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8章 蚕丝和花瓣

    冬薇道:“小魔女又在布阵呢,她的蚕丝阵和花瓣可不简单,谁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,林非他是不是有破解的办法了?”

    对于小魔女的蚕丝阵,吴非确实已有防备,他一边佯装攻击,一边暗暗留意童青左手划过之处,令他惊疑的是,这一次童青左手划过的大多在高处,并不像上次那样基本在地上布阵,不由心中一紧,暗道:“难道她是针对我蓝月光在布阵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吴非不敢再跟她拖延,左手一挥,蓝月光变成一道幻影直射小魔女心窝,这次他用上全力,丝毫没有保留。

    童青面色大变,蓝月光来得太快,她只来得及将小花伞一横,几乎来不及作出其他反应。

    “嚓——”

    蓝月光射在伞骨上,小花伞断为两截,依旧划向童青胸口,但只这么一顿,童青的身子已向后一弯,蓝月光擦着她胸口滑过。

    此时两人相距很近,吴非抬起右手,邪月刀一刀劈下,童青口中低呼一声,四周数十道白丝涌现,吴非觉得自己的动作突然变慢,尤其令他惊奇的是,蓝月光一击落空,一个回旋,忽然像一只无头的苍蝇向演武场的结界处飞去。

    童青身子一翻,两截断伞随手丢出,同时避开吴非的邪月刀,又是一声咒语念出。

    四下数十片花瓣激射而来,吴非毫不迟疑取出盘龙盾,啪啪啪一阵急雨般的撞击,众人就看到吴非肩膀、手上立刻添几道血痕。

    但这仅仅是童青攻击的开始,随着一声娇叱,一柄精光四射的长剑出现在小魔女手中,她长剑一挥,自下而上朝吴非划到。

    这一剑随着那些花瓣一起攻来,加上蚕丝阵本身限制了吴非的行动度,看台上众人都以为吴非这下要完蛋,谁知一道白光闪过,所有攻击似乎慢了半拍,叮的一声,童青手里的长剑竟被弹了开去。

    众人这才看清,原来蓝月光又回到了吴非手中,刚才正是蓝月光将童青的这一击给挡住。

    先前蓝月光向结界处飞去,但只绕了一个小弯,又飞回吴非的手中,他立刻明白,那些蚕丝与童青的灵气相连,只要蓝月光粘上那些蚕丝,就会在一瞬间受到灵气影响而失去控制,不过时间极短,童青还没来得及抓住机会获得胜利。

    童青脸上带了惊疑和震惊之色,两人拉开十步的距离,各自有些喘息,似乎刚才这一招消耗了两人不少心神,此时需要思考下一招该如何出手,童青神色数变,好像始终不能下定决心。

    看台上林雨双出一声惊呼,道:“姐姐,你看这小魔女果然还有手段,若是她昨天对布风师兄也使这招,布风师兄怕会输得更惨!”

    林雨灵连连点头,冬薇却道:“不见得,不过那小魔女的这把剑是什么法器,居然比白犀角还厉害,没被林非的飞刀射穿?”

    林雨双道:“我觉得是两人相距太近,飞刀的威力挥不出来,再说了,白犀角并不是以犀利而著称,它可以附加多种法术、法力,你那傻师弟胡灵拿着宝贝当烧火棍用,当然不行。”

    林兮涵却知道童青的长剑一定不是凡品,就算距离再近,蓝月光要破开它个口子也是稀松平常,不会只是弹开。

    冬薇又不高兴,撅着嘴道:“什么傻师弟,你才傻师弟呢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笑道:“我的傻师弟我喜欢,你的傻师弟,你喜欢么?”

    林雨灵吓了一跳,道:“双儿,你可不能喜欢林非啊!”

    林雨双搂着林雨灵脖子道:“姐,喜欢一下不行么,又不是想嫁给他!”

    冬薇撇嘴道:“就算你喜欢傻师弟,他也未必喜欢你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哼道:“不喜欢,干吗送我一件上品法器?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冬薇撇撇嘴,掏出帖木藩主的狼牙棒比划了两下,道:“他也送我法器了,未必还喜欢我呀?”

    丁玉佳在边上实在听不下去,道:“林非这家伙比我还有钱啊,居然送这送那的,看来他骗女孩子是有一套。”

    冬薇见林兮涵没有作声,问道:“兮涵师姐,林非他买了什么送你?”

    林兮涵淡淡道:“没什么。”

    冬薇追问道:“没什么是什么呀?”

    林兮涵想到吴非买的那猥琐画册,禁不住秀眉一蹙,呸了一声道:“我才不要他买东西给我。”

    此时场中已经有了变化,小魔女的长剑泛起一阵青紫色光芒,光芒扩散,小魔女的身影变得有些朦胧,渐渐隐入青紫气中。

    陡然间,一道人影一晃,一道紫气荡开,童青的身子仿佛消散了一般,变成一道浅浅的青紫影子,吴非却是一动不动,他打开一个防护罩,右手举着盘龙盾,左手握住蓝月光,定定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当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闷响后,吴非身前蓦地花瓣乱飞,他的防护罩也气泡般破灭。

    刚才吴非和童青闪电般交换一招,童青一击不中退开,吴非身子退了两步,又打开一个防护罩,好像刚才那一击他早就预测到了对方的攻击位置。

    与石陀莫珈康的隐匿不同,小魔女的隐匿并非完全看不见,她那道青紫色的身影若隐若现,在演武场上四下游走,那青紫身影所过之处,一些白丝若隐若现,显然她的蚕丝阵依旧在增添着。

    游走了片刻,小魔女突然出现在吴非身后,又是当的一声,两人再次分开。

    这时有人忍不住叫道:“怎么打个没完了,快点结束啊,下面还有别人要比呢!”他这么一叫,立刻有人附和起来,看台上竟然传出一阵嘘声。

    主看台上的各位长老、掌门却是看得眼皮直跳,演武场上这两人出手都暗含玄机,那林非绝不简单,他把握时机和预测方位的本事,绝不可能只凭运气可以做到,难道他身上还有法镜那样的宝贝,可以窥视到第三层以下的隐匿?

    冰山长老朝林之羽一笑,他早就看好吴非,只是奇怪这小子怎么不把自己送他的深海吟拿出来,先前那把邪月刀,简直是垃圾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