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章 幻影之虎

    看台上有人道:“大围教这次可要丢人了,难道太围门要咸鱼翻身?”边上一人道:“太围门和大围教历来都两虎相争,什么时候变成咸鱼了?”

    冬薇撇撇嘴,对丁玉佳道:“你们太围门也就是欺负欺负女孩子,能赢就赢下来算了,何必去调戏人家。”

    丁玉佳苦笑道:“我们大师兄就是这个样子,其实他的修为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场中的何泰康这时嘴角挂上一丝冷笑,蓦地,双掌齐出,一把朝赤炎冰胸口抓来,赤炎冰避无可避,忽然咬破舌尖,双掌伸出迎了上去。

    “嘭——”

    两人四掌相交,何泰康、赤炎冰身形分开,只见一个红色光符出现在何泰康身上,但只一瞬,那光符就破碎开来。

    赤炎冰面色更加苍白,她左手端在心口,右掌一立,忽然盘坐在地上,不知念了句什么咒,身周出现了一个红色光罩,身后也猛地出现了一只银白猛虎的幻影。

    “越级召唤!”

    林雨双惊呼一声,冬薇抽了口冷气,道:“赤炎冰使用此术,就算赢了这一场,下一场比试也不能参加了,三个月之内,她会内元气大伤,说不定修为还会掉一层!”

    奚彬蓉点头道:“这是赤炎冰最后一搏么,又不是生死之战,至于出这样的狠招?”

    何泰康面色凝重,他双肩一耸,一件金黄的晶格斗篷出现在身上,看台上有人低呼道:“这是上品的圣金法衣,难怪刚才他敢硬接赤炎冰的攻击!”

    吴非知道,圣金法衣具有隐形和防护的功用,花几千银石都未必买得到,何泰康有这样的宝贝,先前能接下赤炎冰的攻击并不奇怪,圣金法衣有三层防护,开到顶级,就不能隐形,刚开始何泰康手抓赤炎冰的法杖被烫,显然只开启到第一层,后来他加强了防护,就不再怕赤炎冰的法器攻击了。

    想着这些,吴非忽然觉得丹田中的灵气一阵翻涌,他有些奇怪,我这是怎么了,难道眼下关键时刻要突破第一层修为了?

    清笛长老身形一动,再次出现在场边,她向大围教的掌门易自伶看去,易自伶还是毫无表情,似乎下面战斗的并不是他的弟子。看台上大部分都是大围教的弟子,他们大多站起来挥舞着拳头呐喊助威。

    赤炎冰脸色开始变得绯红,身后那银白的猛虎越来越大,最后变得有大象般大小,她猛地一声呼哨,身后的银白猛虎如离弦之箭扑向何泰康。

    何泰康这次没有闪避,他知道如果过早躲开,那幻影猛虎会调整位置追上自己。

    只见金黄的光芒大盛,何泰康身上的晶格斗篷忽然变成三道厚厚的金黄高墙挡在猛虎身前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一声巨响,幻影猛虎挟着一股滔天的威能直扑而来,那三道金黄的高墙瞬间坍塌破裂,何泰康额头渗出汗珠,他想不到圣金法衣根本挡不住银白猛虎的一击,在高墙破裂的同时,他背后双翼陡地出现,呼地一下,身子已飞在空中。

    赤炎冰呼哨声中,幻影猛虎一扑落空,后腿一蹬身子高高弹起,竟向空中扑来,以它纵跃起跳的姿势,在这演武场结界内的任何位置,它都可以一纵扑到!

    何泰康知道幻影猛虎的攻击有三波,只要能躲开它三波的攻击,自己就可以不战而胜,但眼下这只幻影猛虎相当于第四层的修为,如果正面硬接,那几乎必败无疑,所以他身在空中,脑中已转了数个应对之策,却似乎没啥作用,听到幻影猛虎在身后扑到,头也不回,身子猛地一沉,一头栽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噗——”

    空中飞扬起一片片羽毛,何泰康的双翼在幻影猛虎的一扑之下被生生撕裂。但何泰康身子也落在地上,他背后一片血肉模糊,但仍然一个翻滚就来到赤炎冰身前,赤炎冰身子笼遭在一个红色光罩内,她呼吸十分急促,好像并不在乎何泰康就在面前。

    幻影猛虎低吼一声,好像跗骨之蛆一样,贴着何泰康追到,这是幻影猛虎的最后一击,何泰康如果还能让开,那他就能获胜,因为对手再无反抗之力。

    但任谁也没有想到的是,就在这一瞬间,何泰康就那么一挤,突然出现在赤炎冰的防护罩里,这红色的防护罩简直犹如空气。同时何泰康他身子一倾,双臂从赤炎冰肘下穿过,将她牢牢抱住。

    场外所有人都大惊,如果幻影猛虎继续扑击,那势必将两人一起撕裂,众人都以为这场战斗将到此为止,但赤炎冰眼神却丝毫没有犹豫,她口中依旧出一声呼哨,幻影猛虎毫不迟疑地向两人扑到!

    “啪——”

    幻影猛虎破开赤炎冰的防护罩就像踩灭一个气泡,它前爪一抬就向两人拍下,场外所有人都惊呼出声,这一击之下,不但何泰康不能幸免,赤炎冰也一样要香消玉殒。

    “轰——”

    就在幻影猛虎即将扑击到何泰康、赤炎冰身上,它身子忽然一片模糊,化作一阵银白之雾,在空中逐渐消失不见。等到烟雾散尽,众人这才看清,是清笛长老拦在两人身前,她一双手掌迎着幻影猛虎的扑击位置,在微微颤抖。

    何泰康面色有些苍白,他半天才反应过来,猛地推开赤炎冰跳了起来,仿佛他抱着的不是一个美女,而是一条蛇蝎。他知道赤炎冰实力不如自己,但要与他同归于尽,还是有可能做到。

    赤炎冰离开何泰康的怀抱,身子软软倒下,好像失去了生气。清笛长老走过去一道灵气注入,赤炎冰还是没有反应,只得将她抱起,只见她四肢软软垂下,好像死了一般。

    清笛长老环顾四周一圈,缓缓道:“这一场比试,如果本长老不出手,两个人都会战死,所以从结果论,可以算作平局。但大围教赤炎冰伤到肺腑,已无法继续下一场比试,所以这一战,进入下一轮比试的是太围门弟子何泰康。”