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9章 惊鸿一闪

    林向善和林布风坐在看台的一个角落,两人都不说话,就那么默默地坐着。林之羽在台上,已经掩饰不住震惊的神色,这分明是一场激烈的比试,换在昨天,林布风还没把那小魔女逼到这个地步。

    “当当当当——”

    一连四下兵器交接的声音,众人就看见无数银丝向吴非所站位置缠绕过来,而漫天的花瓣也纷纷飘落乱飞,吴非不敢让蓝月光离开手心,一旦被蚕丝包裹,即使片刻的失去控制,他都可能被小魔女偷袭成功,所以尽量用防护罩来阻挡花瓣,用盘龙盾来防御对方的长剑,而蓝月光则劈开那些落下的蚕丝。

    不过这样一来,吴非就陷入了被动的境地,小魔女仗着修为比吴非深厚,逐渐加快了攻击,只要蓝月光不能对她构成威胁,她就有把握取得最后胜利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众人也看出这点,有人道:“修为高就是修为高,小竹林的林非不可能再走运了!”

    说话间,当地又一声响,这次童青竟然直接打破吴非的防护罩,一只手伸进去拨开盘龙盾,长剑向吴非当胸刺去,她每次退开,吴非又会重新布下防护罩,这防护罩威力虽然不大,但是让漫天的花瓣和蚕丝落空,还是可以做到。

    两人相距如此之近,本来小魔女的长剑是不如吴非的蓝月光好用,可是此时,童青手里的长剑好像突然就短了半尺,竟变得异常凶险。

    吴非眼角余光瞥见她身子微倾、同时右脚微动,他的体术虽然不如童青,但也知道她长剑刺来是虚,真正的攻击将是下面的一腿,他蓝月光横扫,膝盖抬起,嘭地一声,硬是接住了小魔女的这记攻击。

    但童青并没退开,她身子朝地上一弯,一记扫腿向吴非扫到,同时漫天的花瓣纷纷化成利刃落下,此时吴非已经没时间再去布置防护罩,他若去避开花瓣,必定被童青扫倒,若是防御地下,则那些花瓣必将他射伤。

    这一招看上去是吴非必败,但白光一闪,童青踢出的一腿好像微微停滞了一下,吴非举手,盘龙盾和蓝月光一起向天上撩去,那漫天的花瓣和蚕丝立刻被击散,随即他身子一跃,正好险险避开童青下面的一腿。

    看台上的大部分人看得云里雾里,他们忍不住出一声叹息,都替小魔女这完美的一击没有得手而遗憾。

    童青丝毫没受影响,她长剑拄地,身子竟然陀螺般一转,掌中一道白光出,谁也没有看清她手中拿的是什么,天上那些花瓣和蚕丝好像受到指挥,忽然在演武场的上空凝聚成一团巨大的紫雾,片刻间就笼罩住大半个演武场,一道黑影从那团蚕丝花瓣云中蔓延而下,那是一道龙卷风,龙卷风的漩涡中心,正是吴非!

    有些人明白过来,小魔女的进攻为何并不犀利,因为她这是在布一个完美的大阵,蚕丝阵套着花瓣刀,互相缠绕袭卷,将大半个演武场都被覆盖进去,如此完美融合的两个阵法,小魔女是这次比试中第一个使出。

    看台上不少人出惊呼,先前小魔女那一招虽然完美,还在众人的认知范围内,现在这个巨大的布阵,完全出乎意料,就算让一个筑基以上的修炼者来完成,也要耗费巨大的脑力和心力,这小魔女不愧有魔女称号,能操控得这般大气磅礴,简直骇人听闻。

    修炼者修炼的法术除了防御和攻击外,还有隐匿、追踪、操控,很显然,小魔女是修炼的至强操控术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以为锦云子长老会出手护住吴非,因为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要找到阵眼并将它毁灭,几乎不可能,但锦云子身子一闪,只是出现在一丈之外,那漫天席卷的龙卷风,竟将他阻隔在阵外!

    清笛长老今日没有再守在场边,昨天她已经违规进入演武场,今天不想犯同样的错误,所以一直坐在林之羽身后,此时她霍地从位上立起身来,她知道,就算自己在场中,怕也无法对吴非施展援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清楚,就算吴非能延迟瞬间,这么大的龙卷风袭到,他也不可能逃出演武场。

    童青的双眉一挑,心中冷哼道:“是你逼我使出最后杀着的,若是死了,可不要怨我!”她在吴非蓝月光射断小花伞时,已动了杀心。

    林兮涵惊得呆住,她不相信这是一个第二层修为的弟子施展出布阵,就算筑基弟子也不可能在这样的攻击中完全幸免。

    有人在瞬间想到的最佳破解之法,是昨日何泰康与赤炎冰的惊艳之战,何泰康最后穿越了赤炎冰的保护罩将她抱住,如果小魔女想要两败俱伤,大可让龙卷风继续席卷下来,但疑问是吴非有没有穿越童青保护罩的能力,就算穿越,以小魔女的身手,能不能将她抱住,还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主看台上的各位长老都跟着清笛长老一起站起,各自惊道:“不好,又要死人了吗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有白芒惊鸿一闪。

    一声轻微的爆裂响起,随即那漫天的紫色龙卷风落下,将吴非整个人淹没进去,不少人闭上了眼,不忍观看。

    但睁着眼的人却奇怪地现,那龙卷风虽然落下,却没有出呼啸和轰鸣,反而如烟雾般地落下,随即又淡淡散开。

    全场寂静,鸦雀无声。

    锦云子长老也呆在那里,一动不动,因为他此时出手已经无关紧要,就算吴非没死,也一定千疮百孔,修为尽废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紫雾散尽,众人看见吴非还是刚才的样子站着,只不过身上、脸上被划出了不少血痕,令人震惊的是,他脸上带着微笑,只是蓝月光和盘龙盾已经不在手中。

    小魔女童青跟吴非一样,保持着先前的姿势,脸上还带着她那招牌式的狡黠微笑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忽然点点头,站起身来鼓掌,大围教掌门易自伶、太围门掌门何亦飞稍一迟疑,也跟着鼓掌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有些莫名其妙,问蓝野长老道:“怎么回事,刚才生了什么,到底谁赢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