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4章 鬼马之战

    这第一声响吃惊的是吴非,因为胡灵辫上那颗红色宝石,就在蓝月光飞到之时,变作一顶赤金头盔罩下,头盔中间有个下垂的金片凸起,从眉心到鼻梁,正好护住了胡灵。

    这第二声响,吃惊的却是胡灵,他的白犀角刚才只是抬了一下,并没改变方向,依然是向吴非胸口扫去,他对防御蓝月光的攻击已经胸有成竹,要趁吴非以为进攻得手而击杀对方,谁知一面红黄色的小盾牌忽然就挡在吴非身前,白犀角砸上去,竟然只留下一道白印。

    吴非修为不如胡灵,但盘龙盾的防御很强,而且还可以变大变小,盘龙盾越小,能低档的攻击越强,越大,能防御的面积也越大,刚才他的盘龙盾也就一尺大小,但身子还是被一股大力震得倒退出十数步。

    不过,这一回合的交手令全场所有人都大吃一惊,如果胡灵没有辫上那颗红宝石的自动护体,现在只怕眉心处早被洞穿,而吴非若没有那面奇怪的小盾,只怕身子也被扫中,就算不死,也必重伤。

    但场中最吃惊的还是大拓长老,他刚才重点关注视吴非,生怕胡灵出手没轻重将他弄死,谁知两人都是极其聪明之人,这一招蕴含的变化,连他这个裁判都没看透,如果吴非的没有那面小盾,胡灵没有宝石头盔,那两人弄不好就都死了,想到这节,不由冷汗涔涔流下。

    吴非觉得身上奇异的感觉越来越重,丹田中的灵气翻涌,好像要撑破身体,他脸色数变,冷汗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,暗道:“我怎么在这个关键时刻要突破修为?”

    胡灵看见吴非额上渗出的冷汗,以为他是灵力不足,嘿嘿一笑,心里琢磨道:“你才第一层的修为,就想硬抗我一击,真是笑话!”他身子一动,灵猫般地扑过来,手里的白犀角像一把锋利的大刀,拖着一道残影划向吴非。

    吴非强抑住灵气的翻涌,他深吸一口气,右手一点,迎着胡灵攻击的方向,蓝月光流星般射出。

    “噌——”

    这一声响十分奇异,像什么东西被剖开,胡灵攻击的那道白影一闪即灭,蓝月光再次停在他的眉心间微微颤动。

    所有人不知道怎么回事,就看见胡灵呆在当场,身子在微微抖,而吴非却是盘膝坐了下来,头上出现了第一层修为的赤红色光环,那光环波动起伏,一会变成橙色,一会又变成赤红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出现在场中,他勉强控制住震惊的神色,缓缓道:“这一场比试的胜者,乃是,小竹林的林非。”他话音落下,蓝月光嗡地一声,飞回了吴非的怀中,看台上不少弟子都怀疑自己听错了,而且这场比试才刚刚开始,怎么就结束了?

    胡灵的身子在不住抖,他像一个破了洞的气球,一下瘪了下来,完全不是刚才那副狂傲的样子,神情仿佛从天堂坠入地狱,有悲愤,还有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大家奇怪的是,这一合与上一合好像也没多少差别,所不同的只是胡灵的攻击没有击中对方,但他的头盔还是可以挡住那把飞刀,怎么大拓长老就宣布比试结束,这也太快了吧,才两个照面,难道筑基修为的弟子这么简单输给一个凝气境的低级修炼者?

    就在所有人疑惑的同时,胡灵手上流下一道血线,他拿着的白犀角忽然出啪的一声,掉落一半下来,所有人这才看清,那犀利的白犀角已经变成灰白色,它从中间被剖成两半,现在一半拿在胡灵手中,另一半则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众人恍然大悟,吴非的飞刀绝非凡品,他要贯穿胡灵的眉心不过是一念之间,像白犀角这种上品法器,都被一击穿透,他那的宝石头盔能否防御,也实在令人怀疑。

    这一战称得上是始料未及,两个修为不相当的修炼者,上演了一出鬼马之战,吴非以一件奇异的法器赢得胜利。

    “嗷——”

    胡灵忽然出一声大叫,一把丢掉手里的白犀角向吴非冲到,他抬起一脚就向盘坐在地上的吴非踢去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想不到自己判罚了胜负,胡灵这小子居然还要动手,他不喜欢吴非,觉得这小子的出现,简直是坏了西北精英弟子的比试,所以一宣布比试结果,就停止了对吴非的保护,这时眼睁睁看着吴非即将被一脚踢飞,来不及救护。

    这修炼者修炼冲关最忌打扰,一定要选择安静的场所才行,一些声音都能影响到心神安定,有些修炼者遇到厉害的仇家,轻易不敢寻仇,但一旦知道对方在哪里冲关,就会抓住时机出手,所以满场顿时响起一片惊呼声。

    “嗖、嘭——”

    只听一声闷哼,一条人影飞了出去,就在所有人以为吴非要遭到不幸,却是看见清笛长老站在吴非身前,她将胡灵一掌击飞,另一只手掌却是拍飞了蓝月光,蓝月光在空中一个盘旋,又没入吴非的怀中,显然刚才如果胡灵执意要伤吴非,吴非就会让蓝月光将他射穿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是比试的裁判,她能出入结界,况且她对大拓长老并不放心,所以吴非出场后,她没有坐在看台上,而是站在场边注视比试,见胡灵身子一动,她就知道不好,立刻飞身而入,将胡灵打飞出去,令她惊异的是,自己刚才本想抓住那柄短刀,可是居然没有抓到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见胡灵躺在地上不住抽搐,忙跑过去察看,现他只是被击飞晕倒,并没生命危险,这才松了口气。这场比试,他这裁判做得不到位,若不是清笛长老及时赶到,非出大事不可,自己受到责罚事小,两边死了弟子来找自己麻烦才是头疼。

    吴非刚才不知道清笛长老会出手,他恍惚间觉得危机临近,于是想也不想就将蓝月光出去,但这下牵动到灵气,哇地喷出一口鲜血,头上的赤色光环一阵抖动,好像随时要破裂碎开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挥手布下一个隔音罩,将吴非隔在里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