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这家伙不配跟我对战

    众人十分奇怪,冬薇问道:“才子是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要知道天行大陆上并没读书治学,这里从来都是修炼者的天下,所以没有才子一说,林兮涵跟吴非去过大明,所以知道才子的意思,她解释道:“就是说这个人,很有才华很有味道。”

    冬薇撇撇嘴,道:“才华是啥,可以修炼用么?”

    这时场内走上了两人,前面一人是个孩童打扮,头上扎了个冲天辫,辫子上,系着一块硕大的红宝石,闪闪着光亮。

    这男孩长得相当不错,虽然称不上粉雕玉琢,倒也一副机灵可爱的样子。当看台上的众人看清另一个清秀少年的修为只有第一层的时候,禁不住出一阵嘘声,第一层修为也敢来丢人现眼,这小竹林莫非是破罐子破摔?

    胡灵瞪起一双大眼睛望着吴非,嘴里嘀咕道:“有没有搞错,小竹林的弟子都死光了么?”

    大拓长老是这一场比试的裁判,他对两人宣读了规矩,正要宣布比试开始,胡灵忽然举手道:“长老且慢,在下有话要说!”

    对小竹林派临时更改上场弟子,大拓长老本就不高兴,他早上跟吴非打过交道,想不到现在上场的居然是他,以自己第五层修为的长老身份,去主持一场低级弟子的比试,实在不是很有面子的事情,见胡灵有话要说,便问道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胡灵一脸傲然道:“弟子请求更换一个对手,这家伙修为太低,不配跟我对战!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哗然,对手修为越低,自己胜率越大,别人提出还好,比试的弟子自己提出可是绝无仅有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玩味地瞅着吴非,他存心奚落,道:“云崀派弟子说你不配跟他对战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吴非笑笑,道:“我也觉得不配,因为我不想欺负小孩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出,全场一片哄笑,也不知是谁带头鼓掌,接着是一阵掌声,那些因为修为低而不能参加比试的弟子鼓掌特别用力。

    也有人暗忖道:“听说佛国的修炼者有隐匿的功法,可以隐匿修为,这个林非莫非是修炼过,现在扮猪吃老虎?”

    冬薇笑道:“非师兄果然是个有趣的大才子,嗯,这个外号很好听,胡师弟过分了些,他有什么资格要求换人?”

    大拓长老讨个没趣,对胡灵道:“这对手是不能随便换的,如果你觉得林非不配和你对战,你可以弃权。”

    胡灵一指吴非鼻尖,尖声怒道:“弃权的应该是他,凭什么让我弃权,我们西北部的精英弟子比试,难道他也算精英?”

    吴非向主看台上望去,他先看到林之羽,林之羽眉头微皱,没有太多表情。他又看到蓝野长老,蓝野长老朝他举起一只手向下一切,他觉得奇怪的是,没有看见清笛长老,不知她老人家跑到哪里去了。

    小竹林一直受到云崀派的掣肘,吴非是知道的,那次荆棘山修炼,林兮涵对王良飞的话可以不听,但对奉三思却要仔细掂量。锦云子上次把涂家兄弟丢给吴非,表面上是信任,实则暗藏杀机。所以吴非对云崀派没什么好感,若是没有冬薇,他觉得云崀派就是嵩江府的清帮,冬岳波说不定就是笑面佛严小寿,吴非不想跟胡灵起争执,双手一摊,看向大拓长老。

    大拓长老对胡灵的傲慢也有些生气,戏谑地道:“你可以向长老会建议,下次比试的时候,修为太低的修炼者,不得上场比试。”

    胡灵点头道:“这个我肯定要提,要不然,什么人都来参加比试,还以为这是赶集,太侮辱人了!”

    看台上的大多数弟子纷纷交头接耳,大围教弟子在现场的总数有上千人,其中至少有一半是凝气境修为,他们中修炼到第二层淬体境的不过百来人,修炼到筑基的更是屈指可数,大家自然对胡灵的傲慢十分反感,这到底是谁在侮辱谁?

    有不少人纷纷向主看台上望去,他们知道,今天长老会的冰山长老就在这里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夕无言站起身来,走到台前沉声道:“好,老夫可以代表长老会,现在就回答这位弟子的提议。”

    众人齐齐望向冰山长老,不知他会作何回答。

    冰山长老微微一笑,道:“长老会的原则是让所有的修炼者都能公平、公正地比试,若是因为修为低而不能参加,本身就违背了公平、公正,所以,长老会不能接受这条提议,而且,以后条件允许,长老会还会让西北部的小门派、散修等都来报名参加比试。”

    此言一出,全场掌声雷动。

    胡灵满是失望之色,冰山长老等众人鼓掌完毕,又道:“东南诸国,为什么修为、比试比我们西北的诸国要好,一是因为他们经常受到魔道的骚扰,要时刻保持警惕,二是他们比试、对战的机会比我们这里要多,修炼不是关起门来苦练就能成正果,必须在战斗和失败中提升。”

    冰山长老语音铿锵有力,周围看台上又是爆出一阵热烈的掌声,尤其是智兽派的几人,他们对受限制而不能参加比试耿耿于怀,章石头还站起来鼓掌。冰山长老笑着双手往下一压,道:“好了,本长老就讲这几句,下面比试继续。”说完,他朝四周一抱拳,退回了自己的座位。

    大围教掌门易自伶冷冷地看着那些鼓掌的弟子,心中冷笑道:“如果所有的门派和散修都来参与比试,像州游帮那些靠龌龊手段的邪修门派,岂不是可以光明正大地使用阴谋诡计了,我就不信长老会真的会作出这样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胡灵有些失望,他朝看台上望去,看见锦云子站在冬掌门身后,朝他目光阴沉地点点头,他心中一动,暗道:“师傅要我不用留手么,我将这小子打得满地找牙,还是直接杀了他?”忽然又想道:“每次比试,误伤至死也常常出现,刚才,赤炎冰与何泰康就差点两败俱伤,我若能杀了林非,看长老会以后还敢让那些低修为的人来比试!”他心中主意一定,脸上又恢复了狂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