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你放水看看

    蓝野长老道:“我也是刚刚才明白,你仔细瞧瞧小魔女童青吧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向小魔女望去,只见她姿势虽与先前一样,可是伸出的右手上,却握着一片破裂的镜子碎片,而且手上有鲜血滴下,显然受了伤。

    这一刻,清笛长老终于明白,小魔女两阵的关键阵眼,就是手中的这面法镜!

    要破阵有三种办法,一是找到对方的阵眼摧毁,二是以修为压制摧枯拉朽毁灭,三是以阵对阵,找到对方的防御间隙进行攻击。

    同级的修炼者要找到对手的阵眼并不容易,刚开始小魔女布阵时,法镜一直隐匿在身上某处,直到最后动攻击才拿在手上祭出。而吴非是在瞬间看破对方阵眼,他出蓝月光,用极限迟滞和加将法镜打碎,阵眼一破,那些花瓣和蚕丝落在身上,已经失去了灵气控制,虽然也能令他受伤,不过都是皮肉之苦,并不能致命。

    此时场外看清局面的还没几个,大多数人并不知道谁胜谁负,不少人以为小魔女临时收手,留下了吴非的性命。

    只见小魔女站起身来,轻叹一声,将手上的法镜碎片丢掉,两阵被破,吴非虽然受伤,蓝月光仍然有杀死她的能力。小魔女向吴非走去,到了吴非跟前微鞠一躬,笑道:“多谢林师兄指点,这一场比试,是我输了!”

    吴非擦了擦脸上的一道伤痕,微笑道:“多谢童姑娘承让。”

    童青忽然嫣然一笑,脸上依然带着狡黠之色,她上前跟吴非拥抱了一下,在他耳边低低道:“林非师兄,希望下次还能遇到你,这次比试,你输别人可以,可不要输给沐紫红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面上先是一红,接着身上一阵剧痛,他挨了花瓣的割伤,被这么一抱,自然要痛得龇牙。

    小魔女咯咯一声娇笑,飘然离去,吴非暗道:“北红东青,她要我不输给沐紫红,是想继续和沐紫红扯平吧?”

    看台上此时已经一片纷乱,大家都不清楚这是怎么一回事,明明是小魔女占了压倒性的优势,怎么就突然认输了,有人叫了起来,道:“比试不可以相让,赢了就赢了,就算你看上这小子,也不可以认输!”

    锦云子脸色很是难看,他是直到冰山长老鼓掌,才开始醒悟到吴非是如何取胜,只有破了对方的阵眼,才有这样的结局,他这个场上裁判,居然还不清楚局面的变化,实在丢人丢到家。

    林之羽这时脸上露出一丝笑容,他的目标本来是林向善和林布风进入第二轮,林向善再努力进第三轮,这是最好的结果,除此不敢有奢望,毕竟小竹林是药修为主,对于战斗、布阵以及操控并不擅长,想要再进一步,几乎不可能,想不到吴非居然误打误撞,成为西北精英弟子比试中,第一个进入前八的弟子。

    鼎山门掌门扈小安悻悻地瞪着吴非下场,他本是幸灾乐祸的一个,想不到这个修为低下、名不见经传的小竹林弟子,居然打败了东岭派的小魔女,让他感觉自己实在是有些丢人。

    接下来就是第二场比试,这场比试的裁判是大围教的令狐长老,比试的弟子是云崀派的奉三思对中岭派的莫珈俊。

    奉三思笑着对莫珈俊道:“真是巧了,上次我们两个都输给了吴非,这下一场,又要碰上这小子,不知道是你还是我来对付他,很值得期待啊!”

    莫珈俊脸上没有笑容,淡淡道:“那就看谁运气好了。”

    奉三思点点头,道:“不错,运气。”

    看台上,林兮涵双手托着香腮,两条眉毛纠结在一起,她根本没有注意下面的比试。

    “涵师姐,林非师弟肯定没事,有清笛长老在那里帮他调息恢复,一定很快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林雨灵开口道。

    林兮涵嗯了一声,她们几个刚才想去看吴非,结果被清笛长老挡了出来。

    其他几人倒是一直关注着演武场的比试。丁玉佳一副看破玄机的样子,道:“我看这个莫珈俊必败。”

    冬薇撇撇嘴并不领情,道:“他可是战胜了你们太围门的弟子进入这场比试的,你这么说,岂不是更贬低了自家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道:“不是贬低,是我不喜欢防御的功法而已,刚才林非那小子,真是走狗屎运,小魔女也能赢,她不是放水的吧?”

    冬薇用手拍拍胸口,道:“刚才吓死我了,那样的比试,你放水给我看看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忽然道:“那个小魔女真不要脸,居然主动去抱非师弟。”

    冬薇瞥了一眼林兮涵,见她眉宇之间一丝担忧的神色,道:“奇怪,现在的女修为什么都喜欢师弟?”

    林雨灵哼了一声,丁玉佳涎着脸问道:“我,我也算师弟吧?”

    冬薇没好气地骂了声:“你一边玩去。”

    演武场上此时已经开打,奉三思知道中岭派的防御阵法强,而且他跟莫珈俊在祺关城有过一次同场竞技,虽然两人没有直接交手,但彼此还是有一些了解,所以当令狐长老一宣布比试开始,奉三思手上就出现了他那柄巨大的凤翅镏金镋,他的绰号是慢郎中,不是他出手慢,而是他的老成持重,但此时奉三思却一点都不慢,脚下一动就来到莫珈俊身前。

    上一场莫珈俊对太围门第三层修为的弟子,就是采取的坚固防守,让对方无计可施,最后技穷而败,今日奉三思当然会吸取教训,所以他一上来就抢先进攻。

    这凤翅镏金镋的形状有些类似三尖刀,奉三思以泰山压顶之势拍到,看上去声势倒也不小。

    莫珈俊双手一扬,二道黑雾从袖中喷出,奉三思微微一惊,他本以为对方会用法器来防御,自己就可以抢占先机,谁想到莫珈俊出手就是这种阴损的打法,他自然也不会一定要抢占先手,凤翅镏金镋挥出,人已经后退。莫珈俊这时才从怀中取出他的法器,这是一支两尺长的碧绿长笛,他长笛一横,当地一声,将奉三思的凤翅镏金镋挡了出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