的劈空掌,论修为,鲁琥对自己是十分自信,只要能防御住对方的毒攻,这一场比试的胜利一定属于自己。

    “扑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这一招相交,君波的劈空掌被撕裂,他脸色不由微变。鲁琥虽然占了优势,却不敢贸然进攻,他站在原地,脸上的两条扫帚眉毛不住地抖动,显然心里在动着心思。

    稍一相持,小毒王双手一动,一根儿臂粗的黑色枯枝出现在手中,他双手抡起枯枝,呼地朝鲁琥砸去,鲁琥金铁勺一挥,当头迎上,眼看两件法器就要撞上,那枯枝忽然活了一般,枝头变幻成一个三角的蛇头,枝身一下缠绕在金铁勺上,同时蛇头张口吐出红信,一口朝鲁琥手上咬去。

    鲁琥的法器被枯枝的蛇身缠住,他若放开法器,下面就很难打,若不放,这毒蛇一口咬来实在不好对付。

    眼看蛇头即将咬中,鲁琥张口又是一道水箭喷出,只见毒蛇被水箭冲得微微一歪,依然一口咬在鲁琥握着金铁勺的拳头上,出劈啪一声响。

    众人啊地出一声惊呼,鲁琥这么做实在冒险,且不说毒蛇不是那些小毒虫,就算是,这么近的距离攻击过来,难免会有漏网之鱼,对付毒修可是得怀一百个小心。

    然而鲁琥的拳头被咬中,并没露出惊慌和害怕的神色,他猛地左手一抡,一道闪电霹雳般劈下!

    有细心的人现,此刻有一物从鲁琥手上掉下,那正是鲁琥的金铁勺,在刚才电光火石的一瞬间,鲁琥放弃了那件法器,他将茶壶转移到右手,那蛇头咬中的并非是拳头,而是他握在手中的茶壶,所以才出一声劈啪,那是蛇牙咬到茶壶出的声音,而同时,鲁琥的杀招才出手,他左手这道闪电才是他反击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毒修的攻击和防御并不是太强,他们或许比修炼偷袭的修炼者稍强,但这样近距离的修为比拼,一定会吃亏,这是一般修炼者的认识,但君波显然还不是,鲁琥闪电劈出的同时,小毒王忽然往地上一倒,一个翻滚朝外滚去,他滚得非常坚决,只要能避开对方的攻击,什么形象都可以不顾,他那条咬住茶壶的毒蛇在一团烟雾中,又变化回了枯枝的模样,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鲁琥也是一呆,他没有想到君波会用这样的方法逃开自己一击,但一呆之后,立即醒悟过来,刚才他若能马上进行追击,一定可以取胜,很显然,自己错失了一个绝佳的获胜机会。

    君波的身子滚出二十余步,像只虾米一样弹跳而起,他拍了拍身上的灰尘,脸上古井不波,仿佛刚才狼狈逃开的不是他,而是另外一人。

    鲁琥的左手拎着一柄大刀,刚才那条毒蛇又化回一截枯枝,躺在地上,鲁琥大刀下劈,咔、咔几下就将那截枯枝砍为数段,他举起茶壶,只见壶上印着两个白点,显然是被那毒蛇咬出的痕迹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点头,难怪蓝野长老要传音给自己,这一战果然精彩,他要学的东西太多,像刚才,鲁琥就没有把握住时机,这样的机会也许稍纵即逝,再要捕捉到,怕是非常难。

    此时蓝野长老的声音突然又在吴非耳边响起:“在神道和魔道行走,生存下来是第一位,不能生存,杀死对手或取得胜利又有什么意义?”吴非若有所悟地点点头。

    小毒王重新站稳了身形,手一张,又是一段枯枝出现在掌中,他的脸上带着一抹冷笑,抬腿朝鲁琥走了过来,这次他走得很慢,一步一顿,仿佛已有了必胜的把握。

    而鲁琥的脸上又浮现出他招牌的微笑,与其为刚才错失的机会懊恼,不如好好想想下一招该怎么应付。

    其实鲁琥是有心理压力,他的师妹小魔女童青已经败了,如果不能战胜小毒王君波,那东岭派的这次精英弟子比试之旅,也就到此为止。

    两人此时相距已不过十步,君波身子一顿,枯枝一指,忽然数百只马蜂从枝头飞出,直扑鲁琥而去,鲁琥张嘴就是一口水雾喷出,那些马蜂遇到水雾,顿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场外众人看得头皮麻,均是心中暗惊,这么短的距离,要防御住如此密集的蜂群,实在不是一般之人。

    冬薇惊叹道:“哇,这个壶少爷好厉害,和毒修都能打成这样,这次比试也就是他,换了其他人,早就输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心里却是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来,他觉得,鲁琥应该已经输了,但是具体输在哪里,他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君波手上的枯枝像一截烧得不能再烧的炭灰,一下飘洒消散,他脸色也好像苍白了不少,鲁琥拿起茶壶灌了自己一大口水,嘿嘿一笑,张口一道水箭喷出,随即喝道:“来而不往非礼也!”

    ps:今天三十啦,阿风祝各位亲新年开心,万事如意,也希望各位亲能继续支持双天行,让阿风可以走得更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