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6章 小毒王君波

    因为演武场被破坏得严重,比试暂停了片刻,十几个大围教弟子搬着一块块麻石晶上来,将先前沐紫红砸烂的演武场快修复,只是修复完了,场上的平整却不如先前。

    第七场的比试是在夕阳落日下进行,由云崀派的霸枪佘铖对太围门的浪客何泰康。

    让冬薇觉得纠结的是,如果霸枪佘铖输给何泰康,那么云崀派进入前八的弟子,就会只剩下奉三思一个,如果下一场奉三思败了,将是云崀派近些年参加西北精英弟子比试的最糟糕战绩,但是以佘铖的实力,要想战胜何泰康,实在有些勉强。

    果然,结局也没有出乎大家的预料,佘铖丝毫没有挥出霸枪的威力,他在这一战中,仅仅支撑了十个回合不到就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冬薇叹了口气,又嘻嘻笑道:“锦云子长老一定会责怪胡灵轻敌,不然也不至于出现是如此局面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撇撇嘴,道:“胡灵那小毛孩不是轻敌,他是实力不济。”

    冬薇摇头道:“我不信,修为高低是决定胜负的重要砝码,不能只靠运气。”

    因为奉三思那一场比试浪费的时间太多,此时天色已经黑了下来,但不管如何,今天的比试必须比完,所以演武场四周挑起了光的萤石,比试依旧。

    最后一场,出场的两位弟子是大围教的小毒王君波对东岭派的壶少爷鲁琥,

    那小毒王君波,五官倒也端正,身材略微偏瘦,身高倒与吴非相仿,穿一身大围教的玄黑色长衫,头上挽了一个髻,皮肤白净,神态看上去有些冷傲,吴非注意到他的一双手十分修长,一般人垂下来也就到大腿处,那君波却是接近膝盖。

    东岭派的鲁琥长了一张圆脸,一副笑嘻嘻的模样,他两道眉毛又浓又粗,好像两柄扫帚挂在脸上,十分有特色,身高比君波高了半头,穿了一身蓝紫色的绸衣,若不是在那身衣服闪闪亮,在黑暗中一点会更加隐蔽。

    丁玉佳搓着双掌道:“小毒王君波很厉害呢,大师兄说,这次比试唯一他要重视的就是此人,连王良飞都不在大师兄眼里。”他说的大师兄自然就是何泰康,冬薇不屑地道:“我最讨厌的,就是那些狂妄的家伙,你们那个大师兄,我看也不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对于毒修这种修炼者,吴非所知甚少,不由问道:“小毒王是用毒的么?”

    “是啊,能杀人于无形,就是毒修了,那些修为高出一两层的修炼者遇到毒修,也都客气防备,原因就是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出手,怎么出手,除非你修炼有千里眼,能观察道别人看不到的细节。”丁玉佳点头给吴非解释。

    吴非心中一动,林兮涵不是给了自己千里眼么,现在他修炼到第二层,应该可以修炼到身体中,他望了一眼林兮涵,林兮涵朝他微微一笑点点头。

    场中小毒王君波和壶少爷鲁琥已经各自站定,吴非觉得小毒王身上有一股子特别的冷和傲,如果说王良飞的冷傲是一种天生的气质,那君波的冷傲则是从骨子里的散出来的。

    君波站在那里,也不看对手,似乎有些出神。鲁琥则一副懒洋洋的样子,好像别人怕你三分我却无所畏惧,他竟然掏出一只大茶壶,就笑眯眯地盘膝坐下,在那里喝起水来。

    君波脸上没有表情,手掌中忽然升起一道色彩斑斓的光晕。

    “这一场比试,你要好好记下来,回去后仔细体味,以后在外面对敌行走,会有帮助的。”

    一个苍老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进了吴非耳朵,吴非一怔,这是蓝野长老的声音,他悄悄环顾四周,却并没现蓝野长老的身影。

    君波手上的光晕散出一圈又一圈的光芒,慢慢将他整个人笼罩进去。

    吴非还是第一次遇到毒修,于是便开口问道:“这是不是小毒王在布毒阵?”

    丁玉佳摇着脑袋道:“连这个都不知道,真佩服你的无知,就你还能过了第二轮的比试,老天,可以不可以公平点,让林非这小子被雷劈一次啊!”

    林兮涵低声道:“毒修是不用布阵的,他要做的就是将毒物悄悄散布出去,你看他似乎在布阵,其实那些都是障眼法!”吴非点点头,有些明白了。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对付毒修很麻烦,就算你杀了他,也有可能不小心被他的毒物攻击到,如果受了伤,像回复丸等丹药根本无法解救,所以克制毒修的最佳办法是在远处攻击,想要防御很难,你别看鲁琥那个死胖子一副笃定的样子,说不定他已经中了招!”

    冬薇忽然不屑地道:“别把毒修讲得那么可怕,那些修炼毒功的,很少能练到第五层结丹,因为修为越高,身上的毒性也越大,一旦结丹时遇到毒物反噬,往往会暴毙而亡。”

    吴非奇道:“那为何还有人要修炼这种危险的功法?”

    冬薇斜了他一眼,道:“修炼毒功的,一般是身怀大仇,他们并不在乎自己前途和修为,一旦大仇得报,就会散去功法,成为凡人。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大围教居然培养这样的弟子,还在比试中派出,看来他们对这次精英弟子的比试非常看重,可是为了这西北第一的排位,真值得这么去做吗?他不知道的是,每次精英弟子比试,大围教都会派出一名毒修,以保证第一的位置不会旁落,这次君波的任务就是狙击何泰康。

    演武场上的相持并没持续多久,只见鲁琥忽然喝了一大口水,仰头喷出一道水雾,他的身前,陡然出现一道七彩的屏障,屏障外,数十条黑色的细虫在麻石晶的地板上扭曲着,说不出的诡异。

    君波眉毛挑了挑,身子朝前迈了两步,他对鲁琥化解自己的第一波攻击有些意外,那些毒虫虽然低级,但是被水雾一喷既死,显然对方是有备而来,他手上的彩色明珠一收,身周的光晕倏乎间消失不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