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1章 玉珠湖边

    冬薇在看台上笑道:“这样的法器若是配在王良飞师兄手里,倒是相得益彰,这个莫珈俊又矮又胖,也用这么优雅的法器,真是笑死人啦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按你这么说,长得丑一点就不能活了么,连用个法器都要被人品评!”

    冬薇哼道:“我说说不行么,不过莫珈俊长得也不算太丑,要看跟谁比。”

    奉三思一招落空,并没急着继续攻击,他要判断莫珈俊刚才喷出的黑雾到底有什么功用,然而过了片刻,却现什么作用也没有,莫珈俊挥舞长笛,在身前画出一个又一个符号,显然正在布阵。奉三思略一沉吟,微笑着退后七八步,居然一屁股盘坐下来,一副你想布阵就让你布的样子。

    过了片刻,莫珈俊似乎布阵完毕,他见奉三思在那里盘坐,于是也盘坐下来,一副你可以进攻了的神情。

    两人就那么安静地坐着,谁也没有动手的意思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弟子们一个个目瞪口呆,这算什么比试,这两个家伙是来这里练功的么,刚才小魔女和林非一开始虽然打得并不精彩,但至少还动了手,这两人却是来这里干坐比耐性!

    正惊疑间,奉三思忽然手一抬,凤翅镏金镋出一道厉芒,向莫珈俊激射过去,莫珈俊此时身周一圈绿光环绕,那道厉芒射到身周,仿佛被扭曲了一下,接着就被他长笛给拨飞。

    但奉三思并没有连续攻击的意思,他坐在那里,不时了一招,也就是骚扰下对方,没有造成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林雨双禁不住恼了,嗔怒道:“这么打下去,打个十天半月都不会完,有意思么!”

    冬薇也觉得没面子,想要争辩几句,却觉得不知要怎么说。

    看台上有人忍不住出咒骂声,对于这种不思进取的对战十分不满。

    奉三思依旧一副笃定的模样,反正你不攻我,我就只骚扰你。

    相比之下,莫珈俊似乎有些沉不住气,他向前移动了三尺,但立刻停下来在身前布阵,此时两人还相距十七八步的距离,奉三思根本不在意,依旧时不时出一道厉芒射向莫珈俊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莫珈俊又向前跨了三步,这次他的步伐更小,身前的绿光萦绕,若隐若无。他心里知道,自己布阵是要消耗修炼之气的,如果奉三思不骚扰式的进攻,这样消耗下去,消耗几天也没问题,但奉三思时不时要给他一下,自己的布阵就必须严密,一旦漏了缝隙,也就是对方攻击之时,这个奉三思真是一只狡猾的狐狸。

    此时已近正午,一个上午两场比试都没有比完,这让令狐长老有些抓狂,但比试之前并没规定双方不可以一起防御,所以他也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吴非呆在自己的住所内,他并没受内伤,那些外伤在回复丸的作用下,早已痊愈,现在他只是运功将消耗的灵气弥补回来,清笛长老见他基本恢复,叮嘱他好好休息,以便明日能更好应战,一番关照后,她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吴非想起这两天见到的比试,无论是小魔女还是莫珈康,在准备充足的情况下,阵法的威力不可小觑,自己的蓝月光,位列神器,应该可以布出强大的法阵来,可是他并没有去学过阵法的布置。

    吴非想着要去好好学习阵法,不知不觉竟然瞌睡起来,忽然听到外面有人在叫他,于是揉揉眼睛推开窗户,却见林兮涵等六人正站在走廊的结界外向他招手,吴非有进出结界的灵石,他走出去来到六人身边,问道:“你们怎么来了,今天的比试完了么?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我们来瞧瞧你怎样,怎么喊你半天才出来?”

    吴非不好意思笑了笑,道:“我不小心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今天的比试无聊死了,你猜猜一共比了几场?”

    吴非听她说无聊,便乱猜道:“现在什么时候了,不会只有一两场吧?”

    丁玉佳叫道:“哇塞,你果然可以去赌钱,只有两场,你比完了,第二场比试才刚刚结束!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现在是云崀派的野马卜之对昆都派的锤人姜品忠,我们懒得看了!”

    吴非问道:“怎么才比完两场,谁赢了?”

    说话间,众人朝外走去。

    丁玉佳刚要开口,冬薇却抢着道: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中岭派的莫珈俊练的是防御,如果防御了这么久,最后获胜的可能很大,不过,奉三思绰号是慢郎中,他比王良飞更有耐心,加上他修为要过对手,所以,我猜这场比试的胜者,是奉三思。”他心里却是暗笑,冬薇有心情让他猜,自然是云崀派赢了。

    冬薇鼓掌笑道:“你猜中了,果然厉害,奉师兄根本就不想去进攻,让莫珈俊苦苦守候,看台上那些掌门和长老几乎都走空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但是刚才,莫珈俊的防御阵可能出了纰漏,奉三思突然就突破了他的防御,直接将凤翅镏金镋架在对手脖子上,消耗了大半天,就是这么个结果,你说无聊不?”

    吴非点点头,心里想道:“奉三思积蓄了大半天的一击,自然非同小可,而莫珈俊一直紧绷着,出现疏忽也是必然,不过,如果不是比试,赢家却是莫珈俊,能将修为比自己高的对手逼到无计可施,自己又随时可以逃走,这如何还算失败?”

    几人边说边走,不知不觉来到玉珠湖边。

    这玉珠湖不大也不小,吴非去过杭州西湖,这玉珠湖也就相当于西湖的一个角,但它掩映在群山中,犹如一颗靓丽的明珠,倒也显得很有景致。湖边种着不少杂树,有清风徐来,湖面微波荡漾,远山青黛,数点鸥鸟飞掠而过,空旷而静谧。

    湖边的小路上铺着一层枯叶,踏上去出吱吱声响。

    吴非对众人道:“落叶下是烂泥,大家走路小心些,别掉到湖里去了,现在可是有点冷。”他说完去扶林兮涵,林兮涵有些不好意思,但看到冬薇投来异样的目光,便伸手让吴非拉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