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6章 窗外之人

    “是我,别紧张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柔和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吴非这才看清门口站着一人,正是清笛长老,他压制心跳,暗道:“我还以为是章家父子又来暗算我!”

    见到吴非警醒,清笛长老微微一笑,道:“我以为你完全睡了,不错,你的警惕性还很高。”

    吴非忙行了一礼道:“弟子见过清笛长老。”他有些奇怪,清笛长老没有进门玉牌,是怎么进了自己的屋子?清笛长老看破他的疑惑,笑道:“今晚是令狐长老守夜,我让他帮我开启的屋门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到自己没有服适意丹,想省下来另做他用,这时见清笛长老望着自己,有些不好意思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我知道你很累,本来我把这块玉片放在这里就走,既然你醒了,我就告诉你,涵儿帮你抽了一支好签,你明日对战的对手是东岭派的小魔女童青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那个貌似玲珑乖巧,却眼神狡黠的少女,挠头道:“小魔女,她赢了布风师兄,这可是个难以捉摸的对手啊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有人给你们排了名,小魔女排在倒数第二,你说是不是支好签?”

    吴非脸红地问道:“那弟子我,是不是排在最后了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点头道:“不错,你排在第十六位,虽然你赢了胡灵,但大家认为你主要是靠奇怪的法器和运气。”

    吴非笑道:“我本来就是运气好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淡淡道:“不错,你的法器是你的依仗,不过明日对手有了准备,未必就不能防御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起当日在荆棘山遇到拿盘龙盾的魔道敌人,自己拿的是真正的蓝月光,也不能劈开对方防御,不由点点头道:“弟子明白,我不会一味蛮干的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道:“大家认为,胡灵的白犀角论坚硬度本就不强,他以己之短,攻彼所长,所以才落败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吴非点头道:“这个自然,白犀角的千钧重击没有挥出来,所以弟子胜得有些侥幸。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递给他一块玉片,起身道:“这是明日抽签的对阵情况,掌门大人吩咐交给你,好了,我的事已办完,先走了。”

    吴非想不到林之羽对自己还很关心,于是躬身道:“多谢清笛长老,对了,掌门大人还有没有其他吩咐?”

    清笛长老挥挥手,道:“他让你好好休息,别的什么都没说。”

    吴非哦了一声,心里却是想道:“我能战胜胡灵,掌门大人也是觉得我有运气吧,我一定要再胜一场。”

    等到清笛长老离开,吴非打开玉片,这才明白明日对阵比试的情况,大围教的三名弟子,王良飞对西岭派的左大斌,小毒王君波对东岭派的壶少爷鲁琥,神箭手扎古塔纳玛运气不好,对上北岭派的沐紫红。

    云崀派的三人,奉三思抽到中岭派的莫珈俊,这两人在祺关城的比武招亲中曾有接触,此时抽中,也可说是冤家路窄。霸枪佘铖抽到太围门的浪客何泰康,算是抽了一支下下签。野马卜之抽到昆都派的锤人姜品忠,两人都是筑基修为,但姜品忠力量极大,云崀派有把握的只奉三思一人。

    剩下的两对,是太围门的上官卿对昆都派的断崖刀康霖,吴非对东岭派的小魔女童青,吴非心中想道:“小魔女不是希望遇到自己么,这下她可是遂了心愿。”

    忽然间,蓝月光微微一跳,吴非心中一惊,暗道:“又是什么情况,难道章家父子跟我没完没了?”他身子一动闪到窗边,猛地一把拉开窗户,就见门外的走廊上有人影一闪即逝。

    吴非暗暗惊异,这是什么人,他刚才是一直在这里偷听么,居然能瞒过清笛长老?他犹豫着要不要出去看看,却见三个巡逻的大围教弟子闻声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带头的弟子见吴非从窗户中探出身子,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吴非指着前面道:“刚才似乎有个人从这里过去,不知是谁?”

    那弟子一挥手道:“走,我们去瞧瞧!”话音未落,对面走来一人,却是今夜轮值的令狐长老。

    那带头的弟子向令狐长老点头道:“请问长老,刚才有没有外面的人过去?”

    令狐长老神色有些怪异,瞟了吴非一眼,道:“没有,只有清笛长老刚刚离开。”

    吴非觉得奇怪,令狐长老刚从对面过来,那窗外之人应该正好撞到,除非他能穿过这排砖瓦屋的结界,直接逃出去,但除了巡逻的大围教弟子和长老,一般人不可能溜进来,这人是谁呢?

    吴非关上窗户回到床上,心中百思不得其解,忽然想道:“如果令狐长老就是那个窗外之人怎么办?”他心里胡乱想着,觉得这完全不可能,于是将蓝月光握在手中,身子靠在床上慢慢睡去。

    第二天,清晨。

    大围教演武场外的看台上更加热闹,主看台上,林之羽在一角端坐着,脸上没有任何表情,鼎山门的扈小安最为郁闷,他不知道小竹林怎么走了狗屎运,居然混进了第二轮的比试,所有门派中,鼎山门这次铁定垫底,他瞪了林之羽的背影一眼,暗道:“你得意什么,小竹林最多也就倒数第二了,难道还能上天!”

    林兮涵、林雨双姐妹、冬薇、奚彬蓉、丁玉佳六人又凑在一起,冬薇道:“昨天锦云子长老火了,将胡灵痛骂一顿,差点还打了他。”

    林雨双愤愤道:“如果我是我们小竹林的掌门,一定会去控诉,像这种输了比试还下黑手的人,若不严惩,怎么得了!”

    冬薇有些不高兴,道:“胡师弟只是个孩子,锦云子长老已经严厉地批评他了,若不是他的白犀角被林非毁坏,也不会那么生气和冲动,你知道白犀角有多贵!”

    林雨双撇撇嘴,道:“白犀角算什么,非师弟当时多危险,他如果不能突破到淬体境,就会走火入魔,废了修为是小,丢掉性命是大,白犀角重要还是一个弟子的性命重要?”

    冬薇哼道:“我觉得都重要,但非师弟不是没事么,况且小竹林也没向这次比试的裁判长老们提出异议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